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20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记者提出,“想就港口副主任祝天尧突发意外事件做一个专访”,市委宣传部长那边的电话瞬间“信号不好”。
  记者听见宣传部长对着电话“喂喂喂”了一会后,不无“懊丧”挂断电话,一边挂电话一边还在嘴里嘟囔着,“这信号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听不见了。”
  记者于是再打其他能联系上宣传部长的电话,要么就是有人回答“领导正在开会”,或是回答说“领导出差了”,最离谱的是有位新来乍到的领导秘书回答记者,“领导儿媳妇生孩子了”......
  “斗殴事件”还没处理妥当,“祝天尧事件”又新鲜出炉,那一段时间里,港口管委会成为定城市官场万众瞩目的焦点,而定城市的政治环境俨然成为省委省政府领导“关心”的特殊区域。
  由于发生了人命关天的大事,省市各级媒体人马纷纷进驻定城打探所谓的“内部消息”,而市纪委书记担心自己因为此事被问责,索性亲自去了一趟省纪委将此事根由详细向省纪委领导做了情况汇报。
  市纪委书记在力证清白的同时提出希望省纪委,省级媒体等各部门均可以对此事敞开调查,作为市纪委的一把手,他本人必定全力配合。
  一言既出,新闻媒体人更加正大光明蜂拥而至定城,这一来,搅的连市委书记朱家友也不堪其扰。

  迫于各方压力,朱家友特意针对此事,在定城市委办公大楼的会议室召开了一次紧急市委常委扩大会议,除了常委还有就是相关部门的领导也参加了会议,与会当天,朱家友的脸色从头至尾难看至极。
  当天会议一开始,朱家友指示列席参加会议的公丨安丨局长胡文武将祝天尧坠楼事件情况在内部做一个简单说明。
  胡文武按照领导的要求简单讲述了公丨安丨局调查的基本情况,证明祝天尧的确是在纪委跳楼身亡,但是根据目前掌握的证据来看,究竟他是自杀还是他杀还在勘验中,总之最终侦查结果会尽快揭晓。
  胡文武的工作汇报虎头蛇尾事实不清,说来说去其实跟众人之前听说的传闻并无不同,这让参加会议的市纪委书记头一个跳出来表达愤愤不平。胡文武刚说完,纪委书记当即在常委会上提出不同意见,说:
  “胡局长,无论祝天尧是自杀还是他杀,根据市纪委负责查处此案的工作人员已经掌握的相关证据表明,此人在生前的确存在很大违纪违规问题,我建议,首先要对祝天尧进行彻底的财产状况清查。
  另外,调查跟他生前来往关系较为紧密的人,从祝天尧的社会关系打开缺口,为早日破案找出线索,还有纪委安排审讯祝天尧的地方监控为什么突然被损坏?到底是人为还是自然,这些疑点都必须尽快调查清楚。”

  市纪委书记“一身正气义正言辞”,坐在会议室椭圆形会议桌顶头位置的朱家友脸色却越来越难看,傻子看得出来,他从心底里厌恶市纪委书记处处摆出一副刚正不阿的形象在常委会上夸夸其谈。
  市纪委书记话音刚落,朱家友摆出一副高级领导惯有波澜不惊的神情道:
  “既然对于祝天尧的案子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还没调查清楚,那么公丨安丨机关有责任继续调查,尽快给公众一个信服的说法。
  对于纪委同志反应祝天尧同志涉及**问题,我再重申一次,对于涉及贪污**的干部我们调查处理绝不手软,一定要按照中央部署,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保持干部队伍的纯洁。”
  听到朱家友口中说出“纯洁”这两个字,坐在一旁的秦书凯突然有种好笑的感觉。
  尽管他眼下并无证据确定朱家友和贾思杰和祝天尧案件有牵连,但是内心却有个声音在说,“这两人绝不像是嘴巴上说的那么清廉!”
  市纪委书记闻言似乎想要提出反驳意见,却被坐在一旁的市委副书记赵德才使了个眼色,这才按捺住脾气没再说话。
  领导不怕下属贪污**,就怕下属清正廉洁;

  领导不怕下属声名狼藉,就怕下属德高望重。
  因为在领导看来,下属贪财不可怕,下属好色不可怕,要是下属不屑贪财不好色而是惦记上了老板的宝座,那就可怕了!这样的人才是自己要放的对象,所以,王翦、萧何这样的聪明人,知道该如何做就让领导放心。
  清朝的和珅可是个大贪巨贪,以乾隆皇帝的“英明天纵”,要说他毫不知情,鬼都不会相信。
  但事实就是这样,任是别人再检举揭发,乾隆老儿就是装不知道,既不立案也不查处,一如既往的信任和珅同志,让他权倾朝野,死心塌地为自己效犬马之劳,死心塌地的做自己不方便出面做的事情,如看上那件宝物,那就是和珅出面,看好那个姑娘,和珅出面摆平。
  直到乾隆死后,“和珅跌倒,嘉庆吃饱”,和珅这个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贪官才被查处。不过众所周知,嘉庆收拾和珅根本不是因为他贪,而是因为权力斗争的需要。

  说过历史,再说现实。
  我们老家那圪垯有个精明强干的县委书记,特别会用人,上上下下关系忒理顺,政声日隆,据传马上就要当副市长了。
  有一次,县里的财政局长出缺,竞争者趋之若鹜,可这位书记慧眼独具,最后硬是选了一位曾经因为经济问题被处理过的干部担此要任职文件一下,一片哗然。
  书记的亲信也大惑不解,私下问他:“书记,某某素有爱钱之名,为何还要用他当财政局长呢?”
  书记一脸正色:“谁说犯了错误的同志就不能重用?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改了就是好同志,我不相信他还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毕竟注射过疫苗了嘛!”
  没人的时候,书记的夫人也问他同一个问题,书记语重心长地回答:“有把柄的人才能为我所用,一个屁股干干净净的家伙能会俯首帖耳地听我摆布吗?”
  夫人顿时恍然大悟。
  官场领导驭人之术若是真要说起来,还得再开一本书,总之,无论是领导还是下属,心里惦记的都是自己个人的最大利益化。
  在某些领导心目中,下属对党是不是忠心无所谓,最自己忠心就行;下属是不是清正廉洁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在工作中对自己唯命是从就行。
  话说回来,贾思杰在常委会上讨论的时候的确是有心偏袒投资商,但是主子态度如此坚决,他也不得不捏着鼻子按照主子的旨意执行。
  领导是衣食父母,他敢不听“父母”的话?
  常委会开到最后,朱家友一言堂笃定口气指示道:“对于祝天尧身亡案件,市公丨安丨局必须尽快拿出结论,并公诸媒体以防出现各种媒体对事实的道听途说刊登出来误导百姓;
  ‘斗殴’事件必须尽快处理,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梳理清楚,让老百姓心安,让港口的大局稳定下来。”
  公丨安丨局局长胡文武和副市长贾思杰听了领导指示后,小鸡啄米点头,当场表示坚决按照朱书记的指示执行。
  紧急市委常委会结束后,副市长贾思杰头一回主动靠近秦书凯,跟他商量,“是不是现在立刻回到港口召开一次会议传达朱书记的会议精神。”

  日期:2018-11-16 0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