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6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面无表情注视她,她穿着很素净,黑白色的长裙甚至在这春色满城的映衬下有些晦气,头发和衣衫都脏兮兮的,纠缠在一起,仿佛刚刚滚过泥土,脸上也有被殴打的巴掌印,无比狼狈。
  秘书挂断一通持续了十几秒钟的电话,回头小声说,“她从广州省委办公厅回来,跪在门口拉横幅,为周容深讨说法,大骂贪官连累无辜,怎么都赶不走,后来围观群众越来越多,影响恶劣,她与警卫室发生冲突,挨了一顿打。”

  乔苍皱眉,倒是够刚烈。
  这样重情重义,痴心不悔的女子,为何周容深就是不肯多看一眼。
  他推开车门,迈步走下,居高临下看着曲笙,“什么忙。”
  “周先生独身一人在京城,他很寂寞,连个知冷知热,说话的人都没有。我想进去陪他,给他煮饭,洗衣,过日子。”

  乔苍沉默片刻,似是觉得有趣笑出来,“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不是监狱,却也没有什么区别。”
  曲笙点头说我知道,我愿意,我刚刚闯了祸,就借着这个由头,把我关进去吧。
  她一点不像玩笑,更非冲动,乔苍脸上好笑的神色收了收,“你不后悔吗。你只要进去,不一定还能出来。我无法为你的一时兴起,或是他日后悔而买单。”
  曲笙说即使我后悔了,您也不用理我,何况我清楚自己的心,哪怕有一日他死了,我依然出不来,也不后悔,更不再麻烦您。
  他面无表情许久,仿佛静止一般,不知在思考什么,曲笙忽然跪在他面前,“乔先生,我知道很难,可只有您能帮我达成这个愿望。周先生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场,是为了您的夫人。您就当偿还他一点情,费一费心吧。”
  她正要磕头,乔苍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秘书,后者立刻推门而出,将她扶起,乔苍再未多言,侧身进入车内。
  曲笙要去拉他,秘书笑说我们乔总答应了,他会尽快为您办妥,您等消息就是。
  车从她身边缓缓驶过,曲笙向着陷入昏暗中的乔苍说,“乔先生,我很羡慕您的夫人,这样多的男子为她甘愿失去一切。我更羡慕您,您打败了所有人,得到她一颗心。”
  车,人影,被虚掩的斜射的阳光,尽数和她交错擦肩。
  她立在原地,捂着火烧般剌疼的脸颊,开心笑了出来。

  事情尘埃落定的一周后,宋书记以贪污罪被广东省委递交呈报双规公文,经上级层层审批,予以盖章落实。
  官场都知晓,乔苍出手了。
  而且出手狠毒至极,毫无商量余地。
  所有在他落难之时,分明有能力搭救,却袖手旁观的人,无论是谁,全部都难逃一劫。
  何笙乘坐黄昏抵达京城的航班,走了一趟北国之行。
  这个季节,北方的大雁刚归,阳光最明媚,只是料峭春寒,依旧很冷。

  她对这边不熟,只能委托曾经周容深在公丨安丨部的心腹,将她送达轮禁的四合院。
  她坐在渐渐停稳的车里,看向不远处四四方方的天空,围筑的红砖高墙,偶尔飞过的乌鸦。若不是枝头盛开的那三两株桃花,该是多么死气沉沉。
  周容深穿着极其简朴的格子衬衫和灰色裤子,在夕阳下锄草,那半亩不大不小的田园,还没有来得及洒下种子,篱笆架歪歪扭扭横在上空,挡住了树影婆娑。
  他如此安静,如此寂寞,在没有人烟,没有笑声的空荡庭院里,过着令她锥心剌骨的日子。

  何笙下车的一霎间便哭了。
  十几米外的岗楼,匆匆跑来一名警卫,询问她是否探视前任部长。
  她捂着嘴点头,哭声一点点,从指缝间渗出。
  警卫带着她走到跟前,打开了栅栏上的铁锁,待她走入后,从外面又扣上。
  她站在那一处,任由风声烈烈,他侧身对她,将旧土翻下去,新土翻上来,从口袋内抓出一把种子,撒入其中,许是想到来年的春暖花开,花叶茂盛,这里不再了无生气,他唇边浅浅溢出一丝笑。

  这样与世无争的日子,对他而言到底好还是不好。
  何笙不知道。
  她颤抖抹了一把眼泪,哽咽叫他,“容深。”
  男人高大魁梧的身躯一僵。
  近乎定格。
  迟迟没有转向门口。
  她又说,“我来看你,容深。”
  当他无比沧桑,难以置信望向她,他清瘦了许多,眼底有惊愕,茫然,却慢慢欢喜起来,他丢掉锄头,朝她伸开双臂,她才止住的眼泪,顷刻翻覆重来,她冲过去拼尽全力缠住他,像千难万险看到了水的沙漠之蛇,像从窒息的,吞噬的恐怖海底,冒出头的新生的水藻,在他怀中嚎啕大哭。
  她不要,她根本不想要他牺牲掉自己,来换取她的岁月静好。
  他会像一个梦魇,一面破了的镜子,折磨她,撕咬她,困顿她,令她不得安生,不得解脱。
  她揪住他衣衫,哭得断了肠。
  他到底做了什么孽。

  为什么会遇到这样不堪的,恶毒的,残忍的,无情的自己。
  若是没有她,他不知过得多么好。
  受人敬仰,爱戴,尊重。
  高不可攀,荣耀风光。
  他何苦落得这样落魄的下场。
  周容深恍若做了梦,呆滞拥抱着她,她嘶哑的哭声在他耳畔炸开,她炙热颤栗的身体将他久久不曾波动的心脏磨得百般剧烈,他终于恍然顿悟,她真的来了。
  就在他胸膛。
  为他哭了一场。
  他眉目温柔而平静,眼底的疼爱几乎要满溢出来,浓得化不开,他轻轻抚摸她的头,无奈又好笑,“傻瓜,你哭什么,我不是好好的吗。是不是做噩梦了,梦到我死了?”
  她点头,磕磕巴巴说我好怕,我怕他们容不下你,在这里杀掉你。
  他扑哧一声,“胡说。他们不敢。我养的那些部下,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他捧起何笙的脸,想要看一看她,他真的好想她,只是一眼,却被皱成一团鼻涕横流的她逗笑,“哭成什么样子了,好丑。”

  他越说越忍不住,笑容更重,笑出眉尾又深了许多的皱纹,笑出眼睛里一片水汽蒙蒙的大雾。
  “真是丑,怎么从前没发现,你哭时像猪一样难看。”
  她哭得更厉害,腮颊都在抖,狠狠拍打他后背,“我就是丑,你为一个丑得要命的女人,这么傻干什么!”
  他温柔细致理顺她散乱的长发,一缕缕别到耳后,轻吻她哭得汗涔涔的额头,“何笙。这边冷清,答应我,往后不要再来,你从我手上抢气球时,你说会听我的话,就当我没有出现过。”
  “我不要…”她咬着牙,嘴唇不知不觉咬破,她麻木异常,“我只答应你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其他的我都没有。”
  日期:2018-01-05 07: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