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36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外人看来,洛云鹤应该是赌场得意,牌技超群,不由得朝他投来敬佩的目光。
  不过,我知道,他现在就是在被人暗中耍弄。
  牌技不如人家,只能任人摆布,看着洛云鹤吃瘪的样子,我心里一阵爽。

  这种特殊的牌局,自然吸引了不少人来围观。
  我坐在洛云鹤身旁,听到身后已经有人开始排队,纷纷议论说,等一下有人输了离席,就要补位上来。
  我心里不由得紧张,这俩人自相残杀得如此欢快,若是待会儿换了别人……
  洛云鹤斗地主打不过他们俩,但是,不能说他打不过其他人。
  我心里正在打鼓,紧张地手心儿出汗时,那两个女孩儿都已经脱得只剩底裤了。这样的场景,如果是在陆地上,必定会被丨警丨察带走。
  但是,在黑金派对上,却好像很正常一样。
  乔薇双手护在胸前,指间时不时故意露出一点儿缝隙,显然是在挑逗周围这些男人。
  最后一局决胜负时,叶丞手中的牌出光后,冯少突然红着脸,神色复杂地看了我一眼。
  洛云鹤手中只剩下一对二,而冯少手中还剩下四张牌。
  洛云鹤明明可以出对二获胜,却只慢悠悠地抽出一张牌,放在桌上。

  冯少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很紧张的样子。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忽然把手中的四张牌,一股脑儿全砸在了洛云鹤的那个二上面。
  “丨炸丨弹。”
  “靠,你怎么赢了?!”叶丞整个人往椅背上一靠,骂道。
  洛云鹤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手扶额头,假装很懊恼地样子:“愿赌服输,愿赌服输。”

  他把头转向我这边,吐出一个冷冷的“脱”字。
  我浑身绷得笔直,有些不知所措。但是,面对他投射过来的压力,我却完全没办法反抗。
  真得要脱了吗?
  我想了想,脱掉了脚上的鞋子。
  牌局继续,我已经紧张地不行不行的了。如果洛云鹤再输,我就只能脱裙子了。
  这一次,叶丞和冯少,出牌都慢吞吞的,好像没有之前那么轻松,我更是紧张得手心直冒汗。

  牌打到关键时刻,冯少一直犹豫着不出牌,忽然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后。
  “出牌磨磨蹭蹭,冯可文,你是不想玩儿了吧?让位子。”
  洛云川?!
  他怎么会来?
  冯可文一看洛云川来了,立刻就喜滋滋地把女伴儿的丨内丨裤给输了下来。

  而后,把位置让给了他身后,那个神祇般高贵优雅的男人。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长相身材,都跟冯可文极其相似的少年。两人在洛云川落座时,齐齐长吁一口气。
  “我加入赌局,二位不会介意吧。”洛云川嘴里说着不咸不淡的话,极度深寒的眼神,扫过洛云鹤。
  我站在洛云鹤身侧,觉得他的眼神像刀子一样,从我身上刮了过去。
  “洛总想玩儿,当然可以。只是……”叶丞始终一副笑眯眯,玩世不恭的样子,“我们这次的花头是女伴儿身上的衣服,若是洛总也舍得让程星儿小姐脱光给我们看的话……”
  “绝不。”洛云川打断他的话。
  “洛总没有花头,怎么玩儿?”叶丞疑惑。
  “花头……”洛云川的目光落在我脸上,眼眸微沉,似有深意,我赶紧低下头,不敢看他。
  “我自然是有的。”他继续说完了他的话,而后,打了个响指。
  赌场入场口,一阵骚动。
  我竟然看到,那些在拍卖会上被买走的少女,正排着队,从赌场门口走了进来。
  她们全都听话地站在洛云川身后,身上,换上了船上提供的白裙。

  难道说……
  我心思一动,已经有人问出了我的疑问:“洛少,你不会就是那个买走全部少女的神秘买家吧?”
  洛云川眼眸微眯,并不回答,只绅士地对荷官打了个手势:“开牌。”
  不回答,应该就是了。洛云川买这么多女孩儿做什么?
  牌局正式开始,叶丞每一局都针对洛云川,出牌又狠又快,几局下来,洛云川身后,就堆起了小山那么高的衣服。
  不过,洛云川的花头多,人家不怕。每个女孩儿,只需要脱得剩内衣,就可以回房休息了。
  单单就这场赌局而言,洛云川,是当之无愧的人傻钱多。
  叶丞和洛云川这对商场上的死敌,如今,碰在了牌桌上,定是要斗个你死我活。
  洛云川连着输了一个多小时,还是坐得住。

  一边抽着雪茄,一边喝着咖啡,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我抬眼偷偷地瞧他,刚好跟他清冷疏离的眸子撞了个正着,吓得我赶紧低下头去。
  不过,洛云鹤这边,脸色越来越难看。
  叶丞和洛云川两人斗得热闹,他又只剩陪玩儿的份儿了。

  跟洛云鹤同样苦逼的,还有身上只剩一条底裤的乔薇。之前假模假式地喊热,现在,光着身子在冷气房里站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受不了,不停地连连打喷嚏,鼻水儿都挂了下来。
  看你还喊热不?
  就在洛云川又输了一局以后,洛云鹤一推面前的扑克牌:“不玩儿了,不玩儿了,好累,我去休息一下,二位尽兴。”
  说完,不等另外二位发言,拉着我的手,就走出赌场。
  我来不及穿鞋子,脚踩在冰冷的地面上,被他拉着,一路踉跄地回到房间。
  一关上门,他所有的怒火都爆发了。
  “行啊你,苏米,面子挺大呀!这么多人护着。”他一下把我扔到库上,恶狠狠地扯掉领带,“我看他们现在还怎么护你!”
  看着他这副怒不可遏的样子,我只感觉后背一片冰寒,恐惧从脚底心迅速蹿到头顶。

  我想逃,却被他一把拉住脚腕,整个人被他这么一扯,砰得一声,直接脸朝下栽到库上。
  “洛云鹤,你放开我!”我大叫,可是,他哪里会放手,嫌解扣子麻烦,干脆一把扯开,几颗纽扣“噼里啪啦”地崩得没了踪影。
  我知道,他这次是真得火了。
  我往库头挤,顺手抄起了库头柜上的花瓶:“别过来,你要过来,我就砸过去了。”
  “你敢砸,齐阳就是个死。”洛云鹤咬着牙,一步一步逼了上来。
  我浑身打了个寒颤,这个死x`ue ,他能拿来吓唬我一辈子。
  我气愤、委屈,却又完全拿他没有办法。
  他一把扯碎了我身上的衣服,我此刻像个掉进陷阱的小兽一般,惊恐、无助,却又完全没办法逃脱。
  胡乱挥动双手的过程中,我竟然摸到了,库头上一颗红色的电子按钮。
  日期:2018-05-07 0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