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1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只鼠神兵围攻粉色巨虫本来还大占上风,可猰貐一到立即便将场面逆转,那猰貐动作快如疾风,每扑必中,若非三头鼠神兵个个全身披毛生甲,皮厚血多,恐怕早就扛不住了。虽然如此,此时此刻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嗝屁的边缘。
  皮日修冷然喝道:“你不肯配合,我杀了你以后再去找你哥孙德福,听说那个鼠大王在太湖下面的溶洞里建了个真正的鼠国,找到那里,老夫的虫神又可以大快朵颐一番。”
  李陈二人身处的位置在山阴处,巨石当道,阴影遮蔽,往外看容易,外面人往里看却要视线受阻于巨石。看意思,这俩人还要继续耗子动刀,一时半刻的未必能注意到小野哥和陈二姐,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五部地师门?”陈淼悄声问道。
  李牧野摇头,道:“我就知道有日月两部,其他一概不知,这五部的说法还是头一次听说。”
  陈淼道:“你不是刘长风的徒弟吗?那老贼就是百年江湖的活字典,什么都知道。”

  李牧野道:“我这不是还没正式拜师嘛,不久前刚把他给我的那些东西还给他。”
  “你真不打算跟李中华两个父慈子孝?”
  “我宁肯跟您一伙儿。”李牧野腆着脸说道:“李中华太不是人了,我耻于与之为伍。”
  陈淼道:“你这话从这里说出来,得在莫斯科听,我可不敢信你这小骗子。”
  李牧野道:“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您爱信不信,我反正今后是跟李中华划清界限了。”
  陈淼笑道:“你是想让我帮你压住南海门,所以才这么说,我若是这么容易就信了你,这么些年在这一行里岂不是连骨头渣子都被人吃干净了?”
  “您真是圣明,我这点心事根本瞒不过您的眼睛。”李牧野坦诚的:“那要我怎么说您才能相信呢?”
  陈淼想了想,道:“这两天跟你这孩子困在这里,让我想起了许多我儿子小时候的事情。”她顿了顿,忽然问道:“你知道白雪跟我是什么关系吧?”
  “您是想让我跟她似的拜个干娘?”李牧野摇头道:“这个不大合适吧,我跟阿辉哥是兄弟论交,拜您做了干娘,那我不成了他的大外甥?”
  陈淼叹了口气,道:“你知不知道我身后无人,南海门陈氏子弟有多少削尖了脑袋想要归到我膝下?若不是我跟你有过一段乳儿义母的缘分,我会瞧得上你这满嘴跑火车,一肚子阴损毒辣的小畜生?”
  “您不在乎我是李中华的种?”
  “我观察你很久了,你这孩子虽然绝情毒辣,但只是对十恶不赦的敌人,对待与你有恩的人,你从来不会恩将仇报。”陈淼道:“我这两天把当年的事情告诉你,就是想你知道,我为什么恨李中华,又为什么会做出那些伤害你的事情,但现在我不想继续这么对你了。”
  “说实话,这事儿对我来说挺美的。”李牧野道:“我这辈子命苦,就我那亲妈把我一扔就是二十多年,再见面的时候都认不出我来了,您说她对我能有多少感情?别说您还奶过我,就是个素不相干的人有您这权势地位……”

  “别废话,就说你愿意不愿意叫我一声妈吧。”
  “那个您先下来,我好好给您磕两个头,谢谢您的哺育之恩。”李牧野道:“不过这妈还是算了,我已经认了娜娜她妈,不能逮谁都这么叫,咱娘俩心到神知,我给您磕完头,还是叫您二姐方便些,好听也得劲儿,您这面相往人前一站,说有我这么大个儿子,没人信服啊。”
  “小瘪犊子,嘴巴真贱!”陈淼道:“像你说的,心到神知吧,你愿意怎么叫也都随便你,这头也不用磕了,不过如果咱们能活着出去,法律上我得跟你签个协议,你名义上是我儿子,有继承权,也有必要时帮助我做事的义务,只要你接受这个条件,我这当妈的自然也有义务和资格保护你。”
  “您说这个就是个形式,我觉得没什么必要。”李牧野道:“其实我也不是很在乎南海门一直找我麻烦,我既然敢动太平会,就不怕紫云黄氏报复。”
  陈淼道:“你想多了,李牧野,我不是要控制你,只是如果没有这个母子关系,我也不方便出头替你压制南海门的黄李两家,你是我儿子,就等于是南海门的外戚子弟,他们要对付你,我动用长老会首的权利为你说话也理直气壮,你这孩子心太野,我不可能像对小白雪那样对你,懂吗?”
  “就是名义上的母子,然后实际上还是合作关系。”李牧野道:“是这个意思吧?”

  陈淼道:“就是这个意思,怎么样,能接受不?”
  这个若是还不能接受,小野哥这两天的哏就白捧了。这件事之后已经把南海门得罪死了,即便是有玄门撑腰,自身实力作保障,也不可能完全高枕无忧。如果能得到陈淼的支持,最起码不用担心某一天黄永昊会从天而降来摘小野哥的脑袋。李牧野欣然同意,没问题三个字话音未落,忽听左边传来一声凄厉惨叫。
  李陈二人听的胆战心惊,赶忙循声看过去,只见一头鼠神兵被那头猰貐恶虫扒开了肚子,内脏奔流,群鼠争抢啃食,情景惨烈不忍目睹。而另外一头鼠神兵飞扑过去营救它的时候却被猰貐恶虫的爪子掏走了一只眼珠。那猰貐恶虫得意洋洋的舔着自己的爪子,忽然转身往李陈二人这边看了一眼。
  “皮日修,你快住手!”一直骑着大白老鼠在水中的孙德禄焦急的大声叫道:“快让你的猰貐恶虫停下,别再伤老夫的孩儿们,老夫认栽了,愿意与你合作也就是了。”说到最后竟已经潸然泪下。
  峭壁上传来一声呼哨,那猰貐兽果然不动了,蹲踞在粉色巨虫身边。群鼠辟易,刚才还惨烈热闹的场面迅速冷却下来。
  皮日修道:“鼠国孙氏兄弟,鼠大王孙德福置身世外,不在文武虚名之列,你孙德禄则投靠了白云堂;蛇魔窟一脉的参色和尚加入了逍遥阁,他师弟色空当年入昆仑寻龙不知所踪;日部虫地师还有个高月龙,迟早我也要找他算账;还有羽部的赫连飞鹰,听说这个人一直在世界各地周游,为的是养天雕雷鹏,这几个人,你可知道哪一个的下落?”
  陈淼听到这里又忍不住好奇问道:“你知道什么是天雕雷鹏吗?”
  李牧野道:“就是两种很厉害的鸟,虫地师这行当以捉虫养虫为方术修行手段安身立命,这当中就包括羽虫,也就是飞禽当中的虫,天雕和雷鹏都是传说中的羽虫,不是大自然缔造之物,而是人工培养生成的厉害羽虫,养成了以后,可以派出去捉奇兽,采绝壁深壑里人迹难达处生长的特殊草药,还可以用作临敌交手,赤手空拳下,再厉害的高手也不是对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