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18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皮日修道:“你们中的毒是一种慢性风毒,平常没事,发作的时候如同麻风病,会导致全身奇痒难当,骨骼变形,关节粗大,皮肤臃肿丑陋,不过别担心,只要按时吃解药就不会发作,二位都不是一般人,老夫这药也不是一般的毒药,实不相瞒,老夫这毒药入经化络,一般世俗人断然无解,二位不信大可以去那些医院化验检查治疗去。”
  李牧野又问道:“那老师,我要怎么判断出什么时候需该吃解药了?”
  皮日修道:“此毒发作时间因人而异,体质好的周期便长些,体质差的则周期短些,毒发前五日,会从足底涌泉穴产生麻热感,浑身微痒,有这个感觉后,五日内必须服下解药,否则毒发时就会全身臃肿溃烂,筋骨变形痛苦难当。”
  他这番话意在恫吓二人,陈淼根本没吃药,自然不在乎。她倒是有些担心小野哥的状况,李牧野为了让皮日修不生疑心,是当着他的面慢慢将药丸塞进嘴里吃下去的。其实她也是不明就里乱担心,李牧野这厮何等奸诈,若无几分把握又怎肯这般乖觉就范。
  小野哥外修体术已经登峰造极,对肌肉筋络气血的掌控力已达妙到毫巅之境。内养大小周天十二导引术,内查外观,去芜存真,正是真观大成境界。潜心内敛,屏气凝神,神照内查,能见五蕴皆明,对自身体内的情况可谓了如指掌。世间武者方家内外修养能同时达到这两重境界者可谓凤毛麟角。只是小野哥平素惫懒惯了,所以总给人一个没啥真本事的印象。

  皮日修这毒药虽然厉害,但吸过宝蛇血,服过熊胆精魄,体术大成的李牧野的身体素质却远超他预想。毒药一吃进肚子,便立即控制着喉道肠胃蠕动,迅速将药丸催送到谷道中。同时在这过程中尽量减缓全身气血运行,让散发出来的药性不能迅速扩散全身。如此一来,这毒药的危害其实已经被降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孙德禄死于猰貐恶虫的爪下,那剩下的两头鼠神兵失去了控制,因为惧怕猰貐恶虫的气息,立即跳入水中逃命去了。皮日修拿到虫宝丹书便不着急对付它们了,只要掌握了技巧,自然可以培养出属于他的鼠神兵。甚至是控制老鼠大军。
  这一战他仗着猰貐恶虫的威力,可谓是大获全胜,不但干掉了劲敌孙德禄,还顺手解决了一个实力远胜于他的云中子。如果不是云中子之前受过伤,又是吊在峭壁上许多手段不便施展,猰貐恶虫虽然厉害,却也不至于这么容易就把他秒杀。
  正所谓一饮一啄皆由天定,皮日修想通此节,心中只是更得意。只觉得今晚所遭所遇皆是天命所归。灭了孙德禄报了旧仇,又收降了两员猛将,一个是当今江湖声名鹊起的青年才俊,另一个则是身居高位背景深厚的朝廷要员。这么好的运气怎能说不是天运当头。

  李牧野故作尽信惶恐的样子,陈淼老于江湖自然也随着表现出惊慌担忧之色,言谈之间,对皮日修的态度十分恭谨。老皮得意非常,吩咐道:“陈局回京待命,牧野你就跟着我去太湖走一遭。”
  李牧野故作恭谨乖顺,请示道:“我打算脱困后先跟家里联系一下。”
  皮日修满意的点点头,道:“打个电话宽慰一下就好,咱爷们时间紧迫,就不要回去见面了。”
  三人脱困后,李牧野致电给狄安娜和鲁少芬,先报个平安。

  那边二女早就急疯了,鲁少芬亲自带人下到那塌陷的洞窟内,结果那里已经被塌方填埋,又调来设备一番挖掘仍一无所获,看到地下河才知道李牧野很可能已经顺水而下。狄安娜弄了数架军机在方圆百公里范围内搜索,鲁少芬则一直跟着飞机寻找,从未有一刻放弃。
  李牧野心中感动,虽然二女都有过隐瞒自己的举动,但这番真情却着实动人。狄安娜野心大,心狠手辣,算不得良伴,但对待小野哥却是真心真意,可惜世事弄人,大家各有难以割舍的牵绊,没办法相互将就,只落得劳燕分飞个西东。而小芬没有狄安娜的野心,但她对国家的忠诚却远胜过对爱情的忠贞,简而言之是有些愚忠。对小野哥这卑鄙的家伙来说,她最大的问题是过于忠诚于信仰了。
  在电话里安慰一番,告诉二人自己目前安然无恙,关于不夜城的归属问题,按照计划执行就是了,城中所得黄金分作两份,将其中一成所得当做一半数量打点大公神圣同盟,其余的再平分两半,一半给狄安娜和小安琪,另一半则由小芬带回北美,存入李牧野在大通银行的私人账户里。
  小芬在电话里说,这事儿恐怕不好办。闻其根源,四个字:黄金太多。分摊之后竟还有数十吨之巨!这么大一批黄金拉到俄罗斯容易,弄到北美去却有些为难,最后只得找到玛格丽特才解决了这个难题。

  财富突飞猛增,对李牧野来说并无多大惊喜,真正值得高兴的是太平会北上受挫,李牧野一战立威,风头之盛,已隐约有压黄永昊一头之势。今后再无人敢小觑。
  李牧野没有逐鹿江湖称王争霸的野心,有足够的威慑力能最少干扰的立足于江湖就足够了。可以说凭着这一战了却了一桩大心愿。唯一放不下的事情就是娜娜了。背着皮日修致电给姬雪飞,简短说了事情经过,又说起遭遇皮日修的事情。
  姬雪飞一听就恼了,在电话里就破口大骂:“什么劳什子的五部地师门,我师爷说过,那伙人当中除了高月龙是条好汉外,其余的就是一群打地洞,钻鼠洞的丑泥鳅烂番薯,成不了气候却很能恶心人,你现在就跟他翻脸来找我,让他滚得远远的,真有什么麻烦,咱们就回昆仑,有什么不满意的让他去找玄尘算账。”
  她的话有些孩子气,却说出了昆仑门人的底气和玄尘的霸气。她这番话中有招揽之意,很可能代表了玄尘的意志。李牧野心中绝不愿依附于任何人,小野哥的想法是特立独行于江湖中,不与人争名利,也不受人摆布,若是按照她的意思去了昆仑,岂不是成了寄人篱下仰人鼻息?
  拒绝道:“你不是说你娜姐的病需要天下奇物异宝来续命吗?这五部地师门的人就是专门干这个的,我跟着这皮日修到处走走,既可以学些东西,也可以顺便寻找些奇花异草,奇兽丹宝,不比上昆仑开口求人强得多?”
  姬雪飞道:“就知道你得这么说,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娜姐那边我还可以说上话,暂时没有问题,但如果你一直这么不识抬举,师爷迟早会没有耐心的,到时候就只能靠咱们自己了。”

  李牧野道:“我虽然不准备列入昆仑门墙,但对玄门还是心存感谢的,只要有任何需要李某相助的地方,自当随时效劳。”
  姬雪飞道:“口说无凭,天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你不是要跟皮日修去寻宝吗?我得亲自跟着监督你才放心。”又道:“你不必担心我和皮日修之间有什么不便,你把行程泄露给我,我悄悄跟着就是了,若不然,你可别怪我回去把娜姐藏起来。”
  日期:2018-05-07 0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