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08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孽龙就是大鲶鱼,活过了五百年而生鳍足,通体如墨,血盆巨口,敢翻船吃人,尤其爱吃尸体。”李牧野道:“解放前还时有出来作怪的。”
  “为什么是解放前还时有出来作怪,难道解放后就没了?”
  “此事说来话长,以后再找机会慢慢跟你们说。”
  笔者按:从古至今,每当朝代更迭鼎立革新之初,必定要有些新气象新规矩,而我朝的规矩就是一切旧有思潮皆是糟粕,一切迷惑人心的糟粕思想和科学暂时不能完全解释清楚的都要消灭!官方在民间大力宣扬科学,但在上层中,还是有一部分人很讲究传统方术养生之学的。
  五十年代渔政部门组织了一些旧江湖术士,组建了一特殊单位专门捉黄河鲤鱼直供元首餐桌。这个黄河鲤鱼不是一般的货色,必须要金鳞赤尾,体态如梭,额头一点龙纹的三尺鲤。取两腮的龙泥肉熬制鱼汤羮,常年食之不但可以延年益寿,还可以保持气脉不乱,身轻体健,入水如龙。
  高月龙当年也是那特殊单位的成员,不过五十多年前他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江湖地位,方家手段都还远远逊色于其他几个老江湖。听他讲,当年他们那支工作组打着捉金鳞赤尾点龙纹的大鲤鱼的旗号,对黄河水族算是来了一场大清洗,五百年以上的孽龙几乎被他们屠戮殆尽。
  “老大快看,那些耗子不知道怎么了,一片片的死。”老崔指着那边场地中心,道:“你们看,这下面有个洞,死了的耗子全掉下去了。”
  李牧野放眼过去,只见前面科研基地边缘的空场上,两大方家已经摆开战场,孙德禄以数量取胜,鼠国征兵,招来了不知多少鼠国中的鼠辈,搞的那广场鼠辈横行,宛如鼠海。而他的对手此刻也已经现身,皮日修足下踩着一条粉色巨虫,黑头铁口,一双巨大如篮球的眸子却是聋子的耳朵摆设,看上去有点儿蠢萌。
  老崔道:“老大,你快看,那虫王前面的老猫是不是你当初交给皮日修的?”
  “没错,这是仙虫之首猰貐,天底下的哺乳动物只有极少数不怕它的。”李牧野点头道:“这回我可是养虎为患了,日部虫经里说,猰貐吃猫类而生骨丹,用这小东西的骨丹雕琢成锁链,可以锁住海中巨鲸,这些耗子算是遇到天敌了。”
  那头猰貐兽在前缓步而行,所经之处,群鼠辟易,那些来不及躲避而晕倒的老鼠则成片成片的随躲避的鼠群汇入到中间的一个地窟中。看上去跟死了一样。
  “看着像只老猫。”小芬胆战心惊道:“大叔,咱们有什么办法降住这小东西吗?”

  李牧野缓缓摇头,道:“日部虫经的方术以寻虫杀虫炼宝养生为主,不以控虫见长,这方面是比月部的逊色些,我这几下子一开始就是这皮日修为防我穿帮教会的,后面高月龙奉白无瑕的命令教了我一些真东西,但也未必是真传,如果没有这些大耗子或许还能耍些手段周旋一下。”
  又道:“猰貐之虫又可分为善养和恶养,善养者以异类为食,要经常对着它宣经典沐和风道义,此虫灵性非凡,久而久之,自然通晓道义伦常,与人为善;而恶养则刚好相反,要以同类为食,就是用猫,豹,猁,狮,虎做食物喂它,直到眼线生白毛,便生骨丹,再用骨丹打磨成锁链将它锁住,日日以暴力血杀教导,这恶虫才算是养成了。”
  小芬问道:“这东西的威力很大吗?”说着轻轻拍了拍身后的狙击步枪。
  李牧野凝重点头,道:“红爪蓝牙杀人无形,若不得其破解之法,便几乎无人可敌,这是风生虫,对气流变化极其敏感,开枪是没用的,根本打不到,我倒是知道破解之法,可惜眼前却不知道哪里能找到降伏它的东西。”
  黄永昊很可能已经带人从地下走了,若想追击便要先过了眼前这一关,而皮日修现在却是全副武装,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鼠神魔孙德禄的鼠国大军都没办法越雷池半步。
  老崔道:“老大你快看,那三只大耗子冲上去了!”

