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2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无瑕曾告诉小野哥,高月龙的无影线其实就是两只小虫作祟,一只冰蚕负责吐丝,一只金乌蝚虫负责下药,高月龙只需用他的紫竹竿夺魂钩将丝线收紧,便能收割人头如拾草芥。
  从这点看,皮日修的这点道行比高月龙差的远了。老皮还停留在以人法行虫术的层次上,他的心境修养,感知能力差了小野哥十八条街,最多也就是入门皮毛的水准,全靠着猰貐恶虫的敏锐才能察觉到外界细微的变化。
  李牧野对五部地师门里的东西了解的越多,就越能发现这货的不足之处。甚至是发现猰貐恶虫与他之间建立密切联系,更多依靠的是一种对风生兽特别有诱惑力的药膏。那东西他随身秘藏,只需小米粒儿那么大的一颗就能让猰貐恶虫得到极大满足。就是靠着这东西,猰貐恶虫才会对他言听计从。
  皮日修的道行浅薄,眼界也不算高,但有些人为的虫术和观察风物的江湖经验却还是值得借鉴的。李牧野跟他混这一路,更多的是向他学习这方面的东西。同时也在潜心研究这头猰貐恶虫,想着怎么才能跟这小东西建立高月龙所谓的心灵上的共鸣。简单的偷走皮日修的药膏对李牧野来说易如反掌,但这是下乘手法,成瘾太深不可自拔后,这猰貐恶虫就算是彻底养废了,所以李牧野并不想这么干。

  连日来小野哥都负责皮日修的饮食起居,变着法的用紫龙木血粉炮制各种美食,表面上是给皮日修吃的,实际上全都是针对猰貐恶虫的胃口的。这小东西虽然凶恶,却并非没有情感灵识蒙蔽的死物。经过这一路走来,它已经解除了对李牧野的敌意,眼神交流的时候,小野哥能够清楚明确的感知到它对自己的亲近。尤其是小野哥偶尔得到机会给它按摩的时候,这小东西甚至还会发出家猫一样的哼哼唧唧声。

  李牧野现在也已经知道皮日修的那所谓毒药就是用猰貐褪下来的指甲混合唾液炼制出来的,从高月龙那里打听到,这猰貐是风毒兽,它的唾液和指甲上都含有极其致命的风毒,只要这毒素提纯后被人体摄入一定剂量,便能让人如同染上麻风病一样痛苦难当。想要解毒也需从这小东西身上想办法。小野哥根本没中毒,自然也就不需要解法。
  知道这些事的最大意义在于,现在的小野哥,其实随时都有把握偷走皮日修的风膏,夺走猰貐恶虫的控制权。之所以没这么做,一来是因为看出皮日修道行低微不足为惧,二来也是想跟着他多涨涨见识,三则是想跟这猰貐恶虫建立更稳定的关系,找到帮这小东西戒毒的办法。
  船靠到岸边,李牧野把船钱付了,告诉船老板明天这个时候来接人,船老板拿了钱留下电话号码欣然去了。皮日修下船后先等船老板走了,而后便迫不及待的将根据孙德禄的丹书制造出来的鼠药拿了出来。
  其实就是个地师门传下的秘方,说穿了一钱不值。东西还都是他打发小野哥给准备的,一共三样,分别是黑狗血,螃蟹壳和香米,神秘兮兮鼓捣半天,捣碎了混成膏状,自称又加了秘制的药物,其实就是放了一点蜂蜜。他那点小动作小野哥不必亲眼目睹,也都在心胸里装着呢。
  只见皮日修选了个上风头位置,先点了一堆火,然后将那些黑黢黢的鼠药放到火里一点,又弄了几块石头围成一圈城墙的样子,把大部分鼠药膏放了进去。而后便拉着李牧野在下风方向的路上找一处隐蔽之地藏身。
  火烧药膏,味道被风送出去,不大会儿,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山风吹送,将鼠膏的气味发散开来,过不大会儿,山阴的土坡上,一只小耗子从草丛中钻出,探头缩脑的先左右观察了一下,然后迅速的缩了回去。又过了一会儿,换成了一只稍大的耗子,只见这只大耗子鬼头鬼脑小跑着出来,跑几步停下观察一下四周的动静,又跑几下,突然做出往回跑的样子,只调头跑了两步却又停下来,见四周没动静,才放心大胆的迅速跑向鼠膏味道的源头。跃上石头围墙,蹲在那里不动,却一直用鼻子深深的嗅着。

  第一只,第二只,第三只,越来越多的耗子争先恐后的从洞里钻出来,以至于后面竟迫不及待的将地洞扩大,隆起个大土包来,成千上万大小不一的耗子仿佛喷泉一般从地下涌出来。
  这地下也不知有多少耗子,足足喷了几十分钟,数目不下百万的鼠辈将那石头围墙包围在当中。这些耗子等级森严,从内圈到外圈,严格按照体型大小站位,最大的在内圈嗅第一手气息,次之者在第二圈,以此类推,最后面的只好嗅一嗅臭屁尾气。虽然如此,仍是一只只抓耳挠腮,半蹲半坐,吱吱叫着,陶醉其中嗅着气味。
  令人惊奇的是,竟无一只耗子敢越雷池半步上前尝试味道。直到一只腊肠猎犬似的红皮大耗子从地洞里钻出来,大摇大摆的来到那团鼠药近前,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然后发出一阵急促的尖叫。外围群鼠一哄而散,只留下内圈的大耗子们围过去浅尝即止其中味道。
  最后,这些比老猫个头只大不小的耗子们将鼠膏做了一番分配后,各自携带了一小块跟着鼠群大军又顺原路返回。
  皮日修之前一直将猰貐藏在怀中,用狼皮包裹掩住气息,这会儿才取出来,道:“现在正是最佳时机,引路人有了,该咱们登场拜见鼠大王陛下了。”
  李牧野仍有些难以置信,怀疑的打量着那个直径一米的地洞,道:“这下面真有一座鼠国都城?”
  皮日修道:“鼠国以万万之数为一个基数,一旦建国必定选方圆百里之地,效仿人类,营造城市,只要地下情况允许,在鼠大王的指挥下,亭台楼阁都能建起来,按照鼠部丹书所记载,这鼠国的一个基数又分为百哨,一哨便是一百万左右,这些鼠兵不过是其中一哨,那些为首的大耗子把鼠膏端进去是打算进贡的。”
  李牧野好奇问道:“给谁进贡?”
  皮日修道:“这是鼠国的规矩,无论什么好东西都需优先给大王享受,大王不用的才轮到下面的耗子,你看刚才那些个大耗子还能舔一舔滋味,其他的小耗子也就轮得上嗅一嗅味道,那些大耗子在搬运鼠膏的时候都会想办法吃上一点点,但也只是一点点,真正的大头还都给进献给上面,为什么是鼠国,这就是原因!”
  李牧野心中好笑的同时又不禁思考,貌似说的还他吗挺有道理。世间的万事万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独木不成林,这些鼠辈的贪婪天性若没点规矩压制约束,只会迅速泛滥成灾,最后演变成物种灭绝的灭顶之灾。可若是这些立规矩的王侯将相们自己不守规矩,胡搞乱来惹起民愤来,自然也会被鼠辈们推翻,再立起新权贵。
  日期:2018-05-07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