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6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这种说法,我心里有些疑惑。据我所知,修行到阳神天师之时,方才能借助阳神之力,瞬间移动身体。而且这种瞬间移动的距离一般都很短,哪怕到了阳神大圆满,也不会超过万米之数。这什么丈天尺,还是歌残片,便能带着人一瞬千里?
  在我看来,胖子说的只是个传说而已,于是也没太在意,反正他现在也没研究明白用法,等他弄明白之后再说。
  拿到了这等传说中的法器。也见识到了咫尺天涯,胖子此刻心满意足了,催着林叔继续带着我们俩往前面那狭窄的通道前行。
  大约走出了两里路,前面的通道变得宽阔了一些。
  林叔走的速度不快,走到这里时,眼见前方的道路变得宽敞,我和胖子便越过林叔想往前走,但林叔却拉住了我们,示意我们不要往前方宽阔之处去。然后,他身子一转,在旁边山壁上寻摸一阵,找到了一块松散的石块,伸手一扒,顿时一片碎石落下,露出一个狭小洞口。

  找出这个洞口之后,林叔也不说话,当先佝偻着身子钻了进去。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也随着走了进去,但心里都有不少疑惑。
  方才那条宽阔的大路并非死路,前方明显还有很长距离,而且我能从空气中感觉到微弱的风,证明有空气流动。除此之外,从四周石壁上的痕迹来看,那条宽阔的大路才是整条隧洞的原本通道。而此时林叔走的低矮通道四周尽是新挖痕迹,明显没有多少念头,估计是他自己挖的。
  既然地宫与火神庙之间有阵法连同,那原本的隧洞肯定便是通往火神庙的,林叔为何又挖这么个狭小的山洞出来?而且他为何不让我们从那边走。非要带我们走这里?
  我心里想不明白,于是便对林叔开口询问。结果他有些含糊其辞,只是说那边的路不能走,只有走这边才能通往火神庙。
  他明显不愿多说,我沉默了下,也没再多问,只能以后找机会自己去看看那边到底怎么回事了。
  又行进了没多久,前方便有光照射进来,很快我们就走出地下,从一个隐晦的洞口怕了上去,来到了地面上。
  举目四顾片刻,我便认出了周围,正是神农架深处的那片荒漠,火神庙应该就在这一片。

  就在此时。一片光幕从在我前面闪过,那座熟悉的大殿再次出现在我眼中。
  气势恢宏的宫殿正门上面有一块石制匾额,上面写着三个古朴大字“火神庙”。
  旁边的那方篆刻着“东君司命,荧惑守心”八个大字的石碑依旧矗立在那里。
  胖子和林叔也不是第一次见到火神庙凭空出现的场景了,也没有多少震惊,只是感叹着这座宏伟宫殿的磅礴气势。
  回想起半年和姽婳在这里的一幕幕,我迫不及待地踏上了赤红色的石阶。跨入到大殿里面。

  赤红色的石台,朱红色的桌椅,还有那张石床,一切都和半年没有区别,只是少了一个人,我的结发妻子姽婳。
  距离上次青铜巨人和我说起的半年之期,还有两天。
  走在大殿里面,我将所有的东西了整理了一遍,然后坐到石床上面,看着那张平放床边红盖头,怔怔出神。
  林叔和胖子看着我样子,知道我的心事,和我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想到马上就等再过两天就就能见到姽婳了,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不过就是不知道这这一次,能和她在一起呆多久。
  天道。
  为甚么你就是容不下我们俩呢,不过就是想和我妻子过几天平常日子,这都能招惹到你。
  我心里不由生出怨恨,恨这天道,也恨我自己,连妻子都保护不了。我还算什么男人,什么雏凤天才,什么帝喾高辛氏,什么天生圣人,又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姽婳从自己眼前消失。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玉环中却传出一阵意识。
  我苦笑一下,收起了满脸愁容,拿出玉环,将瞳瞳放了出来。
  刚一出现,瞳瞳就故意板着脸跟我说道,“哥哥,我都叫你好几次,你怎么现在才让我出来,咦,这是在姐姐家里……咱们怎么来这里了,姐姐在哪里?”
  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差不多长成了十八九岁大姑娘模样,却依旧是一副小孩子性子的瞳瞳,我的心情也好转了几分。
  宠溺地摸了摸瞳瞳的脑袋,却被她害羞地躲了回去,我轻声说道,“瞳瞳也想姐姐了吗?她后天就回来了,我们就在这里等她,好不好?”セ
  瞳瞳还是一贯的乖巧听话,俏生生的点点头,扑闪着大眼睛,又对我道,“瞳瞳当然想姐姐,我都好久没有见到姐姐了,哥哥,姐姐她去哪里了?”
  上一次来火神庙时瞳瞳不在,她并没有见到姽婳被天道收走的那一幕,后来我也一直没有跟她提起过这些事情,所以她现在也不知道姽婳的事,只以为她暂时出门没有在家。
  我抿了抿嘴,对着瞳瞳说道:“姐姐被坏人带走了,去了很远的地方。”
  瞳瞳脸色一变,有些疑惑的问我,“哥哥,你怎么不会去把姐姐救回来啊?我们一起去把姐姐就回来好不好,瞳瞳现在可厉害了。”
  瞳瞳的话让我心里一阵苦涩,我摇了摇头,“那个坏人非常的厉害,我们现在还打不过他。所以瞳瞳你现在要努力修炼,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把坏人打倒,把姐姐接回来。”
  瞳瞳使劲的点了点头,一张小脸上写满了认真:“哥哥,我一定会努力修炼,保护好哥哥和姐姐的。”

  说着,也不等我回应。这小丫头自己就嗖的一下回到了玉环里,留下我一人坐在石床上面哭笑不得。
  一个人的时候,思绪最容易平静下来,瞳瞳回去之后,我也就不再多想,如今时间金贵,不管是为了救回姽婳,还是给父母报仇,我都必须得抓紧时间修炼。
  接下来的两天俱都风平浪静,期间胖子有来过一次,给我带了些吃食,还给我说了些丈天尺的事情,说他熬了整整一个通宵之后才终于把这丈天尺给研究明白了。
  目前这个丈天尺因为本身就破碎了一角,再加上用来主持那座咫尺天涯大阵运转了不知多少年,没能得到温养,差不多已经只是一个残次品了,但毕竟是传说丈量天地苍穹法器的碎片,自然有其不凡之处。
  胖子说他目前已经给这个丈天尺加持了几道辅助阵法,再将其温养一段时间,倒是就可以重新使用了,估摸着可以带着人移动上百公里的距离。不过前提是得要预先在目的地留好阵法标记,而且因为残缺不全的原因,使用一次之后差不多要等三个月才能恢复。

  虽然胖子在说到最后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出来他有些遗憾,但整体来说,我们俩对于这丈天尺的威力都很满意,瞬间移动出去上百公里,虽有限制,三个月只能使用一次的限制,但搁在在最紧要的关头使用,说是多出以来一条命也不为过。
  胖子走了之后,我便继续开始修炼,一直到约定这一天到来,我停止修炼,盘坐在屋里,静静等待姽婳的到来。
  日期:2017-11-30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