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65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再次对着两个一摸一样的火山喊道:“那老人家我问问你们俩,当年在方士门中,是谁修炼引雷法的时侯失手被雷电劈死的?”
  “是广义师叔的弟子江酉,当时是他五十三岁的生日,吃多了酒在众同门面前卖弄术法的时侯被天雷劈死的……”左边的火山马上大声回答,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对面那个和他一摸一样的红发男人已经插嘴大声的说道:“因为这件事,徐福大方师震怒,在门中下了戒酒令。门中修炼的方士不管什么时侯都不可以擅自饮酒,江酉死后广义师叔亲自去临淄送的尸体……”
  这件事情是方士的秘闻,因为是酒醉被雷劈死的,传出去不好听当时被广仁下了封口令。加上过了这么多年,知道的人大多数已经不在人事了。想不到竟然还有人知道这段秘闻。
  一句话说出来见到没有什么作用,归不归也有些为难。老家伙想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两个火山说道:“老人家再问你们,当年是谁在外面有了私生子。人家当娘的把孩子仍在宗门门口的?后来又是怎么处理的?”

  归不归这句话问出来,两个火山的脸上都露出来了难色。老家伙嘿嘿一笑,看着两个一摸一样的男人继续说道:“如果觉得这个问题不好回答,那就算了,你们自己争一个生死高下就好。到时候活下来的那个就当他是真的火山……”
  “孩子是我的……”刚才首先回答的火山又抢先开口说道:“当时我刚刚摆在广仁师尊门下,孩子是我和山下一个村姑所生,当时师尊广仁替我向村姑家里陪了一百金。原本打算把她许配给我的,后来他们一家都死于瘟疫,婚事才算告吹……”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另外一个火山便红着脸抢话说道:“后来那个孩子便是我的第一个弟子霍冲,名字取的就是火的谐音。霍冲活到九十三岁亡故,我把他埋进了她母亲的坟墓旁边。霍冲的轮回转世是广仁师尊替我做的……”
  “哈哈哈哈,原来真是小火山你的种,当时老人家我还和广孝打赌,他说霍冲是你师尊广仁的儿子,因为怕徐福那个老家伙看出来,才把他安排在你的门下学破空!”话说到一半的时侯,归不归突然对着其中一个火山的方向下了手……

  归不归突然下手,对面的火山根本没有防备,他的全部心思都是对面那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红发男人身上。突然从身边出现了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瞬间将他吹飞了起来。
  在归不归动手的一瞬间,一边的另一个火山反应迅速,手里的火剑一甩。剑尖上面的火链灵蛇一般的窜到了那个红发男人的脖子上。随着火山手中用力,在那个人飞出去之前将他的头颅拉扯了下来。
  “嘭!”的一声巨响,失去了头颅的身子飞起来之后便直接炸裂,瞬间化成了一团血雾,随着背后塌倒的墙壁被吹了出去。只留下了一个红头发的脑袋被火山抓在手里,这个时侯,头颅当中才飘散出来一丝若有若无的妖气……
  “归不归,你怎么知道谁真谁假?”脱离险境的火山没有一点向归不归道谢的意思,反而横眉立目的看着洞口的瞎眼老头。说道:“还是说你原本想的就是不管真假一起了结的?刚才是他,现在轮到我了吧?”
  “我真是来越越喜欢你倒打一耙的样子了……”归不归还没有说什么,一边的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他的破绽在什么都比你慢半拍,还是不明白?你说了一半的时侯他才知道要说什么……老家伙,你和他说……”
  吴勉说不到两句便不耐烦起来,将话题扔给了归不归。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接着吴勉的话头继续说道:“刚才老人家我问了两个问题,每次都是你说了一半的时侯,另外一个火山才知道要说什么。他,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永远都要比你慢半拍……”
  这个时侯,知道自己想错了的火山脸上多少出现了一点尴尬的神情。低头回忆了一下的确是和这个老家伙的说一样,自己说了前半句那个假火山才会将后面的说出来。不过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读心之法,竟然会瞬间读取到自己脑海中瞬间闪现的记忆。这个人和自己一样的术法,还能读取到自己的记忆。加上他和自己一般无二的容貌。将这几条串联起来火山的心里便有些发凉……
  读心之术并不是什么特别高深的术法,只不过施展起来非常的麻烦。既然紧紧盯着要读取想法的对象,大半天之后才能读取出一两句话来。而且失误的几率高的吓人,就算对一些没有术法根基的百姓,读取出来的想法也经常是驴唇不对马嘴,像这样的读心之法火山之前听都没有听说过。
  火山虽然明白自己是误会了归不归这个老家伙,不过他的秉性如此。天下除了自己的师尊广仁之外谁都不认,当下依旧冷言冷语的对着洞口里面的几个人继续说道:“那么它为什么和我一摸一样?一样的术法,连法器都是一样的,归不归,这又怎么说?”

  “怎么说?照镜子去对自己说!”这个时候,一边看热闹的百无求终于忍不住发作了。二愣子冲着火山大吼了一声之后,瞪着眼睛继续说道:“红头发的,你以为你爸爸遍天下就谁都欠你的?你爹你妈就顾生你,没叫你学过人话?老子是妖知道求人的时侯要客气客气。你还有脸叫大方师呸!老家伙你敢去巴结这个不要脸的,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死给你看……”
  “别说死那么严重,你爸爸我原本也没想再搭理他。”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火山的方向说道:“小家伙,当初你做大方师那几年,老人家我还以为你的性子改过来了。没想到方士一门没有了。娃娃你倒变本加厉了。你不是有师尊吗?刚才的事情去问问广仁,知道怎么找他吗?”
  火山刚才那几句话出口之后,心里也隐隐有些后悔。感觉这几句说的有些过头。不过话一出口他的性子又不改口道歉,当下只能这么硬挺着。现在被百无求骂了一通有些下不来台,想要教训这只妖物,又忌惮对面的吴勉和归不归。当下只能哼了一声,提着这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头,转身向着对面的出口走去。
  没曾想火山刚刚有了动作,石室当中的那几个人、妖便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们几个保持着和火山一样的速度,跟在后面走出了出口,一路向前行进着。按着火山往常的性子。这个时侯不是回头申饬吴勉、归不归他们,便是脚下加速使用术法甩开他们这些人。
  不过现在的火山这一路上也是诸多磨难,好不容易才走到这里,还差一点死在另外一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手中。当下火山也动了小心思,为防后面的路上再有什么意外,让这些人跟着也好,真出事的事情就把祸端往他们的身上引。火山没有想到的是,吴勉、归不归和他也是一样的想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