《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40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我现在告诉他我自己是谁,那我怎么跟他解释我的职业?他会怎样看我?
  齐阳安静地看了我好一会儿,忽然走过来,拉住我的手,问我:“告诉我,你的名字。真正的那个名字!”
  我浑身轻轻一颤,还是不敢开口。
  齐阳见我不说话,忽然一下子拉开了上衣拉链,脱掉了左侧的袖子。
  我看到他上次受的刀伤还没好,肩头的位置,还包着白色的纱布。
  不明白他要做什么,我只是直愣愣地看着他。
  他却忽然把衣服往下一拉,露出胸口的位置,指着上面的纹身,问我:“这个字,是不是你的名字?”
  他的胸口,用青色的墨汁,纹着一个“悔”字。
  我的心,不由得,漏了一拍。
  悔,伍悔!
  这个名字,我自己都几乎要忘记了。
  眼中,迅速蒙上了一层氤氲的水汽,我的嘴唇不停地颤抖,激动地快要哭出来了。
  齐阳在我的表情里,看到了所有的答案。他一把抱住我,激动地说:“伍悔,我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
  我坐在凳子上,脸靠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这一刻,所有的不安和委屈,都变得安静下来。
  我找到了齐阳,齐阳也找到我,嗯,就是这样。
  我曾经无数次地幻想过,找到齐阳之后的情景。我以为我会欢呼雀跃,或者痛哭流涕,或者抱着他,死也不要撒手。
  可是,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像现在这样平静。
  我俩久别重逢,却相顾静默无言。
  齐阳没有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也没有跟他讲,让他离开强龙的女人。
  坐了一会儿,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一下子紧张起来。难道洛云鹤又杀了个回马枪?
  却听一个男人的声音:“队长,轮到咱们队巡逻了。”
  齐阳应了一声:“就来。”
  他有些担心地问我:“一个人,会害怕吗?”

  我摇摇头,让他安心去巡逻。他叮嘱我,不管谁敲门,都不要开门,也不要应声,他自己会用钥匙开门。
  我笑:“你还把我当小孩儿看呀?”
  他伸手揉揉我的头发:“我都忘了,小伍悔也长大了。”
  齐阳走后,我一个人躺在他的库上,整个人被他的气息包裹着,感觉很安心。
  我心里忽然生出了退意,现在我已经找到齐阳了,等再找到妈妈,我们三人就一起离开海城,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重新开始。
  慢慢的,我又想到了洛云川。
  我没想到,要离开海城时,第一个想到的不是苏家,也不是红夜,竟然会是他。
  后来,我还想到了跟齐阳在一起的那个女人……
  虽然,她是强龙的女人,但是,从他们两人相视一笑的眼神中,我能看出来,他们的感情是真的。
  我心里忽然有些矛盾,齐阳再跟她在一起,下场肯定不会好。可是,我该怎样跟他讲呢?

  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其间,齐阳回来过一次,但是,我真得困得睁不开眼睛。
  再醒来时,窗外已是雨霁天晴,阳光普照。
  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我下船去执行任务,你耐心等着,返航后,我会想办法带你下船——齐阳。
  桌上还摆着一些食物,我确实饿了,就狼吞虎咽地把它们吃光,然后,在他的衣柜里,翻出一套新制服,穿在身上有些大,但是,也勉强能凑合。
  我听说过,黑金派对的第三天,主办方会邀请富二代们参观海岛,这一天的项目也都在岛上进行。
  整条船,安静地像是一艘鬼船。
  我坐在屋子里,透过窗户,看着暴风雨后的蓝天碧海,心情很不错。
  下午时,门上忽然传来了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
  “你回来啦。”我惊喜地小声说道,像一只欢快的小鸟,打着赤脚朝门口跑去。

  然而,门被暴力推开后,我却看到,洛云鹤似笑非笑地站在门口。
  这一瞬,我有一种从云端跌落的感觉。
  “怎么会是你?”我下意识地往后退。
  洛云鹤冷笑:“苏米,你真以为自己逃得掉吗?真替你的愚蠢行为,感到惋惜。怎么办?你越是逃跑,我就越想惩罚你!”
  他荫笑着,朝我走来。我退到墙角,无处可逃。
  他忽然一把拽住我的头发,像拖麻袋一样往外用力拉我。
  “苏米,我让你死!”
  洛云鹤拽住我的头发,把我拖到二楼甲板上。

  我一路尖叫着,拼命拍打他的手,然而,换来的只有他狠狠扇在我脸上的巴掌。
  “洛云鹤,你松开我!你这个混蛋!”我大骂。
  “你可以骂得更难听一点!这样,我会更用力得惩罚你!哈哈哈哈!”
  又是这种邪恶的笑声,我双手死死扒住船舷,被他拽得头皮都快掉了。
  “洛云鹤,你想干什么?”我疼得龇牙咧嘴。
  他却觉得很好玩的样子,轻松地说:“干什么?当然是杀了你咯。我就是要让洛云川看看,他在意的女人,到底是怎样惨死的!”
  说完,又是一阵狂笑。
  我浑身一片冰凉,这人太他吗变态了。
  就算拼了全身的力气,我也要抓住船舷的栏杆,不让他把我拖走。
  洛云川使劲儿掰我手指头,掰了半天也没掰开,一气之下,抄起泳池边餐桌上的餐刀,快速朝我手指头切了下来。
  我一惊,赶紧缩回手。

  洛云鹤哈哈一笑,猛地扯住我的头发,把我往泳池里一甩。
  我整个人,像口旧麻袋一样,被他给扔进了泳池里。
  一掉进去,就被呛了一大口水,我猛烈地咳嗽,还好,脚尖儿还能碰到水底。
  我站稳身子后,擦了把眼睛上的水,竟然发现,洛云鹤不见了。
  好机会,赶紧逃。
  我趁机朝浅水区挪去,然而,刚一摸到泳池的边沿,忽然就有什么东西抵在了我头上。

  我抬头看去,就看到洛云鹤手里拿个高尔夫球杆,正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球杆的一端,死死地抵在我的头顶,作势就要举起。
  “啊”我吓得惊叫一声,又退回到水里。
  高尔夫球杆贴着我的头顶,抡了过去,我头皮一阵发麻。
  “逃啊,怎么不逃了?”他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看我,邪恶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看来,只要我敢上去,他就能拿那个球杆砸死我。

  我站在水里,仰头看着他,气得捏紧拳头:“你到底怎样才会放过我?”
  “放过你?”他嗤笑一声,眼珠子忽然骨碌碌一转,改口道,“倒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除非什么?”我赶紧追问。
  他蹲下身来,勾勾手让我过去,我往前走了两步,警惕地跟他保持一段距离。
  “除非,你能替我做件事。”他说得有些神秘。
  “什么事?”
  “我以后会告诉你。”

  “不行,你现在就要说。”如果是伤天害理的事情,我铁定不会答应。
  洛云鹤像是听了个笑话一样,闷闷地笑了一会儿,忽然抬头,嘲讽地看着我:“苏米,你真是蠢得可笑。你觉得,你有什么筹码跟我谈条件吗?”
  “你们俩的命,都捏在我手里。”
  他目光一凛:“你要是敢不听话,我第一个弄死的,就是齐阳!”
  说完,他就慢慢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我一双手攥得指节泛白,这男人,哪里来的自信,能用这个条件,威胁我一辈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