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5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在凌乱的窗纱下转身,向他走过去,鼓足毕生勇气,握住他的手,按在自己脸上,她在颤抖,一寸寸冰凉的肌肤,在他的掌心下逐渐升温,炙热,“我放不下你,我真的放不下,也没有办法逼迫自己不来见你。我真的做不到,你当我轻浮,当我痴傻,当我怎样都好,我快要疯了。我连做梦都是那场雨中的场景,我从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男人。”
  周容深紧拧的眉宇,溢出一道深沟,他脸色荫沉如墨,迅速将手从她掌心抽离,他再没有抚摸过任何女人,他这只手残留的是何笙的气息,何笙的余温,何笙眉心与唇上的朱砂,他留着,护着,只想等到她下一次过来,他这样舍不得碰,舍不得抹去,怎能沾染其他痕迹。
  他从未有过的慌乱,无措,他冲向衣架,从警服口袋翻出方帕,何笙绣给他的唯一的方帕,他擦拭着那只手,曲笙受到剌激,她温婉的眉目浮上一层悲痛和崩溃,她对着他背影大喊,“她再也不会回来了!求你放过自己吧。孤独的葬送掉自己一生也换不回你要的,这世上什么错过都还有机会,唯独感情,错过就结束了。”
  炸裂,胸腔有什么在炸裂。

  如火山喷发,焦灼而撕裂。
  “不需要你来指点我。”他额上青筋迭起,毫不留情,“出去。”
  曲笙飞奔过去,环抱住他的腰,将脸颊贴在他脊背,死死的,用力的,不顾一切的,抛掉尊严的。
  眼泪从面颊上来不及流过便干涸,留下一道黄白色的痕迹,“你何苦困住自己这样痛。你从没有相信过你还有力气爱别人,就否决了自己的余生,你躲在牢里不肯出来,不听,不看,不问。”
  何笙如同长在他心里的一根剌,他自己如何碰,他受得住那份疼,而外人触及分毫,都会揪断他的肉,扯得鲜血淋漓,他愤怒拂开她的手,将她往更远处一推,不顾她踉跄和跌倒,“我至死,也不会迈出这间牢。我的妻子只有何笙,我以后要一座孤独的坟墓,在荫世念着她,也不要除她之外任何女人陪我。”
  “可她根本不会来陪你!为什么她可以过得那样好,而你偏偏把自己放在绝境里。”
  周容深怒气磅礴,穿透衣衫散发,他一拳打在冰冷坚硬的墙上,整个办公室都仿佛经历了地震猛烈摇晃,房梁的吊灯颤动,穿堂而过的风声呼啸。
  他红着眼睛咆哮,“我让你出去!”
  一墙之隔的秘书听到里面的争吵和叫喊,他匆忙推门而入,他以为会是一副特殊的极端的场面,纠缠撕扯,然而视线中,他们相距很远,周容深的身躯发狂颤栗,削瘦的曲笙顺着墙壁无力滑落在地,捂住脸陷入近乎绝望的沉默。
  秘书看到这样一幕,意料之中又束手无策,他知道谁也劝不动周容深,这世上,能让他释怀重生的只有他自己,可他甘愿堕落,甘愿自苦,甘愿就这么狼狈的活下去。
  他进退不得,立在门口问,“周部长,需要我做什么吗。”

  周容深不语。
  他累极了。
  他将流血的手从凹陷的墙洞内拔出,有些落寞,“曲笙,你不明白。”
  他沙哑着嗓音开口,“我不想从梦里醒来,我失去了一切,醒来我没有办法活,我愿意一直睡下去。我的梦很美,我知道在梦里我有多快乐,我不需要谁帮我清醒。”
  他侧过头,看向她倚靠的那面墙壁,“不要在我身上耽误你自己,不会有结果。”
  曲笙的脸孔深埋在膝间,她一动不动,她并没有哭,只是麻木睁着眼睛,从昏暗中凝视地上的投影。

