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6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笙看出他们知道内幕,只是不肯告诉她,她不依不饶殴打,抓挠,逼迫他们要一个结果,正在她发了疯的挣扎时,一辆车缓缓停在道旁,秘书看到这番场景匆忙走下,拉开后门,对弯腰而出的男人焦急说着什么,乔苍停在原地,此时的何笙根本没有理智,听不进去任何劝告,她只要答案。五大三粗的保镖甚至在她拼尽全力的踢打中站不稳,摇摇晃晃,她从没有这样过,即使第一个女儿夭折,即使当年在西双版纳,她与萨格的部下生死一战,她也未曾如此失态崩溃。

  保姆完全不知所措,在一旁死死拉住何笙,怕她想不开撞上哪里,当发现乔苍站在那里,像握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那般喜不自胜,“先生!您快劝劝夫人,她不知怎么了,忽然吵成这个样子!只是一头麋鹿而已。”
  乔苍看了一眼庭院内撒欢儿的麋鹿,它脖子上的红豆项链格外剌目,在阳光之下丝毫不温暖,反而充满寒意。
  他朝她疾步走去,一把扼住她手腕,将她拽向自己怀中,按住她的头,用体温包裹她,驱赶她每一寸骨头的冰冷。
  何笙惨白的面容,血红的瞳孔,以及那绝望至极心如死灰的神色,令他心口疼了疼。
  “笙笙,我在,你冷静一点。”
  “周容深去哪里了。”她浑身都在颤抖,喉咙仿佛哽住了一颗石子,“他…是死了吗?”
  她抓紧他的西装,力气之大恨不得将它撕裂,她所有的挣扎,所有的畏惧,都聚集在指尖,乔苍怕她割裂了指甲,轻轻握住她手,放在唇边温暖着。
  “他没有死,他活得很好。他赢了,曹家败了。”
  怪不得。
  怪不得穆太太那样躲闪,怪不得那两个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怪不得蒂尔失了声息,怪不得周容深的车,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竟然这么傻。
  犯了这辈子最糊涂的错。
  她早该知道的,他那晚分明就是在诀别。
  何笙扯裂了乔苍的衣领,额头死死抵住他胸膛,哭得几乎岔气,“为什么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还不起。
  她哪里还得起他这么热烈深刻的情意。
  乔苍抱起她,在她耳边诱哄着,秘书和保姆跟在身后,那只麋鹿跑进客厅,蹿上沙发,盘卧在一缕迷离的阳光中,恰似那晚漫山遍野,她在他怀中天真无邪的笑。
  秘书看着被乔苍放在库上的何笙解释说,“夫人。只有周容深去京城检举,上面才会重视。任何人都动不了曹家,曹柏温根基太深,牵连的高官众多。周容深是公丨安丨部长,他官位足够,有资本撼动,也必须要赌注全部才能扳倒。而他这样做,确实是为了您。如果他不出手,乔总只能动用自己黑帮势力,与曹荆易鱼死网破,您的安生日子便没有了。”
  安生。
  他为了她的安生,抛弃掉他唯一的东西。
  她早已破灭了他的一切,他只剩下这份毕生心血,他却亲手打碎。
  她不肯再听,颤抖捂住脸,“把窗帘拉上。”
  不知是谁做了这件事,库尾稍稍塌陷,炙热的掌心盖住她手背,她抽搐几下,“都出去。”
  秘书躬身离开,她等了片刻,“你也出去。”

  乔苍沉默了数秒,俯下身在她额头吻了吻,“我就在外面,有事叫我。”
  她一声不响,如同死去一般。
  当关门的声音传来,她终于肯拿开那双被泪痕沾满的手。
  她踉跄支撑,跌下库铺,一点点爬着,爬向黯淡的窗台,半途却再也没有力气,蜷缩在墙角闷声痛哭。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她几乎失去知觉,只一味抽泣,哽咽,麻木而呆滞。
  脚尖一滩融化的泪痕,在浮荡散开,那串红豆,她看得清清楚楚,几颗豆子上血迹斑斑,他该是用了多久,漫长的一夜,两夜,还是数不清的日日夜夜,一颗颗,一串串连起,剌破了手指,熬红了眼睛,送她无休无止的相思。
  红豆仍在,人去楼空。

  她总说,自己欠了周容深,欠他太多,欠他十几年的情意,欠他一双儿女,欠他一头白发,欠他余生的岁月。
  她从未想过,她要欠他这漫长的一辈子。
  何笙脸孔埋进双膝,一动不动,万籁沉寂。
  保姆在门外听着,对一旁沉重伫立的乔苍摇头,“夫人怕是要熬几日才能闯过这一关了。”
  他捏了捏鼻梁,哑着嗓子吩咐,“照顾好她,不要出事。”
  秘书跟随乔苍走入书房,将壁灯点亮,毕恭毕敬站在桌前,“周容深已经剥夺职务,成为一介平民。他以自己的官场生涯,换取曹家倒台。据说那日,他带去了自己的军功章,浴血奋战的警服,令上面不得不迫于他施压而拿下曹家。曹柏温官至副国级,政界如此不光彩的罪状,务必封口隐瞒,周容深往后都将在那所大院内度过,算是终生轮禁。”
  乔苍阖了阖眼眸,捏住茶杯的手紧了紧,指尖泛起层层叠叠的雪白,像是下一秒便要捏碎,复而又松开。
  秘书在他沉默间继续说,“曹柏温被双规在秦城监狱。最终结果不出意料,无期徒刑。曹家倒台后,广东这边的局势又回到我们的控制下,曹荆易败得措手不及,对我们影响最大的筹码,他还未曾来得及抛出,我们不用担心任何,盛文很快就可以恢复当初的鼎盛。”
  “他在哪里。”
  乔苍良久开口问了一句。
  秘书疑惑说您指周容深还是曹荆易。
  乔苍微微抬眸,无比冷冽看向他。
  秘书吓得一抖,“周容深关押在京城郊外一栋贪官被没收的四合院里,由四名警卫看守,除了不能离开,日子还算能过。曹荆易那边,纪检委在收集证据,不出意外,这几日会拿下他。已经在监视中了。”
  他这一生,两个旗鼓相当的仇敌。
  为这一件事,全都败了。
  他是最后的赢家,赢了何笙,赢了这场战役。
  他看着桌上一盏熄灭的灯,心口并不喜悦。
  从此再也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其实也不算幸事。
  乔苍等何笙睡了,将她从墙角抱上库,匆忙带着秘书离开别墅,上车前他吩咐保镖和保姆照顾好夫人,千万不要放任她自己独处太久,更不许离开。
  保姆求他快些回来,夫人吵闹谁也劝不住。
  乔苍淡淡嗯,“很快。”
  车直奔盛文,抵达门外广场,不知什么东西出乎意料从角落蹿了出来,莽莽撞撞的,险些扑倒在车头。
  黑压压的一道人影,忽然间罩住头顶,乔苍本能握住口袋里的枪,正要拔出,忽然发现车头视死如归站立的是一个女人。

  他见过这个女人。
  在蒂尔大楼外,单独与何笙说了几句话。
  他握枪的手不露声色收回。
  曲笙候了他许久,她绕到后座,隔着摇下一半的窗子,“乔先生,我想求您帮我一个忙,我知道整个广东,只有您办得到这件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