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1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二人都是当得起风浪之辈,即便是深陷绝地也依然保持着淡定从容的心态。谈笑自若,并无绝望悲观情绪。
  陈淼又道:“离着天黑还早,要不随便聊几句吧。”
  李牧野道:“也好,您想聊什么?”
  “我倒是想聊点重要的事情,可就怕听不到一句实话。”陈淼道:“就聊一聊你小时候的事情吧,我很好奇你是怎么长成今天这个样子的,你一岁的时候李中华就离家走了,八岁母亲又走了,十三岁姐姐也走了,十九岁最重要的初恋情人也离开了你,一个人被抛弃了这么多次的滋味一定不好受,我看你还挺乐观的。”
  “您这可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李牧野道:“您看着我挺欢乐,其实我这心里头其实比黄莲还苦,就是不愿意表现出来而已,我十三岁那年用刀子捅了一个王八蛋,之后逃门在外遇到了李奇志,是江湖和世间冷暖改变了我。”
  “你知不知道你母亲为什么离开你们?”
  “那年我才八岁,怎么可能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现在倒是能理解她的想法了,当然,只是理解不是谅解。”李牧野道:“她虽然不称职,但毕竟照顾了我们姐弟八年,直到姐姐成年了她才离开,也算有心了。”
  “这难道不是作为母亲应该做的吗?”
  “我的人生经历告诉我,这世上没有谁一定要为谁的人生负责到底,她那时候还年轻,人生道路还很长,不愿意一直被我们姐弟拖累,李中华可以不辞而别,她为什么不可以?设身处地的想想,你们这一代人经历过太多背叛,儿子打倒老子,学生举报老师,徒弟把师父送进牛棚,残酷的环境可以扭曲人性,我没经历过她的生活,没权利对她要求太多。”
  “我觉得你说的不对,如果我儿子还活着,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抛下他。”陈淼道:“我也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但我从来没有批斗过任何人,更没有因为被家庭连累而怨天尤人,志趣高洁的人可以在任何时代里闪烁光芒,庸碌俗人总是能找到平庸苟且的借口,江雪茹就不配做一个母亲。”
  李牧野嘿嘿笑道:“您下乡的时候十几岁了,在那之前您品尝过挨饿的滋味吗?您忍受过一家十几口人轮流穿几套衣服出门的窘迫吗?培养高洁的志趣是需要合适的土壤的。”又道:“以前在俄罗斯的时候,您经常敲打我说我不够爱国……”
  “不是不爱,而是有条件的爱。”陈淼道:“你小子太喜欢讲条件了,没有好处的事情,再高尚动机也没办法让你动起来,我那时候其实一直在观察你,对于是否利用你来打击李中华,其实是有些犹豫的。”她微微顿了顿,又道:“也许你说的有些道理,江雪茹的确受教育有限,你其实也没上过几天学,不过在担当这一点上,你比她强多了。”
  “我幸亏遇上了两个重要的人。”李牧野道:“一个教会我爱人之心,另一个教会我防人之心。”
  “你那个叫张娜的初恋小女友,还有李奇志对吧。”陈淼道:“李奇志是个难得的人才,可惜草莽中埋没的太久了。”

  “锥藏于囊,露锋芒是迟早的事情。”李牧野道:“他是个刻苦的人。”
  “他这几年帮太平会做了许多上台面的事情。”陈淼道:“黄永昊是一个很纯粹的人,属于冲锋陷阵型人才,并不擅长统领一方,李奇志不但是智囊,还是知变化懂平衡的帅才,太平会也是遇到他以后才开始快速发展的。”
  李牧野道:“他还是个很有野心的人,典型的大白脸,想怎么画就怎么画,但你永远难见他本色。”
  陈淼笑了笑,道:“每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都需要这样的人,你呢?你跟他学了那么久,学到了什么?”
  李牧野道:“我不成,他是真正的枭雄,我只是个江湖混混儿,胸无大志,人生缺乏长久规划,而且太喜欢冒险。”
  陈淼道:“你是个挺好的孩子,如果你不是李中华和江雪茹的儿子,我也许不会给你制造那么多麻烦。”
  “您跟李中华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李牧野道:“为什么他一直在矢口否认那件事,您却一口咬定他是害死你丈夫和儿子的间谍?”
  “他就是苏联间谍!”陈淼咬牙切齿道:“而且我跟他之间的仇恨也没有你所知道的那么简单。”
  “反正没事,您就跟我说说呗。”李牧野道:“咱们把话说开了,彼此增加些了解和互信,今后说不定还有机会合作。”
  “你这么想听,我就跟你说说。”陈淼流露出回忆之色:“我丈夫出事那年的前一年,特钢厂当时正在搞一个航天工业攻关项目,那时候白云堂一直在跟克格勃秘密合作,李中华是白无垢推荐加入苏联间谍组织的,我们当时已快要把他锁定了,可却在紧要关头,负责核实他身份的办案人员遭遇了一个极大的不幸事件。”
  她说到这里黯然一叹,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样子。
  李牧野道:“时过境迁,再大的不幸也已经是过去了,您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那个负责人被人镪奸了。”陈淼轻轻冷笑,道:“作案者身手高强,已然具备大宗师水准。”

  “怎么判断出来的?”李牧野隐约猜到了一些事。
  陈淼道:“因为那个负责人的丈夫本身就是个低调的习武天才,他的双胞胎弟弟号称江湖近三十年第一天才,却没几个人知道他的天赋悟性丝毫不比弟弟逊色,但在那天晚上,他却被作案者打成了重伤,以至于后来才会被一辆卡车给撞死!”
  李牧野已经知道负责人是谁了,也知道她怀疑的作案者是谁,但还是问了一句:“您怀疑作案者是李中华?”
  “不是怀疑,而是肯定!”陈淼咬牙道:“虽然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找到证据锁定他,但我知道那件事就是这畜生做的。”
  难怪她这么恨李中华,这样的仇恨才真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我还能说什么呢?除了对您的不幸深表同情外。”李牧野叹了口气,暗骂李中华比小野哥还他吗荒唐无耻。
  陈淼道:“还有更不幸的呢。”她顿了一下,才又道:“那个负责人的丈夫的脊柱被打伤,损了子孙经络,失去了某方面的能力,可那个负责人却在不久后发现自己怀了身孕!”
  唉我去!李牧野听到这里更加惊讶,同时还有几分羞愧。李中华这件事做的太损了。

  陈淼道:“那负责人本来坚决不想要这个孩子的,但是她丈夫是个宽厚仁善的人,坚决认为孩子是无辜的,在他的坚持下那个孩子被留了下来。”她说到这里的时候眼中流露出温暖之色,继续说道:“女人虽然没办法接受这孩子的来历,却也没办法抗拒身为母亲孕育生命带来的感动,所以尽管抗拒,孩子出生后女人还是拿出了全部的爱来对待他。”
  日期:2018-05-05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