  “她究竟哪里好,你这么多年,死活也忘不掉。”
  周容深高大挺拔的身影猛然一震,脊背一刹间僵硬住,他没有开口,直到秘书将浑浑噩噩失魂落魄的曲笙拖走,直到偌大的办公室,沉寂得没了声息。
  他垂下头,那坚硬的执拗,那被他无视顽抗的残忍现实,终于在鸦雀无声的此刻,熔成一团烈焰,狠狠焚烧他的心脏。
  他不是不想要女人。
  他仅仅是想要何笙。

  他没有习惯这样冷清的生活,他也喜欢有一个她吵闹,欢笑,撒娇,像一颗藤蒂,对一棵树的依赖。
  他不需要提醒,也清楚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煎熬漫长的几十天,乞求到她给他一时片刻的温情,他捧着这点温情,日复一日的等下去。
  明天乔何依然小部分出场,苍哥会把老婆宠疯了!更是周番外最津彩感人难忘的一篇!与何深情到炸的戏!也为他结局小小的埋伏笔,我允许你们爱两个男主!
  两年一度的慈善晚宴在维多利亚酒店举办,作为深圳的商业龙头,乔苍拿到了第一张请柬,自然是必须出席,以往何笙碍着诸多缘故,几乎不在场合上露面,一晃也许多年,那些恩恩怨怨是是非非溶解得所剩无几,她实在憋得无聊,便跟着一同去了。
  抵达酒店刚好是那个时辰,金碧辉煌的宴厅内人声鼎沸,衣香攒动,听说乔总与夫人到来,男宾女眷纷纷迎到门口,乌泱泱拥挤的人海,何笙很久不见这副阵仗,一时不适应,挽着乔苍臂弯的手紧了紧。
  他察觉到,侧过头问她怎么了。

  她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自己慌乱,梗着脖子说害羞不行啊。
  他微微扬眉,“乔太太也会害羞。”
  她狠狠捶打他胸口,他笑着一把握住,放在唇边吻了吻,一腔的下流气,贴着她脸颊说,“乔太太在库上最欢愉那一刻,脸红着抽搐时,最像害羞。”
  他顿了顿,声音压得更低,“我偏爱你害羞,所以每晚都让乔太太享受欢愉,下面累了需要休息,我还有嘴。”

  “你这流氓…”
  她鼓着粉嘟嘟的腮,转身要走,他气定神闲,如同抓一只小鸡似的,把何笙牢牢抱在怀中,闷笑着亲吻她发顶,与此同时大批宾客从四面八方靠拢过来,举杯赞不绝口,“哎呀,乔总和夫人在家中腻不够,到了外面来,还给我们上眼药,家中的糟糠之妻是要撒泼了。”
  向乔苍打趣的男人,身旁站着自己太太,嗔笑看了他一眼,“你和乔总怎么能比,乔总是商业奇才,你不过是商业蠢材,瞧你那没头发的脑袋,谁要你陪着腻歪?”
  众人哈哈大笑,男人搂住太太肩膀,对乔苍说,“乔总,我内人娘家的几个晚辈,曾在多年前与您一面之缘,从此念念不忘,到现在还没有婚配,若是有及您十分之一的好男儿,可不要忘记介绍给我,解决那拨娘子军的单相思。”
  乔苍含笑不语,从经过的侍者托盘内端起一杯红酒,和男人碰了碰,“你就会玩笑。”
  他们聊得都是一些商业,时不时开黄腔,污秽又风流,闹得啼笑皆非,太太们都不自在,结伴四下散去,何笙也带了一名保镖,跟在最后面朝灯光昏暗些的角落走。
  紧挨着窗台的一处,她遇到熟人,那人也正盯着她,似乎有话说,她故作不经意靠过去,果然对方迎了上来,其余零星而立的富太太顺着瞧见何笙,笑着招呼她,她触了触耳环,“刘太太,多年不见,您还是老样子。”

  日期:2018-01-02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