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6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他的模样,我忍不住想起当初的龙虎山玄坛殿殿主陈扬庭,面对阳神天师收徒的诱惑,丝毫不为心动。反而一脸鄙夷不屑,觉得燕南天与龙虎山的千年道统根本不可比拟。
  虽然站在敌对立场,但也不得不感慨,龙虎山之人的凝聚力。
  此时胖子已经跑过去把虚弱不堪的林叔扶了起来,凑过来对我小声说道:“三娃,怎么处理这几牛鼻子?照我说干脆杀了算了,你给我点时间,我布一个封绝大阵,保证能隔绝掉一切痕迹,连他们在龙虎山的本命器物都察觉不到。”
  我没有立刻回答胖子,而是转过身去先查看了下林叔的伤势,发现并无大碍,然后开口问询林叔的意见:“林叔,你觉得怎么处理。”
  “杀不得。”林叔虽然虚弱。但声音还很沉稳,继续道,“这一杀,三娃你可就真的洗不清了。”
  “难不成就这么看着这些家伙无休无止的杀上门来?爹,这次要不是我和三娃回来得及时,你可就没命了啊。”胖子有些气不过,涨着脸和林叔顶撞起来。
  看不得他们俩争吵。我开口叫住胖子,然后转身朝着三个道士走去。
  “再说最后一次,我从没杀过你们龙虎山上任何一人,今天我也不会杀你们,但是这是最后一次,若再纠缠不放,下次我绝不会手软……天师印章留下,你们走吧。”
  听到我的话,三个道士神色顿时一喜,就连领头那老道,原本皱得死死的眉头,也舒展了几分,虽然听到我说要把天师印章留下,脸上略微有些不甘。但跟性命比起来,一个天师印章又算什么。

  等这三个道士相扶离去之后,我吐了口气,将三方有些残破的天师印章收好,然后和胖子一起将林叔扶到了屋内。
  看着林叔在床上躺下,神态恢复了几分之后,我详细问起了今天的事。
  林叔压着嗓子咳嗽几声。然后才开口告诉我说,“这几个道士应该是昨天来村里的,一开始的时候,他们直扑三娃你家里,应该是来追查你的。不过后来,他们不知如何,误打误撞却发现了村子底下的地宫,当时我正在地宫里修行,被他们发现后。我本想从地宫逃进火神庙,却被他们追上,纠缠到了一起,硬生生把我从地宫里逼了出来。若不是我之前在地宫里寻到了这口黑棺,估计今天就交待在这里了。”

  说着,林叔扬了扬他手里那口小小的黑色棺材。
  林叔修为不高,凭着这小小的棺材法器却能与龙虎山三个天师缠斗,证明此物颇为不俗。但此刻我却顾不得理会这棺材法器,脑子里只回想着方才林叔说的“从地宫逃进火神庙”一句。
  从我家乡到火神庙路途遥远,林叔说的,肯定不是从地面上一路跑到火神庙,而是村子下面的地宫,可以直接通到火神庙!
  心里大概估算了一下我家到火神庙的距离,粗略算来也有至少数百公里,若两者真的相通,那这个地宫该得有多大?
  心里震惊的同时,我却又有疑惑。这座地宫我曾经进去过,当初第一次给姽婳掀盖头的时候就是在这里面,《死人经》也是姽婳那个时候交给我的,当时只觉得那是一个很幽深的洞穴,并未感觉有多大,甚至我之前一直以为,这地宫乃是那个借老校长和他女儿尸骨,布下二十八罗刹阵的梁天心给开凿的洞穴。
  我仔细询问了一下林叔,根据他的描述,当初他以生命献祭,用九世香火换杀神一怒,一口血色巨棺从天而将,用来镇压那罗刹女鬼,他本以为自己经绝无生还得可能了,可没想到,足足过了数年之后,他却又在那口血色巨棺中醒了了过来。还在其内发现了一口黑色小棺材,正是他刚才抵挡龙虎山三位天师的那件法器。
  他重新醒来,从那地宫里出来之后,我和胖子都已离开了家,所以并不知晓这件事。当时林叔身体虚弱,就留在了家里修养,因为发现在那口血色巨棺修炼有助于凝练巫炁。所以之后他曾先后几次进入地宫探查修行,后来有一次,无意中林叔触碰到了什么禁制,竟让那口巨棺挪动了位置,发现在巨棺的后面竟有一个幽深的通道,只是原本被巨棺给挡住了。
  通道的另一端便是火神庙了,说来也奇怪,我们这里距离火神庙路途遥远,但是林叔说他在那个洞穴之中仅仅只走了小半天的时间便到了火神庙所在,依照他的脚力,估计最多也就不过五六十公里而已。

  后来林叔之所以代姽婳赠我手帕,也不过是因为自己已经去过一趟火神庙了而已。
  听到这么奇异的事情,我和胖子都来了兴趣,既然这事情关系到了火神庙,那对于我来说那就是必须得重视的大事,毕竟那里算是我和姽婳的一个家,算算时间再过几天就是青铜巨人对我说的和姽婳相见的半年之期了,到时我必须得去火神庙一趟。
  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那便是祭拜父母。
  这两年我一直在外飘荡,不管什么重要节日,我都不曾回乡。每次想起都觉得自己十分不孝。这次回得来的时间也算凑巧,恰逢中元,正是祭祀先祖的好时机。
  林叔以前是村子里仵作,也是做棺材的木匠,家里自然不缺纸钱香烛。我选了一些保存带在身上,然后便一个人来到父母的坟茔之前。
  看着眼前得这两座小土丘,我不由自主地便想起了当年之事。当时陆振阳带着他三爷爷来到我家门前时,一脸得意的陆振阳,和他三爷爷那冷漠的仿佛碾死一只蚂蚁般无所谓的神情,以及拎着锄头挡在我身前的父亲,还有我妈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不知不觉,我眼眶中已是一片湿润,过去的种种一一涌入脑海,每想到一处,我对于陆振阳的恨就多出一分。
  父母的坟茔很小,当时我从尸阴宗寻回父母尸骨后匆忙下葬,因为怕再被陆家寻来,我连碑都没敢立,以至于现在看到这座孤零零的土丘,心头又是一阵发酸。
  我走到坟前,用手一根根地将坟茔周围的杂草拔除,又动手移了几棵青松载种过来,然后才点上香烛纸钱,跪倒在了地上。
  “爸,妈,儿子不孝,这么久了才来看你们。”
  “前些日子,我又遇到陆振阳了,原本以他已经死在殷商王陵中了,没想到他不但活了过来,还得了蚩尤传承,我暂时很难对付他,这次他还让我跟他一起去河北,我知道这一趟凶多吉少,但是我不得不去,他把胖子得东西给抢走了,还是因为我的原因,胖子这几年多次为我涉险,还险些丢了性命,林叔对我也有恩,我都把他们当亲人看待,你们二老故去后。他们算我在这世上仅存的亲人了,我必须得去把那东西给拿回来还给胖子。”

  “你们放心,我自己肯定会小心的,大仇还没报,我可舍不得就这么死了。对了,这些年我还交了不少朋友,有个叫王永军的。是个深圳的大老板,人很不错;还有个更厉害,名字叫张坎文,是文天祥的传人;另外还有个叫王灿的,他得身份可更不得了,那可是十大洞天之首的当家人,不过你们肯定想不到他怎么称呼我,他叫我圣人,有意思吧,你们得儿子现在可是圣人了,孔孟老聃那样的圣人啊,出息吧,我可不是无故乱说的,我还有印章呢。”

  日期:2017-11-28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