  孙德禄豢养的三头鼠神兵迎着那只生了白眼线的猰貐恶虫。这三个家伙刚冲上去的时候势头挺猛,可随着越来越靠近,速度也逐渐降下来,最后竟好似被催眠了似的,慢悠悠走过去。
  这时候,忽然一股中人欲呕的奇特臭气弥漫开来。却是孙德禄坐下的白色巨鼠忽然调转身躯,从幽门处喷出一大团白色膏状物质砸向猰貐恶虫。
  这气味一出,广场上的鼠海顿时如开锅之水,刹那间沸腾起来。三头鼠神兵也好像打了激素一般,眼睛通红,龇牙咧嘴,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撕咬那只猰貐。
  那一大团白色的膏状物砸向猰貐虫,却被皮日修坐下的粉色地虫一张口吐出条长舌给接住收入口中。
  皮日修嘿嘿冷笑,扬声道:“老朋友,这么多年没见,想不到你居然跑到澳洲搞来这么一只奇物,这是一头塔斯马尼亚袋熊吧,被你这鼠丞相喂养成这个样子却不知要耗费多少巴豆,这么大的身躯,肚子里的膏油怕不是得有一吨,刚好给我这头新虫王补一补,来,来,来,继续喷,有多少咱老皮都要了。”
  塔斯马尼亚袋熊是一种类熊的啮齿鼠科动物,是一种不在虫经之内的虫,一般体型的能长到三四十公斤。若用巴豆熬蛇羹喂养则可以养到数吨重。这东西小的时候只有脖子下边生一团白毛,落入养虫人手中喂养,体型突破极限后,这白毛面积便不断扩大,黑色的毛则渐渐退却,直到通体白毛后便不再生长了。
  孙德禄虽然不是虫地师,却是个鼠国丞相,鼠国是个江湖流派的名称,这个门户的人都会配鼠药,吃了以后便能通解鼠国言语,指挥降伏鼠辈为己所用。门中人以老鼠为生,有的擅长摆弄控制老鼠,有的则借捕鼠立足。高级者如孙德禄,甚至可以训练耗子们沐冠如人演戏娱人。
  鼠丞相说的是他在门户中的身份级别,这门户里最低级的叫鼠秀才,属于比较寻常的,一般以卖老鼠药为生,行走江湖全靠一箩筐训练有素的大耗子,玩一些丢出去再收回,或者让大耗子们蜷伏不动装死之类的小把戏来显示自己的鼠药厉害。
  之外还有两个级别分别是鼠大王和鼠知府,同样各具奇术。鼠知府也就罢了,那鼠大王却着实非同寻常,控制耗子的本领还在鼠丞相之上。
  以前流浪江湖时,曾听李奇志说起,晚清年间有个鼠大王曾操纵耗子偷盗财物,营建地下王国,效法人类在底下修建城市,修的亭台楼阁不比人类的稍差,这厮偷盗婴儿炼紫河车丹,妄想养命长生。结果他的地下宫殿被一个盗墓的军阀无意中打开,千百万只耗子一起出动,军阀当时吃了亏,而后调集大军挖开了鼠国,用火焰喷射器和大炮将鼠国付之一炬,杀的鼠大王抱头鼠窜,挖出金银珠宝不计其数,还挖到了那老耗子王用来杀婴炼药的鼎器。

  日期:2018-05-04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