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之 第二部 窃玉偷香》
第43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三叔觉得他好,是因为他见色了,而且,色还是挺浓郁的,但是我赌石,看的就多了,有色我也不一定赌,没种没水头,有色也是垃圾。
  我把石头第了,我三叔有点诧异,但是也没说话,他就是一打杂的,有个屁的说话权利。
  张叔跟邱坤过来了,两个人看着我选石头,但是都没有人说话,都只是好奇的看着。
  我看着地上的料子,把哪些开窗的料子都给拿滚蛋,这些料子,在公盘上就是专门给哪些新手的,专门坑他们,都是开一个好窗口,挂一个好色,但是种水差的很,新手遇到高色的料子,一下就迷失了。
  “哎哎哎,阿斌,这个,这个你看,这个料子牛逼啊,在疙瘩上开一个,妈的嘿,玻璃种嘿。”我三叔惊奇的说着。
  我看着他拿着的料子,挺大,二十多公斤,在料子上,有不少疙瘩,这些疙瘩像是癞蛤蟆身上的凸起,看着听恶心的,但是其实也是一种表现,我看着料子,这个料子在一个大一点的疙瘩上磨开了,看着表面一点杂质都没有,非常干净,透着光看,玻璃种稳妥妥的。
  我看着料子,王叔也看了起来,说:“水泥皮,最老,你看,都发黑了,应该是莫西沙的。”
  我听着,就拿着手电,打灯,水泥皮的料子出玻璃种是常有的,我把手电打在那个窗口,但是我一看,显绿,我皱起了眉头,表面上看着没有杂质,但是灯一下,料子立马就现行了,里面显绿,但是有杂质,棉很重,我三叔挠着头,有点闹不明白了。
  我笑了一下,我说:“这他妈那是种老的发黑,这他妈就是一墨翠,但是种太嫩了,里面棉絮也很重。”
  我说着,就拿着手电,在其他地方打光,不是很透,但是可以断定了,不是什么好料子,水头一般,光泽度不太理想,棉絮感略突出,石性感偏重,种偏嫩,属墨玉范围,局部色渐变明显,没有什么好赌的。
  “阿斌,看了这么久,有什么能赌的吗?”张叔问我。
  我皱起了眉头,妈的,让他拿好料子,王八蛋,都他妈是坑人的料子,狗改不了吃屎……
  我心里抱怨着,突然,我看到一块全赌料在他的保险柜里,我站起来,走了过去,把料子抱出来,这块料子,我一眼就看到了皮壳,灰白筋皮的老莫西沙……
  这种料子,就是老坑出高货的皮。
  赌石就是这样,有时候,看第一眼,就决定我要不要去赌他了。
  我把料子翻来覆去的看了起来,料子二十多公斤,算是大个的料子,当然对于莫西沙的料子来说,算是大块的料子了,料子上有很多像是人身体上的筋一样的凸起,这不算是蟒带,我们叫他筋皮料。
  莫西沙石头的表皮一般都以灰白灰黑灰色为主,这块料子就是灰白的,如果表皮是颗粒状,那就可以看出种的老嫩了,如果表皮是很白很光滑,那就代表这是嫩。
  这块料子,当然不是如此,他表面的筋皮感很强烈,遇到这种料子,我就对眼了。
  我看着料子,应该不是偏口的,而且是老坑的,这种料子,就两个特点,水头好,起货高,赌赢了,就爆赢,想输也很难,一般种水料都不会差的,亏不了多少。

  但是我还是认真的看着料子,这块料子是全赌料,虽然是莫西沙的,我也确定是老坑的料子,但是,谁知道是不是造假的,莫西沙翡翠原石玩赌石的都知道莫西沙是名坑,出高种水,所以原石来说,莫西沙的料子,事实上是极少出缅甸流出的,即便有,也是再三筛选后剩下的…所以市面上到处泛滥的莫西沙,其实都是卖家冠名的,根本不是!
  我仔细的看着手里的料子,看了很久,我都没有打灯,我可以断定,这块料子是莫西沙老坑的料子。
  我说:“就赌这块吧。”
  张叔笑了起来,说:“这块筋皮料不错,吴昂吉,你还耍滑头啊?这么好的料子,你藏起来?给我们拿那么多坑人的料子来?”
  “不能这么说,都是好料子,都是好料子,出货的,你赌嘛,赌就赢了嘛。”吴昂吉辩解着说。
  我无奈的摇头,跟这些老缅没什么好说的,你跟他说东,他跟你说西,他怎么都有办法把你给搪塞过去。

  我问吴昂吉:“这块料子多少钱?”
  “这块料子,二十公斤,高货啊,高货,两百万欧元,公盘下来的,有保证的,你看,公盘的标志都没有撕下来呢。”吴昂吉指着公盘的标签说着。
  我皱起了眉头,妈的,从公盘下来的商人就这样,他们就是买这个差价,他们不用赌,一百万买的料子,直接下来给你卖两百万,卖掉,他们就赚,这就是赌石市场的差价。
  过河涨价,就这么现实,你赌不赌?你不赌我还涨,尤其是公盘过后,翡翠市场是一片飘红,赌客是哀鸿遍野啊,所有人都涨价,你不赌,你不赌就趴着。
  我看着料子,我说:“两百万欧,也就是一千六百万,张叔,一人四百万,拿了吧。”
  “四百万还行,但是,能稳赢吗?”张叔笑着问。

  我笑了笑,我说:“张叔,这世界上,那有什么是稳赢的,但是信我。”
  我给他很认真的表情,张叔就说:“好,我没问题,老邱,你要玩吗?”
  邱坤点了点头,说:“早就听说了这小子赌石有一手,我要入股看看。”
  我笑了笑,就说:“那稳妥了,吴昂吉,开单子吧。”
  听到我的话,吴昂吉就很高兴,让我跟他去前台,我们都到了前台,吴昂吉开单子,我们刷卡,赌石合股,都是中规中矩的,不管是什么身份,给钱的时候,要爽快,要不然你拿钱的时候,就肯定不会爽快,还好,张叔跟邱坤都是花钱不含糊的人,我们很快就结了账。
  我把石头给我三叔,我三叔看着料子,说:“在筋皮上来一刀。”
  我听着就摇头,我说:“这料子,我放心,你大胆放心切,就从中间,直接来一刀,别给我切歪了,镯子位,我要百分之百保留下来。”
  我三叔看着料子,说:“这料子,镯子位一大把,表皮都没裂,也不一定有裂吧,至少十只镯子没问题。”
  我点了点头,就看着他朝着门口走,门口有安全的油锯,在国内赌石,锯子都比较小,都是绝对安全的,不像是在缅甸,我草,那锯子都是一米直径的锯子,没有防护罩,很危险。
  我看着我三叔,把料子给固定好,然后在中间画线,又调了料子的距离,然后盖上罩子。
  我听着切割机的声音响了,就坐下来,我知道,这么大的料子,也切到天黑了,油锯就是这样,安全,但是慢,这么大的料子,你至少要切五十分钟左右。

  “阿斌,你觉得,这块料子,能赢多少钱?”张叔问我。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莫西沙料子的特点就是种水,如果是高种水料子,能到冰种,或者玻璃种,这么大的料子,光是手镯,都是大百万级别的,十几只镯子,得大千万吧。”
  “那也不是很多。”邱坤皱着眉头说。
  我听着就笑起来了,我说:“这是因为成本贵,这样的料子,本来也就一百万欧,但是他是从公盘上下来的,加上公盘刚过,所有的料子都涨价,所以料子就很贵,这么一对比,料子就赚的不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