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6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也觉得臊,脸颊娇滴滴埋入他怀里,撒娇蹭了蹭,“勉强穿一次嘛,这可是你新买的衬衣,你舍得不要啊?”
  他挑起她下巴,眉毛轻扬,“哪来的胆子,敢这样算计我。”
  她朱唇微启,卷着舌尖媚笑,妖娆放荡的姿态,他顿时有些忍不住,用力吻下去,吻着吻着,便被她彻底诱惑住,无法自持,意乱情迷撬开她齿关,舌头深入进,纠缠着她,直到她满面巢红,瘫轮在他胸口呻吟喘息,他才哑着嗓子淡淡嗯,指尖滑过她莹白如玉的肩膀,褪下丝带,“就一次。”

  她眉开眼笑,躺在他身下欢呼出来。
  那年的何笙,真是比花妩媚,比水温柔,似月皎洁。
  纯情得要了命。
  周容深负手而立,徘徊在店门口,盯着房梁垂下的红绒流苏,失神了良久。
  老板瞧见他,笑着迎出来,“周先生,您可许久不来了。”
  他一怔,“你还记得我。”
  “您在我店上挑了半天,说是为太太买,我这里很少有男人踏入,记得清楚。怎么,绣品旧了,换一幅新的?”
  旧了吗。
  他和她的故事,的确是旧了。
  这世上的人,对于旧了的,从不怜惜,都是扔了添置一样新的,从此遗忘。

  他笑着说不买了,路过而已。
  南城的桃花,盛开要比北城早许多,二月底就偶有一簇簇绽放,稀少单薄,三月中已是桃红柳绿,春色满园。
  这三个月的冬季,竟过得这样快。
  一晃就止住了。
  周容深的桌角,摆放着一簇早春的红桃,花蕊有些凋零,他总是忘了浇水。
  他依稀记得何笙送来的酒,还有两坛未曾喝。
  她大约是穿着浅色的长裙,挽起长发,用珍珠卡子别住,怀抱着枝桠摘下的桃花,笑着蹲在院子里,一朵朵碾碎。
  她比以往更温柔。
  她那双眼睛,就像是成了津的桃花。
  年年岁岁凋零,她还是笑春风。
  他格外麻木坐在桌后,窗帘死死拉着,罩子内昏黄的灯火不断闪烁摇曳,他脸孔随之忽明忽暗。
  秘书隔着玻璃望了片刻,敲门进入,周容深没有开口,还似雕塑一般静止。
  秘书推开一扇窗,顺势拉开纱帘,透入一点光。
  他静默不语,没有出声命令合拢。

  他如此失魂落魄,心不在焉。
  不只是这一刻,这么多年,他时常这一副表情。
  丢了心,丢了灵魂,丢了理智,丢了英气。
  浑浑噩噩,百般麻木。
  秘书很怕,怕他就这么坐着坐着,撒手人寰了。
  一句话都不留。
  他走到跟前,递上一沓厚厚的笔录,“周部长,您要的东西。”
  周容深这才有了一丝反应,“招了吗。”
  “您承诺保他无事,还给他一笔钱,为他的妻子以及他全家讨个说法,他怎会还有所保留,几乎是全盘撂了。”
  他动了动僵硬的身体,随手翻阅两下,“曹柏温的事可真不少。”
  秘书一脸迟疑,欲言又止。
  周容深将笔录塞进抽屉,上了锁。
  曹荆易论起手段绝不逊色乔苍,也是场面上战无不胜的猛将,两次逼得华南虎山穷水尽,更是让周容深走了最后一步棋。
  他害了曹家,他老子也害了他。

  若没有曹柏温,曹荆易也是能成大事的人,而且或许这辈子,他都栽不了跟头。
  “京城那边,支会了吗。”
  秘书摇头,“周部长,曹家势力太庞大,不是您拿了证据,就能遂愿扳倒的。如果走这一步,您的官位,前途,甚至性命,都会彻底葬送,这是上面最想要遮掩的丑闻,由您亲口揭开,您也得罪了那些人,又何必以卵击石,自毁全部。”
  周容深扯掉领带,有些烦躁捏了捏鼻梁,“你觉得我错了。”
  “我觉得不值得。”

  “什么是值得。”
  从前。官位,权势,金钱,地位,人生,活着。
  都是一个人毕生值得的事。
  可陪伴周容深这几年,秘书也说不出了。

  亲眼看着他像疯子一样,无可救药为了何笙癫狂,饱受病痛与折磨,这一刻他又要为她赔尽自己的余生,换来她在另一个男人怀中安稳无忧,为什么这世上的所有深情,所有的悲壮,都生在了他一人身上。
  秘书忽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大声呼喊,“周部长,我求求您,您清醒一下,不要再糊涂了。您一辈子枪林弹雨出生入死,千难万险才熬到这个位置,就这样葬送掉太可惜。这场博弈即使您赢了,您能换来好结果吗?等待您的是深渊啊!”
  周容深似是没听见,他恍恍惚惚看着窗外,一栋摩天大楼亮起了灯,灯火如海,映入他眼中,他心口想着何笙,于是整个世界都在燃烧。
  她是将这孤寂的夜,烫出一个无底洞的炙热的火苗。
  遇到何笙以后的时光。
  全部是人间一场荒唐。
  可他爱极了这荒唐,他不肯辜负这荒唐,他难以自制为她堕落,他曾也想要悬崖勒马,他有那么强烈的预感,他会毁在这个女人身上。

  为什么他明知故犯,又心甘情愿。
  他抬起手,在眼前虚无飘渺的空气中挥了挥,“她。她笑起来的样子,她哭泣时的样子,她委屈,撒娇,赌气,所有的样子。都不知有多美好。”
  他发出一声轻笑,又接连不断,越来越重,笑声充斥一室,比外面辉煌的霓虹还要炙烈。
  “如果有一天,这美好被破坏,被收走,我该有多痛。疼得睡不着,吃不下,用我换回这份美好,你说值吗。”

  秘书绝望闭上眼,他如何唤醒。
  他唤醒不了。
  他被周容深发了疯的情意感化,他恨不得将何笙绑来,永远的绑住,绑在他身边。
  “你起来。”周容深指了指一旁的柜子,“把那坛酒拿给我。”
  秘书扶着桌角踉跄站起,打开柜门,取出他一直舍不得喝的桃花酿。
  他斟满一杯,仰脖一饮而尽,又斟第二杯,如此反复,怎么都喝不醉,越是往下咽,越是清醒,清醒的好处是不糊涂,清醒的坏处,心口那一丝丝疼,泛滥而出,随着一杯杯饮下,变得更重,更痛,更深,更难以抗拒。
  周容深捏紧酒杯,一坛快要见底,他还在机械性重复着倒酒,喝酒。秘书冲过去一把夺下,苦苦哀求,“周部长,不能再喝了,您身体禁受不住!”
  他低垂着头,快要贴在桌上,分不清是无力,还是绝望,那只手在收紧,在用力,在狂抖,杯子从他掌心碎裂,迸溅出好远,秘书吓得本能退后,看向那些割花了砖石的瓷片。
  周容深的身体开始轻颤,耸动,片刻后,他忽然不再无声无息,而是嘶哑哭了出来,哭得无比压抑,无比闷沉,他不想再克制,他想要放肆哭一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谁也不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
  日期:2018-01-04 07: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