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7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姽婳。
  她款款从天边走来,径直走到我的身前,与我四目相对。
  良久之后,她温婉一笑,对我轻轻换道,“夫君。”
  我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快步跑过去,紧紧把她抱在了怀里。
  “姽婳。”

  我只叫了名字便住了口,原本心里集聚的那些想对她说的话,此刻竟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落日的余晖下,她把头轻轻地依偎在我的肩膀上,我就这样紧紧的抱着她,亲吻着她的脸颊。
  我不敢放手,生怕下一刻她就会再度离我而去。
  许久之后,我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姽婳,带着一丝希望,对她轻声问道,“这次能留下来吗?”

  姽婳原本欢悦的神色微微皱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眉梢带着深深的无奈。
  她牵住我的手,轻轻说道,“我……明天就得离开。”
  我沉默着,也拉起她的手,朝着火神庙里走进去。
  回到那间我们一起生活过的屋子里,我们俩相偎坐着。
  我不再问别离之事,只是跟她讲述这半年里我经历过的事情,给她说我突破到天师境界的天生圣人印章,给她讲了王屋山洞天的罗天大醮,给她讲了藏锋和卸甲剑的故事,给她讲了地宫下的咫尺天涯大阵。
  她静静地听着我说话,脸上带着欢悦的笑容。
  但是当我问起她这半年在什么地方时,她却摇摇头,不愿意告诉我,说是一旦说了出来。我们可能再也不能见面了。
  天道不可言,我无从揣摩姽婳的心思,但大概是因如此吧。
  很快夜便深了,我们在床上相拥而眠。
  她闭上眼睛依偎着我,睡得很香,我却整夜都不敢闭眼,生怕醒来的时候。她已从我身边消失。
  静静地看着她过了一夜。
  这一夜很漫长,但我觉得还是太短。
  一清早,天还没亮,姽婳就醒了过来。
  我用胖子昨天拿过来的一些米和菜,熬了一锅粥。

  姽婳的身体比之先前愈发凝实,不待我问,便拿起碗筷,吃的香甜。
  一起吃过饭之后,我亲手为她梳理好妆容,然后一起走到外面的山崖边坐下,我揽着姽婳,她轻轻靠在我身上,两个人一起,静静等待日出。
  微风之中,姽婳的发丝随风飘飞,轻轻掠过我的脖颈。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啊……
  很快,天边第一抹鱼肚白悄然浮现出来,第一缕晨光暖暖地洒在了我们身上。
  来不及欣赏初生的朝阳,我便发现姽婳的身躯开始慢慢虚化。
  终归还是来了。
  “我一定会把你带回来的。”我站了起来,看着姽婳朦胧的眼睛。坚定对她说道。

  姽婳并未回应我的话,只是柔柔的看着我,嘴角带着笑,身躯却越来越黯淡,最终消逝在我的视野中。
  这一次我没有再去试图阻拦,因为我知道此时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没有任何意义,要想带回姽婳,只有让自己强大起来,强到没有任何人可以把她带走才行。
  在姽婳身影消逝的最后一刻,一道纤细模糊的声音却突然在我意识中响起。
  “逐鹿蚩尤冢,半部死人经。”
  这是姽婳的声音,我很熟悉,但听清楚之后,我却愣住了。
  蚩尤冢?死人经?
  姽婳这话什么意思?半部死人经……难道我手上的这部《死人经》不是完整的?另外半部在逐鹿蚩尤头颅冢里面?

  沉思片刻之后,我心里霎时明白了过来。
  原来我手上的《死人经》只是全书的上半部!
  事实上,这一点我以前也有过疑惑。《死人经》上记载的东西很丰富,几乎将风水玄学,堪舆砂水,道法,符箓等等,全都囊括了进去,但是记载的很多东西都是属于知识层面的,具体的修行法门却很少提到,关于天师之后的境界更是一个都没有。
  由此,我曾经猜测过,我现在手里的死人经很可能不是完整的。
  《死人经》是带领我踏如修行界的钥匙,是姽婳亲手交给我的,上面记载的很多知识,比如今修行界内流传的内容更加详细,也更加准确。

  如果我猜测的没错,手里的死人经真的只是上半部分的话,那按照我的推测,上半部记录的是知识理论,那下半部记载的,应该是相应的修行法门,以及御敌术法。
  而这,正是我目前最需要的。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按照姽婳刚才传给我的话,这下半部《死人经》恰好便是在河北蚩尤头颅冢里面,与陆振阳要我去的地方一致,如此说来。我这次答应陪陆振阳去河北逐鹿走一趟,还真答应对了。
  只是这样一来,我更要谨慎小心。别的不说,这下半部《死人经》万万不能让陆振阳知道,更不能让他拿到。
  与此同时,我心头还有一些担忧,会不会陆振阳也是知道了下半部死人经的消息。方才邀我到河北逐鹿一行。
  沉思片刻,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打。
  首先,从我和陆振阳这么多年的接触上看,他并不知我有《死人经》这回事。另一方面,陆振阳曾在蚩尤肩髀冢被得到过蚩尤传承。这次他去蚩尤头颅冢,多半也是为了传承一事。
  最大的可能是,他在蚩尤肩髀冢内得到的传承也不完全,需要到头颅冢去获取全部传承。而不会跟《死人经》有关。
  当然,这一切只是我的猜测。世事无常,下半部《死人经》既然出现在了蚩尤冢里,那应该跟蚩尤存在一定关联,陆振阳如今已经获得了蚩尤的一部分传承,难免不会知道些什么。不论如何,到时候我一定要更加小心才是。
  将这件事暂时放到一边,我所疑惑的还有另一件事。
  姽婳为何要在消失的最后一刻,才将这个消息告诉我?
  以她的性子绝对不可能是忘记了,更何况,她用的还是灵识传音的方法,肯定另有深意。

  思来想去,我也想不到答案,只能猜测是她不方便说。就像开始我问她去了哪里。她也不肯告诉我的原因一样。
  天道不可言。
  她不敢说出来,就是怕被天道知晓。
  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这本《死人经》的来历,也与天道有关。
  思索着这些事情,我没再外面多站,转身回到了火神庙大殿之中。
  如今胖子拿到了丈天尺。我们在面对陆振阳时自保无虞,可是光是自保还是不够的,这一趟关系到我能否拿到《死人经》下半部,我务必打起十二分精神,做好万全准备。
  之前我思索过,现在的我,唯一能对陆振阳起到威胁的,便是在我体内孕养多日的轩辕剑。但光有轩辕剑还是不够,轩辕剑只能作为出其不意的杀招,如今我和他相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如果不能一剑将其重伤,陆振阳肯定不会给我下次机会。
  要是祭祀恶灵还在就好了,以它那可以独立抗衡十八位天位的实力,再加上轩辕剑,陆振阳就算再强横,我也不相信他能够抵挡得住。

  可是如今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自从上一次在尸阴宗外离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半点消息,当时他说只等他把体内力量消化完后,便会回来找我,还说待他恢复之后就能把我身上的麒麟蛊给抹去,可如今这么久过去了。连麒麟蛊都在蚩尤肩髀冢内脱离了出来,我也顺利晋升到了天师境界,可他依旧不见踪迹,也不知是不是出了意外。
  日期:2017-12-01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