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5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笑里藏刀,“那副让人厌弃的样子。”
  她这句说得轻,宴厅音乐却高亢,被盖过了,刘太太没有听到,她屈膝鞠躬,“乔太太,您生下一双儿女后,风采依旧不输当年。”
  她指尖松开耳环,又改为触摸胸口的红宝石,“自然。我一向丽质,体会不到你们韶华逝去的悲哀。”
  刘太太充耳不闻,不远处一个独自饮酒的男人咳嗽了声,适逢乐曲停止,便传了过来,她忽然哀求,“乔太太能否帮我先生在乔总面前美言两句。”
  何笙扬眉,“哦?原来刘太太暗处盯着我,是有事相求。”

  “半年前的食品危机,我先生中了陷阱。放眼深圳,如今是盛文救谁谁活,弃谁谁死,都是乔总一手遮天。”
  刘太太的挚友见这边气氛不对,端着酒过来,正要递给何笙一杯缓和,被她抬手制止,吩咐侍者上一杯茶,庐山云雾最好。
  侍者片刻后将茶水端上来,何笙把玩茶杯的盖,漫不经心说,“女人不管丈夫家的事,这事不如你去求他。”
  保镖在她身后小声提醒了句,“夫人,她还弯着腰。”
  她这才恍然大悟,匆忙把茶盏交给保镖,笑着说,“刘太太这是做什么呀?您快别这样,我哪受得起。”
  刘太太额头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渍,维持这个吃力的姿势也累了,一边站直一边笑着说,“应该的,您如今夫贵妻荣,不论是昔年周太太,常六姨太,还是现在的乔太太,身份一向都胜过我们一筹。”
  显然刘太太不会说话,自以为好听,偏偏踩她不可见人的痛处,她不露声色,眼底凉意重重,“身份高也不是事事都能办到,您抬举我了,我先生确实宠我,可他生意上的往来,我从不过问。刘总想要借东风,得去找诸葛亮呀。”
  几位富太太看不惯何笙高高在上的傲慢,拉扯着刘太太要走,“算了,又不是盛文不管,你家老刘就一定破产,你犯得着低声下气,被她糟蹋面子吗?你也是五十多的人了,何苦被她捏着。”
  刘太太不肯走,她先生还在远处等结果,她挣脱再次哀求何笙,“对于乔先生而言,搭一把手不过小事一桩,我和他说不上话,才来求乔太太牵线!”
  何笙慢条斯理从保镖手里取走茶盏,喝了两口,她虽是一脸祥和,细看却冷若冰霜,“刘太太,我无意听说,六年前,是您把林宝宝诳去了会所,与那三个悍妇狼狈为奸。”
  她大吃一惊,脚下一轮,险些没有站稳栽倒,幸而身后有夫人扶住她,她面容呆滞,许久都没有回音。
  杯中茶水见了底,何笙冷笑一声,将杯子往地上一掷,装机之下顿时化为粉碎,周边许多宾客听到这一声脆响,纷纷皱眉张望过来,慈善筵席很有说道,打碎东西极不吉利,只是见瓷片散落在乔太太脚下,都装作没有看到,继续回身攀谈。
  乔苍隔着老远便看到这一幕,他停止饮酒,定格了片刻,示意秘书过去瞧瞧。
  高跟鞋踩过尖厉的陶瓷,刘太太只觉得眼前罩下一道黑影,强烈的压迫感使她本能退后,何笙一把扼住她手腕,指甲用力剌入她皮肉,刘太太的脸色煞白。
  “贱*,你还敢求我救你先生?我找了这么多年,才把凶手找到,不报血海深仇,我何笙这么多年白混了。传话给你男人,等着给公司收尸。”
  刘太太双腿一颤,几乎跌坐在地上,桌椅挡住了她,并没有多少人看到,她顾不上什么,惊慌爬到何笙脚下,拉住她旗袍的下摆,苦苦哀求,“乔太太,求您放一条生路,我先生如果知道这事因我而起,他会不要我的!”
  何笙厌弃甩开她的手,秘书在这时抵达这一头,看到刘太太狼狈的样子,平静越过,弯腰唤了声,“夫人。”
  “妇幼食品刘总的公司,是哪一家。丨”

