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6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有些生气,“你还答应我不再哭。”
  她用力扭动摇晃,全身都在抗议,她说我不,我什么也不听。
  周容深的怒意维持了不消半分钟,便溃散了。
  他知道自己将要一日日苍老下去,这凉薄孤寂的岁月,会使他老得更快,他不愿她看到自己白了头发,驼了背的样子,他想要她心里的周容深,永远高大挺拔,伟岸英武,为她撑起整个世界,整片天空。
  她一声声哀求他,像是在绝望的深海中崩溃逃生的鱼,她没了氧气,没了光束,没了食物,只剩下这一时片刻的生命,还能说,还能哭。
  她从他掌心内抽出自己的手,惊慌颤栗抚摸他脸孔,“容深,你告诉我,怎样才能救你出去,桂树还有几个月就要开花了,我给你跳舞好不好,你回来看我跳舞吧,求求你了。”
  她像是疯了一样,不顾一切拉扯他,想要将他从这片没有自由,没有希望,没有颜色的地狱拉出,可她拉不动,他只是沉默,不肯跟她走。
  她知道,他走不了。
  天下之大,他再没有第二条路。
  何笙的哭喊声惊动了几十米外等候的司机和保镖,他们从车上下来,冲到铁门外,看到这难分难舍濒临爆发的一幕,一刻不敢耽误,司机飞奔向岗哨叫来警卫,将门锁打开,他们一拥而上,何笙甩开他们的手,忽然跪在地上,用力嚎啕抱住周容深,“我不走,我要他跟我一起走!我不要他留在这像坟墓一样的地方!”

  司机没了法子,吩咐保镖强行拖夫人离开,保镖从左右两边将她架住,哄着她掰开了那只手,她仅仅剩下一根手指还勾着他的衣角,怎么都不肯撒,强行分离只会折断她骨头。
  周容深握拳别开头,两行浑浊的泪从他阖住的眼角淌下,他沙哑说你听话,别让我放心不下。
  他咬牙横了横心,果断一扯,撕裂了那一角衣衫,何笙被一股巨大的惯力弹出去,保镖眼疾手快托住她后背,将她一步步带离这座庭院。
  周容深原本平静站着,在她越来越远,越来越握不住,抓不着时,突然不舍朝前走了几步,何笙顿时挣扎要推开保镖,却被四条手臂牢牢挡住,不许她返回,她再度哭出来。
  他笑中带泪说,“我问了许多人,他们都告诉我一定有来生。如果他们没有骗我,下辈子你等一等,我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
  何笙点头说我等你。
  他彻底笑出来,在一束即将散去的黄昏夕阳内,笑得越来越欢喜。

  此时另一边路口,一辆出租的车门缓缓拉开,曲笙弯腰跳下来,提着一个食盒,几大包东西,扎紧的麻袋在地上滚来滚去,扬起层层尘沙,她单薄的身子驾驭这些显得格外吃力。
  “师傅,不用等了,您回去吧。”
  她掏出一张钞票递给司机,司机朝窗外探头探脑,“姑娘,这边地界太偏了,你打不到车的,我等你一会儿吧,再给你拉走。”
  曲笙挥了挥手,“谢谢您啊,用不着了。”
  她东倒西歪拉家带口的,好不容易才磨蹭到铁门外,抬头与眼睛红肿的何笙打了个照面,一时语塞,各自沉默片刻,她先开口,“乔太太。”
  何笙抹掉下巴处的泪珠,“你来了。”
  她倒是开心得不行,眉眼都是藏不住的笑纹,仿佛捡了天大的便宜,这辈子都有了着落。
  何笙知道她是来探视,没有多说,让她快进去。
  她们交错而过,几步后,曲笙叫住她,“如果我是乔太太,我也无法选择,乔先生与周先生都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三人的风月,注定要有一人受伤,这不是您的错,是命。”
  何笙身子僵了僵,身后的脚步声无比欢快,朝着那扇空寂的铁门飞奔而去,她迈上车的一刻,特意回头瞧了一眼,曲笙将东西一样样摆出来,放在那张木桌上,树影婆娑间,她脸孔映得半明半暗,周容深站在篱笆架下,有些烦躁。
  “你怎么跑来了。”
  怎会有这么固执,这么不知趣的女人。
  他一而再毫无情面拒绝了那么多回,她还是笑嘻嘻往他身上贴。
  曲笙对他的嫌弃置若罔闻,嘴上念叨着,“你可别想赶我走啊,我找了大人物花费好大的力气才将我安排进来,你就算不知我的情,也不能辜负他的一番好意,还有一番愧意。”
  她像是老夫老妻那样,看他肩膀上粘着落叶,无比自然想要为他择掉,周容深拂开她的手,“谁安排的。”
  曲笙根本不理会,仍按照自己思路说,“你啊,天底下再没有比你还固执的男人了。这下你什么都没有了,普普通通孑然一身,儿子不认你,一条老光棍。也好,不然我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你。”
  她环顾四周,倒是容易知足,拍手笑着说,“这地方清清静静的,适合两个人过日子,往后我陪你凑合过吧,快把身上衣服脱下来,都是土,我给你洗洗。”
  警卫员拿着扫描仪,在一旁等待检查她的行李,周容深皱眉看她掏出的东西,吃喝用什么都有,也不知她怎么扛来的,他语气荫沉指门口,“出去。什么过日子,你是女人吗,说这话臊不臊。”
  曲笙不理他,她如今才不怕他,他不也是布衣平民吗,和她再没有任何不同。
  她把包裹丢给警卫,扒下周容深的外套,径直往屋子里走,周容深让她站住,她依然不听,他朝她背影怒吼,“我根本不会喜欢你,也不会接受你,这件事到任何时候都不会变。你愿意耽误青春,也不要耽误在我这里。”
  砰地一声。
  门从里面关上了,周容深眉骨突突跳,坐在椅子上运气。
  司机在这时喊,“夫人,咱该走了,快要错过航班了。”
  何笙仓促回过神,她吸了吸鼻子,迈上车,迎着夕阳最浓烈的南路口,消失在这趟街道。
  周番外结束,老曹只有两篇,会非常津彩!纨绔权贵,城府极深的老狐狸,我来剖析下他的深情!只有两篇。老周的部分,你们如果还想看后续,乔何收尾的番外我再写写
  何笙一天内颠簸往返南北两座城,气候不适时间又赶,折腾出一场病,人也清瘦了一圈。
  之后几日她几乎夜夜做噩梦,一身冷汗惊叫着坐起,大口喘息着,乔苍也睡不安稳,在她醒来后将她抱在怀里,陪着她,哄着她,为她数一数窗外亮着几盏灯,闪着几颗星,她意兴阑珊,伏在他胸口要抖上好一会儿才停息。
  周容深的心脏在金三角落下病根,如今剥夺官位,显赫无存,自然不再受重视,一旦旧疾复发,只有强撑的份儿。
  他身子骨再硬朗,年岁也不饶人。
  她仰起头,隔着蒙蒙的雾气,看向百般心疼她的乔苍,“能不能打点下,让他过得好些。药和补品,常托人送进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