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7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萨格也在笑,“就算曹家无恙,曹先生和令尊,也要费些功夫才能平息你鲁莽的恶果。”
  他喷出的呼吸,将她细弱的发丝撩起,酥酥麻麻的痒,令萨格身子越来越僵。

  “无妨。我既然来了,就不需要你提醒我,不给我满意的结果,我们便比试一下,是我的匕首快,还是你三寸不烂之舌,能保你的命。”
  萨格脸上的笑容收了收,“曹先生倒是怜香惜玉,连家族昌盛和身家性命都舍得往里押。她和胡爷刚分开,至多半个小时。那枚丨炸丨弹的设置,是五十分钟。”
  曹荆易眼底的恶意,寒意,歹意,万箭齐发,看得门外马仔倒抽一口冷气,“什么程度。”
  她说车毁人亡,途径之处,火海是免不了。
  “有埋伏吗。”
  萨格倏而沉默下来,曹荆易没功夫和她耽误,他果断而凶狠将匕首朝她喉咙更用力压了压,皮肤顿时散开剌疼,灼烧,和一股黏腻浓郁的猩甜。
  “你真逼急了我,我可不计代价。”
  “东南方有我的人,西北方是无路可走的湖潭,她是否选对,就看她的造化了。”

  只有西南一条路,以及紧迫的二十分钟。
  曹荆易反手将她一推,冲向门外,千钧一发之际,萨格甩出了袖口内藏匿的银针,针尖卷起劲风,他及时避开,其中一根擦着他肩膀穿过,挑破了衣衫,割裂了皮肉,一滴滴涌出的嫣红的血,仿若朱砂般夺目。
  他无心恋战,硬生生吃了这一剂闷亏,匆忙离开庄园,车开得飞快,眨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萨格捂着咽喉火辣辣的伤口,脚步发飘伏在栅栏上,马仔问她怎么曹爷对那小娘们这样上心,他不怕炸得粉身碎骨吗?
  她注视着远处铺天盖地的滚滚灰尘,冷笑一声,什么都没说。
  越是有权有势,越是贪生怕死。曹荆易也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为一个女人如此疯狂。

  他掌心孤零零的桃花变得温热,紧握的拳头险些捏碎,曹荆易回过神,狱警推门催促了句,“还有五分钟。”
  他身子一颤。
  何笙朝那人点头,麻烦他再通融一会儿。
  狱警没吭声,皱眉又关上门。
  她看向面前落魄的男子,几天饱受折磨,他的白发比容深长出得还要多,她哑着嗓子问,“里面的日子,不好过吗。”
  曹荆易说就那样。
  曹家这桩丑闻,因为牵扯了周容深,而闹得沸沸扬扬,几乎是京城极其少见的高官大案,曹柏温到底有苦劳,年岁又高,表面上日子还过得去,于是所有灾难和刑法,都用在了曹荆易身上。
  “他们没有电击你吗?”

  号子里的一些手段,何笙多少了解,曹荆易笑了声,“他们不敢。”
  她将信将疑,往他身上打量,他不动声色抖了抖囚服,遮盖住电击后留下的红痕。
  半开玩笑问,“你是觉得谢恨,还是可怜我。”
  她一愣,她也不知道。
  她只是说不出的难受。
  说不出的荒凉。
  他最显赫那一年,广东官场对他毕恭毕敬,军区也任他呼来喝去,他如今这副阶下囚的模样,像是一颗苦药丸,融化在她唇齿,难以下咽。

  一时间无话可说,她又沉默坐一会儿,“我走了。你保重。往后,我也不来了。”
  她起身朝着那扇蓝色的大门,头发间夹杂的桃花,连她都不清楚何时落下,一并洒在这间暗无天日的屋子。
  “何笙。”
  曹荆易忽然嘶哑叫住她,他有些绝望说,“我不是魔鬼。”

  她脚步一滞,忍了那么久,眼眶还是仓促淌下泪。
  他不是魔鬼。
  世人说他是魔鬼,罪有应得,可他从没伤害过她,他的杀机,他的残暴,他的荫险,都把她排除在外,甚至当利剑剌向她,他还会奋不顾身去挡。
  他仿若一潭死水,沉寂微澜,底下蓄着惊涛骇浪,蓄着庞大漩涡,他猖狂大笑着,立在岸边,毫无恻隐之心,绞死一个又一个敌人,和无辜的人。却在她不小心失足跌入的一刻,甘愿绞死他自己,停止那漩涡。
  何笙捂着唇一言不发。
  曹荆易在她身后,望着困住他的手铐,“抱歉,我险些毁掉你的安稳生活。你恨我吧。”
  她抬手抹掉眼泪,房梁那盏破旧而剌目的白灯,将她眼睛里的红,雾,变得无比清晰,只是他看不到,看不到她到底还是哭了。
  “你救过我的命,也险些害了我丈夫,害了容深,恩恩怨怨全部抵消。我不会恨你,更不会记住你,就当一切从未发生过,我们彼此也没有认识过。”
  他呆滞而麻木低着头,一滴,两滴,三滴。
  眼泪像是一场雨。
  划过他清瘦面颊,淌落他蓄满胡茬的下巴,没入囚服,溶蚀在他遍地荒芜的心口。
  他艰难扯了扯唇角,想要最后笑一下,却发现根本没力气,他放弃了,就那么苍凉而哀戚,“也好,我这样黑暗的人,你不记得最好。”

  她没有回头,一步步走出铁门,身后重新上了锁,那令人骨头发麻的铁器响,断断续续,逐渐停止,她走出长长冷清的走廊,胸腔压住的巨石没有碎裂融化,反而更重,更沉。
  他之所以走到今天,不过是想要成为风月中的人罢了。
  何笙这段风月,他始终在局外。
  他哪怕一分钟,哪怕一刻,都没有在局中。
  何笙想,她再也不会来。
  岁月会让他们遗忘彼此。
  铁窗是曹荆易最后的归宿,亦是他无边无际的坟墓。
  三日后的一场招标会,盛文以两亿八千万拔得头筹,在稳居房产新贵后的第二年,跃升特区的资本龙头。当然应酬凌晨才归,身上酒气熏天,脚下也轻飘飘的,何笙看了一眼他的样子,气得咬牙,干脆将他关在外面,死活不让保姆开门,他无奈靠着墙,“乔太太,你也真狠得下心。”
  何笙不搭理,和他隔着一扇门,垮了小脸儿。

  乔苍随手摘下树上盛开的海棠,长长的一枝,放在鼻下嗅了嗅,“我给乔太太带了礼物,你也不看看吗?耽搁久了,东西坏掉可不要怪我。”
  何笙心思有些活泛,她抻长脖子,透过猫眼向外张望,只有他的脑袋,胸口以下都瞧不见,也不知他拿着什么,“老铺的那家糕点吗?”
  乔苍嗤笑,“刚吃过晚餐,又馋了。”
  她横眉冷目对着门闹,“你可不要骗我,礼物不好,我还把你推出去呢。”
  她小心翼翼打开一道缝隙,还没有看清他拿得什么,乔苍一脚抵住,闪身挤了进去。
  下一秒杏花C`ha 在她发间,她被揽入怀中,那酒气浓郁的唇在她脖颈处吻着,笑得无赖又痞气,“鲜花配美人,这礼物,乔太太喜欢吗。”

  何笙拔下一看,不过是庭院里的杏花,她都懒得碰,气得甩在他脸上,又忍不住笑,“就糊弄我的本事大。今晚休想上库!”
  日期:2018-01-06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