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5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手不动声色往下探了探,春水弥漫,幽香四溅,他埋在她胸口的唇张开更大,几乎含住她硕大饱满的一整个,那样的吞吐和咀嚼,前所未有剌激着她,她仰起头死命的抓他后背,剧烈抖了抖,远处的一盏灯火,险些在嘤咛中熄灭。
  “不要什么。”他手指穿梭在她温热的体内,肆意蹂躏闯荡,“不要我这样,还是不要我。”
  她糊里糊涂的,被他戏弄得一片空白,她喃喃说不要你。
  乔苍惩罚似的咬住她汝房上一点嫣红,她疼得一激灵,清醒了几分。
  他无比蛮横,将何笙从腿上翻过去,按在沙发和他之间,扶着她皮肤高高翘起,浑圆的弧度被昏暗的光照得迷离诱惑,泛着销魂的光泽,隐秘的沟壑中,是一滴滴淌落的水珠,和缠绵悱恻的丝线,乔苍下腹一紧,用力揉着,拍打得发颤,在她抽搐那一霎间,整根挺了进去。
  他一条手臂掐住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摸到胸前,两个都握住,滚烫的唇亲吻她耳朵一遍遍引诱,一下下挑逗,“叫出来。”
  她被他撞得魂飞魄散,理智全无,他没有给她适应,上来便深入到底,那销蚀人心的快感从头皮开始绽开,密密麻麻侵袭她身体每一处,点起不可浇灭的欲火,她咬牙无声的几秒钟,乔苍发狠顶了一下,这一下的深度险些剌入她心脏。
  何笙眉目狰狞尖叫出来,她大喊他名字,说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胡言乱语,他扳过她脑袋,在她微张的唇和粉嫩的脖颈来回舔舐,“像上次那么叫我。”

  她穿着赤红色的蕾丝肚兜,千娇百媚勾引他,蚕食他,掏空他那一晚,是乔苍最刻骨铭心的一场**。
  他差点死了。
  就死在她身上,活活泻死。
  尤其她劈开腿,骑在他胯间,疯了一样摇摆着,颤抖着,颠簸着,她那雪白的双峰就在他眼前晃个不停,晃得天花乱坠,晃得意乱情迷,偶尔太过剧烈交缠到一起,发出啪啪的脆响,那样香甜,那样高挺,他根本吻不够。
  沙发在他汹涌的撞击下朝门口移动了一寸,何笙哭着喊哥哥。
  他舌头探进她耳蜗,扫荡舔舐所有角落,“哥哥怎样。”
  他低沉沙哑的喘息,像是催化剂,她仅剩的娇羞与矜持,被撕裂得彻底,她露出放荡的模样,Y`in 靡的本色,一时唤哥哥,一时又唤爸爸,一时又说着让乔苍热血沸腾的情话。
  保姆端着汤羹抵达书房门口,正听到乔苍问何笙爽不爽,那激烈的声响,愈发不掩饰的呻吟,吓得她手一抖,差点把碗摔了,急忙拦住抱着球的乔桢,“小少爷,和我去阳台上玩,你姐姐买了许多灯,夜晚最好看了。”
  何笙听到乔桢渐渐走远,末了喊了声妈妈,恰好乔苍玩到尽兴处,抽出来,再沉入,再抽出,反反复复的,她腿间湿漉漉的东西滑落,整个臀部一颤,瘫轮下来。
  乔苍的闷吼和急喘归于平静,他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钟,他是愈发贪恋她,痴迷她,十几年过去,她还是有本事让他吃不够,腻不了,像中毒着魔那般,在她身上一次次缴械,一次次中招,一次次投降。
  第三封匿名信如期而至,在凌晨送到市局,里面的筹码比之前更重,王队长委托周容深的秘书捎话,恐怕曹家这一回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周容深坐在蒂尔办公室内,一夜未睡。
  烟灰缸内的烟蒂铺了一层又一层,秘书一言不发,沉默立在角落小心侍奉。
  曹荆易何时修炼得这么狠了。
  周容深记得,他就是个浪荡的公子哥,在珠海玩遍了窑子里的所有女人,他挑着眉,一身邪气,似笑非笑问,“你猜我睡了吗?”
  周容深当时哭笑不得,反问他你睡了吗。
  他浅浅勾唇,“摸了。”
  然后曹荆易便喝多了,搂着姑娘满嘴下流话。
  官场,商场,一向碍着曹家的势力,对这位公子毕恭毕敬,礼让三分,从未有谁真正畏惧过他,防备过他,唯一那点担忧,不过是自家女儿被他看上,不送怕得罪,送了就是糟蹋。
  终有一日,他忽然摘下那副放荡的面Ju,果断出手,打得所有人措手不及。
  连乔苍都险些栽了跟头。
  周容深与曹荆易结识了半辈子,竟看不穿他分毫。
  他失神之际,一名保安风风火火追赶一个女子从门外闯了进来,这惊天动地的一幕,秘书不由一愣,等到看清是谁,下意识将目光投在了周容深的脸上。
  曲笙和他的事,蒂尔上下传得沸沸扬扬,这姑娘执着,不逊色何笙,不知是不是笙字遭了谁的咒,一个让他欲罢不能,念念不忘,一个让他避之不及,头昏脑胀。
  真是冤家。
  保安满头大汗,显然招架不住,更不敢伸手碰,拿不准老板对她的意思,她停下,微微细喘着,那样单薄纤瘦,却哪来一股热烈的倔强与孤勇。
  周容深皱眉,和她对视了一时片刻,沉默挥手。
  保安躬身撤离。
  他面容又沧桑了一分,像是没有睡好,眼下微青,疲倦而沉闷。
  曲笙握紧拳头,一言不发走到窗前,干脆利落将合拢的纱帘全部拉开,秘书一惊,周容深这几年来的习惯,五点一过,在所有窗口都亮了灯,大街小巷的行人开始回家时,必须拉上窗帘,他不喜欢置身在那样的繁忙中,却不知道该去哪里。
  这世上许多寂寞的人,并不是热爱寂寞,而是不得不陷在寂寞中。
  秘书屏息静气,抬头望了一眼,桌后端坐的男人倒是没有恼怒,气氛安静中透着丝丝诡异和压迫。
  他弯腰略微躬下身子,退出了这扇门。

  整扇明亮的玻璃,完全暴露在灯光中,窗外万家灯火,如一个戴着面Ju的魔鬼,倾尽它的一切,演绎着美好,演绎着迷惑。
  她清清淡淡,温温柔柔的嗓音传来,“几天前我见过何小姐一面。在楼下。”
  周容深无声看着她,没有动。
  “乔先生在车里等她,她像一只蝴蝶,飞向了他的怀抱,而那个时候的你,在这间冷清的屋子,一个人缅怀着。一切都在朝前走,只有你丢下了。”
  他胸口忽然开始起伏,脸色也一寸寸冰冷下去。
  她将玻璃也推开,疯狂灌入的风,吹得曲笙长发和裙衫交缠飞扬着,她听到他离开椅子,奔着这里而来,想要关上窗,拉上帘,继续过他自欺欺人的可悲生活。
  她一刻不停说,“这座城市,这个浮躁的时代。它繁华热烈的表象之下,是欲望,是贪婪,是戏弄,是凉薄。不是长情的人就能得到怜悯和善待。”

  窗纱在风中浮荡,染了灯红酒绿的波光,五彩斑斓,幻影迷离。
  他终是止住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