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43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斌,你这个毛头小子,破坏了我所有的计划跟未来,你要对我负责啊,不过,我们是不行咯,以后,星辉还是看你们年轻一辈来表演的,我儿子马上就要回来了,他很有本事的,你呢,加入了云顶,你好好的帮我儿子做事,我感觉,将来,星辉都是你们的天下。”张叔认真的说着。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这些话,很平常,但是像是我小时候经常听说的那样,老一辈都喜欢说他们不行了,要看我们表演,其实有很多事情,我们根本就不如他。
  我看着阿勇,我说:“阿勇哥在云顶忙了那么久,还是阿勇哥有经验,我还要跟阿勇哥学习。”
  阿勇笑了笑,看着我,没说什么,但是张叔拍桌子,说:“他?他不行,一点远见跟胆识都没有,耍点手段还是可以的,要是让他把手掌伸到星辉总部哪里去,他不敢的,还是得靠你这种野性难驯的人。”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阿勇却看着我笑了起来,没说什么,气氛有点尴尬,但是好在服务员开始上菜,我看着猪肘子,干锅烧,还有酒菜都上来了,我就站起来给张叔他们倒酒。
  张叔拿着大杯子,倒了慢慢一杯,这是云南大曲,五十二度的白酒,他一和就要喝一大杯,我见识过张叔的酒量,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苦了我自己,因为,我也要喝满满一杯酒。
  之前,我也跟张叔喝过久,但是那时候是被当驴按在酒缸里硬喝,今天不一样,今天高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张叔说过去,还有他的一些感慨,我觉得心情挺好的,就像是我自己的长辈在跟我聊天似的。
  但是我心里门清,这都是男人之间的一些情怀,男人在一起喝酒,说到过去与未来,都是唏嘘不已的,酒醒了之后,谁还是他娘的谁。
  张叔举杯,很认真的看着我,说:“我就一个儿子,我也承认我不如康波,他有一个薛毅保驾,我也想给我儿子找个人保命,阿斌,云顶交给你,你就算是我的人了,我对你就一个要求,保我儿子。”
  我听着就觉得压力很重,这话要是普通说说,我也就应承了,但是,他是非常严肃的说的,而且不是一时兴起,所以,我很答应。
  “来,喝酒,喝酒,今天高兴……”张叔举杯说着。
  我苦笑了一下,他没有给我回答或者是拒绝的机会,直接就带过了,这个老狐狸,真的狡猾,但是我心里有点惊讶,为什么?为什么他这么快就把我当自己人了,还交给我一些很沉重的任务?
  我看着张叔大口的喝酒,我不知道他是真的把我当做自己人了,还是在酒桌上说着完的,星辉这些老东西的承诺与夸奖,千万不能信,都是在你脖子上套链子。

  不过,也不管了,今天高兴就行了,一醉方休。
  “嗡嗡嗡……”
  铁轨碾压轨道的声音不绝于耳,我睁开眼,皱起了眉头,头疼的很,从床上爬起来,我走到窗口,看着外面,这是星辉大酒店,在酒店的远处,是高铁线,虽然离的很远,但是那巨大的声音,有时候,还是能传到耳朵里。
  我拍拍脑袋,昨天晚上喝了多少,我也记不清了,反正就是高兴,一杯接着一杯,但是不可否认,张叔真的能喝,他一个人喝了两瓶,那是什么概念?两斤白酒下肚,但是他还能走,这就是这些老东西的厉害之处。
  我就喝了七八两,我就倒下了,我记得我是被人扛回来的,我看着门开了,是铁棍跟陈闯,我立马问:“货呢?”
  陈闯走到床底下,把包给拿出来,说:“这呢,昨天晚上你说,等今天找莫老板把货给处理了,然后在去给张叔他们送过去。”
  我听着,就点头,但是其实,我什么都忘了,我喝断片了,昨天的事情,真的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我舔着嘴唇,我记得我没吐,真的,我第一次喝醉酒没吐,人高兴的时候喝酒,就不会醉的太难看,这话是真的。
  我拿着电话,给莫老板打电话,我说:“喂,莫老板,有空吗?”

  “有事吗?”
  我听到莫老板有点冷漠的说着,我就皱起了眉头,我说:“莫老板,最近得了一块料子,高冰春带彩,我想你帮我看看,顺便……”
  “对不起周老弟,手上没那么多资金,最近不收料子,你找别人吧。”
  我还没说呢,他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我看着电话,有点懵逼的样子,我草你吗的,这个王八蛋,生气了?还是我得罪他了?以前可不还是这样的。

  我深吸一口气,妈的,这个莫老板,真的让人火大,你跟他有利益往来的时候,他就对你客客气气的,你要是得罪他了,他就给我脸色看,他一定是因为上次那块帝王绿的事情而跟我生气呢,这种人,还真的没哟深交的可能。
  我看着料子,对于成品市场,我认识的人不多,莫老板算是不会坑我的熟人,但是现在看来,他是指望不上了,我皱起了眉头,我希望尽快换成钱,然后来诱惑邱坤他们,所以,必须要尽快处理掉。
  我想了一会,从口袋里拿出来那张黄金名片,我就舔着脸,给赵祥明打过去。
  “喂,赵先生,有时间吗?”我问。
  “有事直说,不要问我有时间吗?我当然是没时间的。”赵祥明不客气的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大人物还都是这个样子吗?
  我说:“噢,有一块春带彩高冰的料子没有瑕疵,我想你看看,给个价。”
  “来宝石街吧,今天开仓,我在宝石街验货呢。”赵祥明说。
  我听着就来了兴趣,我说:“好,我马上到。”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拎着背包丢给铁棍,然后朝着外面走,直接去勐卯宝石街,开仓是行话,翡翠行业呢,尤其是生产销售一条龙的翡翠大王,他们的料子都是非常多的,每一次成品出锅,都是成千上万的货,这是开眼的时候,就像是宝库开门,难得一见,所以,我想要去见识见识。
  对于成品行业,我也不懂,薛毅曾经说过,有机会,就跟赵祥明学习学习,如果有机会,我们还是要洗白的。

  毕竟,这条黑路真的走到黑,那就是死路。
  勐卯是连接缅甸最重要的城镇,所以自古就是翡翠市场的集散地,在姐东,姐勒,都有大型的翡翠市场,但是,现在都没落了,现在瑞丽最火的翡翠交易地变成了姐告。
  但是,在勐卯姐东,还是有宝石街的,这里也算是最古老的翡翠交易地了吧,我们到了宝石街,赵祥明的店铺很好找,最大的那家恒源祥翡翠是最显眼的,你到了姐东宝石街就能看到。
  我走进了店铺,刚好看到几个人抬着一个大箱子出来,他们看到我之后,说:“你们出去,点货呢,闲人免进。”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我来找赵老板的,约好了。”
  我说完就走过去,直接把盖子箱子上面的红布给掀开,我一看,我的妈呀,一筐子都是镯子,成千上万条,都是用红绳给串起来,下面放着玻璃纸,看的都显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