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6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撕心裂肺的剧痛,像一把尖锐的斧头,砍在他每一寸皮肉,每一颗血管,竭尽所能让他鲜血淋漓,让他肝肠寸断。
  从此,他再也见不到何笙。
  不能像一个歹徒,一个见不得光的窃贼,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或笑,或走,或停,或嗔。
  他要抽离他自己,从她生命内消失。
  多难啊。
  仿佛把心放在油锅里煎炸,放在寒潭中冰冻。
  周容深咬牙忍了这么多年,不敢让人看到他的疲惫,他的痛苦,他的轮肋,他的崩溃。
  他强撑着,坚持着,空洞而寂寥欢笑着。
  他太累了。
  将近三千个日日夜夜,只有那么几天,他是真的快乐过。
  只有何笙陪他那一刻,他是真的笑过。
  他瘫坐在椅子上,捂着脸,哭得天崩地裂。
  到最后他没了力气,掩埋在掌心内的唇断断续续说,“人还有来生吗。”
  秘书想骗他一次,就当是可怜,骗他一次。
  “有的。周部长,否则不会有那么多信徒。佛说这辈子错过的人,下辈子都能续缘。”
  周容深抬起头,隔着弥漫的雾气,双眼猩红看向他,“那下辈子,我还能娶她吗。”
  秘书在身后狠狠握拳,不忍心再看面前这张脸,“能,何小姐会嫁给您,她其实心里,始终也没有放下过。”

  他追问没有吗。
  秘书说一定没有,不然她怎会来陪您。
  周容深终于像个孩子笑出来。
  笑得无比欢喜,无比愉悦。
  次日黄昏,公丨安丨部军用吉普停在了中央纪检委的灰色大楼前。
  秘书抹掉眼泪,哽咽说,“周部长,到了。”
  北城的早春,冷冽剌骨。
  哪有半点深圳的明媚。

  是她不在这座城市,也永远不会来这一座。
  所以他心底,才断壁残垣,大雪纷飞。
  料峭的风声呼啸,后座的车窗缓慢降下,露出一张英武而沧桑的脸。
  这张面孔,长久无声。
  二十九年前。
  年少轻狂的周容深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公丨安丨系,任职广东省东莞市刑侦总队重案组警员,从此开始他疆场戎马,血雨腥风的一生。
  他风光过,得意过,落魄过。
  他低下头,望着身上崭新的黑色警服,寒光凛冽,飒爽英姿,可他累了。
  风云变幻,死里逃生,枪林弹雨。
  他时常想,自己这辈子,最终拥有的是什么。
  他没有温暖的家,失去了心爱的妻子。
  这世上回忆是多么虚无而可笑的东西。
  摸不到,捧不住,留不下。
  他却只剩下回忆。

  他在回忆中,过着高处不胜寒的日子,等待年华老去,白发苍苍。
  世人说,权势与女子,选择后者的都是傻子。
  周容深就在那一刻忽然醒悟,原来他是傻子啊。
  如果苍天可轮回。
  他来生不要做高官,不要卷入是是非非,他只想用所有换来一个何笙,在漫漫长夜,悠悠岁月中拥她入怀,长相厮守。
  其实天荒地老并没有那么难。
  秘书将车门打开,恭迎他走下,国旗在十一层楼之上飒飒飘扬,鲜血织就,红艳夺目。

  周容深郑重敬了一个军礼,双手摘掉头上警帽,卸下警服镶嵌的银色国徽肩章,站立在阳光浓烈的深处,他仰起头,夕阳西下,霞光璀璨。他看向这栋庄严肃穆的大楼,他笑了一声,笑容在他眼底凝成一条河流,这条河流湍急而过,历经风霜,他一生最美好的时光,就是何笙陪伴的那几年。
  只有那几年,他眼底有神采,有无边无际的光芒,有一颗跳动的,想要深爱的心肠。
  他拼尽所有,豁出生死,不过为了给她一方无风无雨的天地,陪她终老,她不在了,便没有任何意义。
  从国徽闪耀的大门,进入主楼四壁辉煌的厅堂,总共一百零一步。
  每走一步,周容深都会停一秒,他脑海中一帧帧放映他浴血奋战,殊死搏斗的往事,这些往事英勇,无畏,潇洒,而最终,统统化为何笙的脸。
  他念念不忘,刻骨铭心。
  “中国公丨安丨部常务副部长周容深,卸职,交军权,以此立誓,我为自己每一句话负责。我将亲口检举中国常委会副国级曹柏温。”
  铿锵有力的一句话,惊了整条走廊,所有人看到周容深手持警帽,稳步走来,秘书跟在身后,胸前高高托举周容深从警以来三十四枚军功章,以及一件染血的警服。代表他的赫赫战功,他的一生清白,他的无愧于心。
  一名检察员最先反应过来,冲上前拦住他去路,脸色惨白,“周部长,您疯了?曹家能动吗?您快回去,我们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周围下属惊愕回神,一起附和点头,检查员急忙推搡周容深,想要将他推进旁边的休息室,却被后者一把按住手腕,一点点拂开了手指。
  他一言不发,继续朝前行走,每一步毫不迟疑,无怨无悔,迈向属于自己的终结。
  走廊尽头那扇敞开的天窗,向着南城的方向,灯火辉煌,他露出十分满足的笑容,逐渐陷入其中,万丈光芒,模糊不清。
  他不怕死,不怕落魄,什么都无畏。
  他永远记得,永远不会遗忘。

  何笙抱住他,在黄昏下,在麋鹿群,在一望无际的山坡,笑得欢喜明媚的模样。
  不死!老周结局明天见
  之后几日,深圳仿佛忽然间,风平浪静下来。。..
  悄无声息近乎诡异,看似无事发生,又似乎故意隐藏着什么。
  何笙贪凉,南城的早春暖,她在庭院里荡秋千荡出一身汗,回屋洗了冷水澡,染上一场风寒,卧库养了七八天,痊愈后被穆太太邀约逛街,她欢天喜地说西城的旗袍店引进一批新款式,颜色好看得不得了,许多贵妇都去挑了一件,预备着中秋晚宴穿。
  她身子发懒不想动弹,瞧外面天气好,穆太太的车又亲自来接,这才答应。
  抵达旗袍店时,这边的经理正在等候,何笙跨过门槛随口问了句,“穆老板时常应酬,听说出什么事了吗。”
  穆太太迈步的脚趾一脚,“您听说了?”
  何笙偏头看她,“那我还问您干什么。”
  她似乎松了口气,“最近没什么筵席,都不来往,没机会闹事,显得冷清些。”
  何笙盯着她看了好半响,说不出哪里不对,穆太太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笑眯眯招呼她看旗袍,货架上花花绿绿的款式,绸缎缝合做工也格外津细,何笙看中一条烟粉色,她正对着镜子试和不合身,对面隔一扇玻璃的试衣间,隐隐传来两个女人窃窃私语的声响。
  “不服还真不行,管她怎么放荡无耻,能让两个斗了一辈子水火不容的男人,为了保她放下屠刀,连后半生都搭了进去,她这点道行,打眼整个广东,有几个女人有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