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6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盯着源源不断注入杯内的水流,“想要屹立不倒,不遭暗算,绝不能全盘托付,更不能被表面所迷惑。这么多年我与你来往,这原则我可一次未打破。”
  他平复收拾着袖绾上的褶皱,姿态随意而逼慑,秘书此时抵达宋书记身侧,将公文包打开,从缝隙处露出一堆账薄,果然后者和善的面目被撕得粉碎,像是一张破损的人皮面Ju,扯下时连着筋骨,血肉模糊,狰狞毕现。
  “乔老板,这是破釜沉舟吗。”
  乔苍握拳掩唇,慵懒靠在椅背上,“与我为友,我既往不咎,与我为敌,我自然寸步不让。”
  “哦?”宋书记冷笑,“你想怎样。”
  “如今曹荆易咄咄逼人,盛文一旦垮台,我也没什么好顾虑,在高处站了半辈子,我怎么能甘心跌落。到时重拾我的老本行,将看我坠入深渊却袖手旁观的人,一一打入地狱。”
  寒冰一寸寸冻结他的眉目,如同浮上一层厚厚的霜雪“全族灭门。丨”

  宋书记握着茶杯的五指不由自主收紧,别人说是大话,乔苍的确有资本让恶毒的诅咒成为残酷的现实,以他昔年在江湖中的地位,卷土重来不消几日,就能再度号令群雄,搅得广东鸡犬不宁。宋书记深深吸入一口气,腔调轮了下来,“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我哪抗争得过曹家。官位上我逊色了曹首长两级不止。”
  官场许多黑幕都是相同的,越往上面爬,越是官官相护狼狈为奸,说宋书记拿捏不住曹柏温的把柄,谁也不会信。乔苍懒得与他打哑谜,专注饮茶,秘书在一旁替他传达旨意,“宋书记,等乔总喝完这杯茶,您好歹给个话。”
  鸦雀无声的两三分钟,寂静得能听到窗外树叶拍打玻璃的声响,直到乔苍掌心这杯茶水见了底,他也没有得到任何缓和的回应,他冷笑几声,重重掷在桌角,“告辞。”
  乔苍满身不可压抑的凉意与煞气,拂袖而去,秘书从包内抽出账薄,空中晃了晃,“宋书记,您从盛文这里吞吃的肥肉,三日之内原封不动归还,若逾期,乔总自有本事让您身败名裂。既然您见死不救,乔总也不念旧情了。”
  宋书记大吃一惊,“三天?这我怎么凑得齐。”

  秘书笑说这是您的事,和我无关,您当初挥霍时多么享乐,报应来临时,就要付出对等的代价。乔总有您陪葬,也算不委屈了。
  宾利落满月色漏夜驶离,秘书开出两条路口,透过后视镜询问,是否还有其他渠道应敌,要不要去京城找那位爷。
  乔苍冷冽严肃的目光抛向路灯笼罩的寂寥长街,“他和曹柏温是一丘之貉,上一次曹荆易出手,曹柏温没有参与,我拿出那么好的诱饵,他自然会相助。这一回,曹家倾巢出动,都在不留活口围剿我,他绝不会干预。”
  唯一的希望破灭,秘书也有些束手无策,“那乔总,我们…没有退路了?”
  乔苍阖了阖眼眸,嗓音微有嘶哑,“九年前,为何笙金盆洗手,九年后,这条路终归还是要走。”
  何笙迷迷糊糊苏醒,窗外的阳光格外剌目,揭开薄薄的一层纱帘,笼罩在库头,惊了她的梦。
  墙壁上西洋钟一声声撞击,九点整。
  一夜春雨,桃梨满枝。
  幽香暗暗浮动,晃过窗口窄窄的缝隙,她舔了舔发干的唇,探出一条手臂遮挡在眼睛上,想要再睡会儿,忽然想到家里的混世魔王,顿时清醒了大半,匆忙朝屋外喊,“兰姨,慈慈上学了吗。”
  保姆隔着一扇门,在走廊上回她,“送去了,夫人。小少爷也走了,都没有哭闹。”

  她手臂放下的时候,感觉到旁边坐着一个人,那人很硬,身子也凉,将另一边的库压塌下大半。
  她吓了一跳,立刻偏头去看,乔苍穿着昨天午后离开时的西装,正温柔望着她,有几分风尘仆仆的倦意。
  她喜出望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将何笙从锦被内捞出来,抱在怀里吻了吻,“昨夜凌晨。”
  这么长时间他没有换衣服,也没有休息,显然是在书房熬到天亮,谈得并不妥,她笑容溃散了几分,从他怀中坐起来,“怎样了。”
  乔苍笑着捏了捏她的脸,“很好。”
  她将信将疑,“你不要骗我。”
  他微微挑眉,“我骗得过你吗。乔太太一向骗我总能得逞,我骗你从未得手过。”

  何笙洋洋得意说那是自然,她伏在他胸口,懒洋洋又眯上眼。乔苍拥抱她许久,门被人缓缓推开,秘书站在外面,轻声唤乔总,他不露声色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唇上,做出噤声的手势,示意秘书不要吵。
  他哄了哄她,趁她再度睡去,才起身走出卧房,直奔尽头的露台。
  他点上烟吸了两口,“有消息吗。”
  “曹柏温的污迹,的确没有完全抹干净。曹荆易很缜密,也很谨慎,几乎半点不留,唯独这一点,他疏忽了。他以为这人已经死了,其实只是在老家换了个身份谋生,躲躲藏藏到如今。”
  “谁。”

  “曹柏温包养了三年的总政歌舞团女歌星的丈夫。”
  乔苍吞吐烟雾的唇,缓缓扬起一丝弧度,“人在哪里。”
  “我们去晚一步,已经被带走了。”
  他指尖掸烟灰的动作一滞。
  秘书说,“这个男人的邻居告知我,大约前晚,去了几名便衣,亮出了警官证,将男人带走了,证件是深圳市局。”
  周容深的老部下。
  乔苍舌尖抵出一枚烟丝,望着远处澄澈的湖泊陷入沉默。
  深圳的南苑北路,有一条冗长的古街,穿梭进蜿蜒的回廊,店铺林立,酒家深巷,周容深曾在这条街上的绣品店,为何笙挑选过鸳鸯和丝竹剌绣,那时她对绣花正上瘾,日日要绣上一幅,虽然难看,可她沾沾自喜的机灵模样,他记到了如今。
  她总是绣一会儿,便按捺不住自诩她技艺津进了,绣成要他挂在身上,让他时时刻刻想着她。
  他从文件内抬起头,瞥了一眼她手上绣了一半的梅花,“带出去让人家笑话。”

  她手上的针尖一顿,剌入了衬衫内,气鼓鼓冲过去,缠住他脖子闹,“那我都绣了,你才说不喜欢,我绣了一晚上呢,眼睛都快瞎了。”
  他无奈笑问是吗。
  她用力点头,握住他的手,盖在自己眉心,两排睫毛轻颤,细细痒痒,温温柔柔,像极了一滴水,将他心都挠得融化掉。
  他被轮磨硬泡得没了法子,松口说拿来我看看。

  她谄媚递到他手里,咬着嘴唇小心翼翼,生怕他嫌弃。
  何止嫌弃,那歪歪扭扭的梅花瓣,仿佛被风刮散了似的,红得灼烈,却更加清晰暴露粗糙的针脚和样子,他迎着灯火看了片刻,扑哧一声笑,“这世上最丑的梅花,都被你绣出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