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1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幼稚!”陈淼冷笑道:“李中华之前要杀我,那是故意在演戏,他是在试探你,同时给你一个买好的机会,否则,你以为你真能阻止他对我暗下毒手?”
  “好吧,就算你说的有点道理。”李牧野道:“你的意思,这云中子把咱们俩弄死在这里就是为了嫁祸李中华?”
  陈淼道:“不只是这点意思,我若死在这里,白云堂在外事局的钉子就有机会更进一步,李中华这辈子也就不要指望能把势力发展回到国内了,而你却是白无瑕心里的人,这云中子想要在白云堂混的好成为白无瑕的心腹,自然不希望你一直存在于这世上,小崽子,这是一箭三雕,懂了吗?”
  天色将夜,陈淼在睡觉,水道口的云中子还在摆弄木头,似乎已经接近尾声。他的公输奇术得自白云堂,所谓公输奇术就是鲁班奇术,江湖传说中又被叫做缺一门之术。意思是学了这门本事,这人生就不能全和了。小野哥之前见识过的公输傀儡就源于此。云中子鼓捣了这么久,看意思不是要冲进来,而是在水道口布置了什么厉害阵势。
  李牧野用削首飞链的乌蝚天蚕丝卷住了鹿筋捆仙索,这东西遇活则杀,凡是有活性的物质都能轻松渗透,却对金属木器类的死物无可奈何,这鹿筋也是活性物质,轻轻几下便被拉断了,将两个断头攥在手心里,翻身坐起,还是被捆的样子。陈淼果然不出所料的睁开了眼睛,道:“李牧野,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陈二姐,人有三急,你总不能让我自产自销吧。”李牧野道:“要不然,你老人家还是过来给我来个干脆的算了。”
  陈淼皱眉起身,走过来,犹豫了一下。虽然年龄相差悬殊,陈淼的儿子若活着都跟李牧野是同龄人,但毕竟男女有别,加上陈淼寡居多年,李牧野毕竟是这么大的小伙子,看过去多有不便。
  “我把你双腿松开,你自行去河里解决没问题吧?”陈淼为小野哥的双腿松了绑,道:“我警告你最好别耍花样,你的这把宝刀在我手里,你行动不便,我要杀你易如反掌,我不想这么做,但你可别逼我杀你。”
  李牧野道:“全身被捆的时间太长,腿脚都麻木了,您要是能帮忙最好搭把手扶我起来一下。”
  陈淼警觉的亮出了青云镰月,走过来将他扶起。她的手柔软但并不弱,显然是经常锻炼的。李牧野顺着她的力道站起身来,蹦蹦跳跳来到河边。

  水面上飘着升腾的热气,因为地热的缘故,这里的地下河四季不结冰,水色清澈,李牧野忽然纵身一跃跳进水中。
  陈淼大吃一惊,赶忙追到水边张望,李牧野忽然光着膀子从水里钻出,将身上的衣服调皮的丢到岸上。
  “小兔崽子,你敢耍我?”陈淼大怒,拾起一块石头丢向李牧野。
  李牧野从水中钻出,对着石头屈指一弹,竟将这颗石头弹的粉碎。哈哈大笑道:“陈二姐,你还是省省吧,今后还是别在我身上浪费功夫啦。”说着,整个人从水中一跃而起,腾空一个鱼跃扎入水中。金色的阳光照在他身上,矫健如龙的风采看在陈淼的眼中,她忽然沉默下来,久久凝视着水面。
  “想起你的少年时光了?”李牧野从水中再次探出头,看着她在那里沉思不语的样子,随口问道:“你们下乡那会儿有这样的地方玩儿吗?”
  “你玩你的吧。”陈淼将青云镰月插进水边的一块石头里,道:“刀子还给你,一会儿把鹿筋捆仙索还给我。”
  “怎么了?”李牧野道:“陈二姐,你不准备继续跟我死磕啦?”
  陈淼没说话,转身离开水边,背对着李牧野说道:“你把裤子也脱了好好洗洗,我去那边崖壁下看看有没有其他出路。”
  这娘们儿真他吗古怪。李牧野估计她是想起什么伤心往事了,游到岸边将青云镰月拔起,一转身又回到河里,顺着水道游下去,一直来到山崖下唯一的水路出口附近。
  水十分清澈,在水中睁眼视物很容易。李牧野顺着湍急的水流一路游过来没发现任何异常,前面出现一条狭窄的隘口,水势到此忽然缓和下来,隘口狭窄,从这边看过去却十分宽绰,依稀是一片广大的水潭。隘口狭长,水面上此刻已经被云中子布置的无数根尖锐巨木占据。
  按理说,水从上游下来,到了狭窄处,属于大口走小道,压力作用下水势本该更狂更急才对,但眼前的水势却完全颠覆了这个常识。李牧野心中暗自奇怪,小心翼翼往前面木排阵靠拢,刚进入隘口水道,就见一根巨木迎面逆流而来!

  隘口水道里的水流似乎被破坏了某种平衡状态,身边的水流忽然加速流淌,浮在水面上的木排阵相互挤压作用下,将那根巨木硬生生推出来,好像一根离弦的箭往小野哥当胸射来!
  李牧野赶忙下意识的潜入水下,那根巨木贴着脊背穿了过去,小野哥惊魂未定,对面水下便也有一根巨木被同样的样式挤压出来,感觉到水流变化发现的时候已经到了眼前。李牧野只来得及用手去抱住这根巨木,整个人便被撞的逆水倒行出十几米远,只觉得气血翻涌,五脏震荡,好一会儿才稳住神。
  再看那木排阵,那两根巨木竟随着水流又回到了原位,隘口水道里的水势也渐渐缓和下来,又恢复到之前的平衡状态。
  真是巧夺天工的布置啊!
  李牧野悬停在水中看着,由衷赞叹,不禁慨然想到,这就是中华民族的老祖宗们的智慧。这木排形成的阵势巧妙利用了隘口水道的地形,云中子在水下布置石阵让那里形成了一个涡流,与水道正面的激流形成了相互对冲的平衡,只要有人或物进入水道,这平衡就会被打破,所对应的木排位置处便会有巨木刺被挤出来撞击水道中的阻碍物。
  估计那些木排后面都有绳索牵扯,所以才能停留在那里不动,射出后还能自动顺着水流回位。这玩意堵住了峡谷唯一的水道出口,云中子的意图已很明显,就是要把小野哥和陈淼困死在这鬼地方。
  李牧野上下左右观察,水道狭长,完全没有可能飞跃过去。琢磨了一会儿,发现无计可施,这才调头回到峡谷中。
  陈淼点起了一团火,正坐在火边烤火,小野哥的衣服架在火边烤着。见李牧野来了,道:“你的狗皮,穿回去吧。”
  李牧野没计较她的话有多难听,将衣服穿回身上,道:“我就不跟你说谢谢了,反正你也用不着。”
  陈淼白了小野哥一眼,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李牧野故意抬杠道:“狗嘴里若是能吐出象牙来,这天底下的狗只会比大象还稀少。”

  陈淼道:“我绑了你一天一夜,你好像不想报复?”
  日期:2018-05-05 07: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