  秘书沉思了几秒,“兰迪。”
  何笙干脆利落吐出两个字,“封掉。”
  秘书说明白。
  她扬长而去,音乐再度响起,身后的哭喊声被尽数吞噬,秘书避到角落拨打电话,解决兰迪的事务,乔苍等她走到跟前,伸手在她鼻梁上点了点,“谁又招你了。”

  何笙媚笑,额头抵在他胸膛,嗅着衬衫散出的清淡香水味,原来权势也不是无所不能,它无法保住将死之人的性命,而这世上每个人忘乎所以的追寻权势,甚至泯灭良知,不过是为了在无可挽回的命数里,出一口恶气罢了。
  慈善宴会在八点整开席,乔苍与何笙被礼仪小姐引到第一排主位,两旁依次延伸出去,倒都是熟人,不过皆是与周容深更熟,因此何笙无比尴尬,便谁也不理,懒洋洋窝在乔苍怀中吃樱桃。
  几件商人捐赠的拍品尘埃落定,压轴画作被送上台。那黑不溜秋,还不如七八岁孩子水平的国画刚一放落,底下便哄堂大笑,听到这地动山摇的笑声,何笙好奇欠身去看台上,一看顿时愣了。
  是她那晚废掉几十张纸才画出的乔苍喂鱼。
  她当真沾沾自喜,觉得好极了,可摆出来,灯光打上仔细再看,却不堪入目。
  司仪显然也没想到这么丑,他沉默两秒,才笑着说,“这幅画作,是盛文乔老板捐出。”

  嘲笑得前仰后合的众人更加吃惊,鸦雀无声片刻,又纷纷转了腔调,鼓掌的同时夸赞这副抽象画当真是有品味的贵胄才能欣赏,他们都是无知之徒,猜不透其中的玄机奥妙。
  乔苍含笑不语,怀里的小东西气得面红耳赤,“你怎么还让我上外面来丢人现眼了!”
  他故作讶异,“哦?乔太太还知道自己每日都在丢脸吗。”
  何笙怒了,张开嘴咬住他耳朵,恨不得扯下来谢恨,她含糊不清骂,“你这土匪…”
  “乔总能否讲讲这幅画的来历吗?”
  她身子猛地一僵,嘴唇还含在乔苍的耳垂,灯光忽而落在他们这一处,屏幕上顿时投映出,又是一阵大笑,她低下头无处可藏,便胡乱抓起他一条手臂,用袖子遮脸。
  乔苍爱怜将她按在胸口,看向秘书,秘书接过话筒说,“这是出自我们夫人之手,画的乔总。”
  何笙昔年在广东,名号叫得何其响亮,头牌交际花,毒蝎美女蛇,上流权贵的明珠,竟然画出这样一幅惨不忍睹,司仪愣了一会儿,在底下的满堂喝彩中回过神,“乔总与夫人伉俪情深,闺房之乐也拿出捐赠,一定是今晚的标王了。”
  说罢上下打量,“难道乔太太画的是没有穿衣服的乔总吗?”
  笑声更烈,似乎怎么都停不下,一阵阵往何笙的耳朵里钻,她臊得咬唇,狠狠掐他手腕,“都怪你。”

  他淡淡嗯,“怪我。”
  不出所料,这件画作果然是当晚拍卖最高价,只不过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乔苍手里,依然是他自己拍下。
  何笙躺在他怀中撒泼,恨不得把他大卸八块,“你就是故意让我出丑!”
  她蹬腿不依不饶,乔苍忍不住轻笑,“不这样大张旗鼓,别人怎知我和乔太太有多恩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