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很简单,挣钱,还债,守住那层膜》
第18节

作者: 落云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米,你就是那么弱小,想喝一瓶酒都办不到!
  我猛地蹲到地上,像只小猫一样,缩了身子,把头埋在膝盖里。
  这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嘤嘤地哭出声来。
  我苏米自认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却也从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欺负我?

  洛云川坐到我旁边,脸黑得像包公一样。
  片刻的沉默之后,我忽然听到他凉飕飕的声音:“苏米,如果你再哭,我就派人去杀了他!”
  一阵凛冽的江风吹过,我猛地打了个寒颤。抬起头来,恰对上他一副嗜血的眸子,心里顿时腾起无限恐惧的情绪。
  他刚刚说什么?杀谁?齐阳吗?
  我不敢再往下想,呆愣愣地看着他,洛云川跟两个月前不太一样了,两颊微微凹陷,显得有些憔悴。但是,眼底里的暴戾之色,并未有半分消减。
  我有些后悔刚刚的举动了,赶紧说:“洛云川,你不可以那样!”
  “我爱怎样就怎样!”他微微眯了眸子,显得危险又邪恶。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我喃喃重复,“洛云川,他是我爱了11年的男人,比我的命都重要!如果没有他,我可能早就自杀了。你可以欺负我,但是,绝不可以欺负他!”
  洛云川眼眸里瞬间闪过一抹杀意,接下来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比你的命还重要?!那我就看看,你是要命,还是要他?!”
  他话音未落,猛地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

  他的手很大,只用一只手,就掐得我喘不过气来。
  眼中忽然漾起浓郁的疯狂之色来,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我现在完全没办法呼吸,周围的空气离我越来越远。
  “洛云川,你这个疯子!”我艰难地骂他。
  “求我!”他低了头,鼻尖儿对鼻尖儿地贴着我的脸,一字一顿地说道,“苏米,你求我!说你的命比他重要,说不定,我会放过你。”
  “休、想!”我现在每多说一个字,眼前都黑一分。
  大不了就被他掐死,反正齐阳也不要我了。
  我恨恨地想,或许,我早该死了。干嘛还要卑贱地活在这个操蛋的世界?
  洛云川不是跟我闹着玩儿,他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因为我的不屈服而更加愤怒,眼中一片赤红。
  因为缺氧,我变得浑身无力。

  闭了眼睛,准备受死,却忽然被洛云川口对口地吻住了唇,一股温热的空气从他的口中强行度过来。
  呵,果然是个疯子,不是想掐死我吗?干嘛又要度气给我?
  “想死吗?没这么容易。”一口气度完,他的舌猛地钻进我口中,发疯一样开始吻我。我本就无力,被他一吻,更觉得天昏地暗,满天的星斗,都在我眼前飞速旋转。
  此时,我仰躺在江边的草坪斜坡上,他压在我身上,一手支在我头侧,一手掐着我的脖子,居然还在用力吻我?!这画面,出奇得诡异疯狂。
  就在他的另一只手迅速钻进我的衣服里时,我瞬间清醒过来,猛地咬住他的舌。
  洛云川吃痛,动作一顿,却并没有松开我。
  他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居高临下,眼神冰冷凌厉,带来无穷的压迫感。
  上一次,我咬他,他便放开了我。这一次,他却依旧把舌放我牙齿之间,眼神里寒光凛冽,似乎笃定我不会咬得更深。
  我现在是仰躺的姿势,他舌尖的血很自然地滑落到我的嗓子眼儿,一阵腥甜。
  我与他对峙了片刻,终究还是以失败告终。无奈地松开了牙齿,不得不承认,论浑,他洛云川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我在洛云川面前,就是个小虾米。
  察觉到我的变化,洛云川唇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忽然放开了掐在我脖子上的手。
  他并不说话,受伤的舌在我嘴里攻城略地后,便沿着颈部一路往下,另一只手,也从衣服的下摆伸入,慢慢攀上了我最柔轮的部位。
  不得不说,洛云川Ju有让女人疯狂的能力。仅仅只是这样,我便开始呼吸急促。
  我按住他的手,脸一红,紧张地说:“你不会打算在这里……那个吧?”
  他抬起头,眯着眼睛看我,声音低沉:“不喜欢?”
  废话,谁会喜欢在荒郊野外、众目睽睽之下,干那种事?
  我假装羞涩地点点头。
  “那你想去哪里?”
  “额……酒店吧。”我小声说道。
  他唇角勾起一抹玩味儿的笑意,似乎是信了我的话,松开我。
  我一得到自由,立刻就拔腿跑向不远处的跨江大桥。
  我身手本来就敏捷,几下便爬到了大桥栏杆外。

  江风呼呼地刮在脸上,低头,看着脚下黑漆漆的、映着点点繁星的江面:“洛云川,你他吗就是个混蛋!你要是再敢强迫我,我就跳下去!”
  身后,传来洛云川无尽深寒的嗓音:“你真敢跳?!”
  江水打着旋儿,汹涌湍急,说实话,我有些怂了,说得再坚定,双腿也开始不自主地发轮。
  我两手抓紧了大桥的栏杆,嘴上仍旧强硬:“洛云川,你这种含着金汤勺出生的阔少爷,哪里会知道我们这些穷人的痛苦?!你只会站在高高在上的地方,指手画脚。”
  “呵,痛苦?”他冷笑一声,“苏米,你觉得,你喜欢的男人喜欢上别的女人,所以你很痛苦,是吗?”
  废话,谁遇到这种事情,会不痛苦?
  “我倒是希望,我爱的人能够爱上别人……”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被江风一吹,我都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
  “你说什么?”我转头看他,追问。
  这才发现,他正在翻越大桥的栏杆,往我这边靠近。我紧张地退向一侧:“洛云川,你别过来!”
  他的速度却比我快得多,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恶狠狠地说道:“苏米,你听好了。在这世界上,痛苦的人,不止你一个!”
  我莫名地感觉,他这句话背后,隐藏了很多故事。
  “洛云川……”你的痛苦是什么?
  我的话还没完全问出口,他盯着江面的眼睛,忽然变得晶亮起来,似乎有些兴奋地说道:“苏米,谁不跳,谁就是孬种。”
  在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纵身一跃,从几十米高的跨江大桥上跳了下去。
  我靠,洛云川,你这个疯子!
  我被他拉住手腕,完全不受控制地随他跳江。
  我脑海中,最后一个画面,是我们俩重重地砸在水面上,浑身散架一样得疼。
  呵,原来,苏米这辈子是这么死的呀。
  我开始鄙视自己,就连跳桥都没勇气,还要洛云川拉一把,才敢跳。
  我能说,我在跳下的一瞬间,就后悔了吗?
  这江水,很冷吧?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体是温暖的。
  整个人是躺在柔轮的白色大库上,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上吊着的华贵水晶灯。
  我死了吗?
  我扭转头,看着周围的一切,挂着金色窗帘的落地窗,空调、电视……做工津致的沙发椅……
  这分明是酒店的房间呀。
  而我身边,正紧闭双目躺着的人,是洛云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