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5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荆易脸上溢出的一丝森冷的寒意,被窗外笼罩的夕阳溶蚀,浮上一层虚伪且刻意的平静。
  “这一次主动权可不由他掌握。他金盆洗手多年,所有势力都聚集在商界,失去盛文,如同失去旗帜,他的帝国会迅速被蚕食瓜分,留下一Ju空壳,他清楚不妥协也没有能力保住。”
  曹荆易说完这些,抬起一只手示意,秘书顿时不再言语。
  他靠住柔轮的椅背,阖上眼眸,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
  他心知肚明这世上所有的赌局都有输赢之分,赌得大,因果也大,他豁出一切,仿佛杀红了眼的疯子,背负世间评判那句不值得,太癫狂。宁死不悔押进了全部筹码。
  他没有第二条路,他只是太不甘心,太不舍得。

  抽完这支烟,车快要驶过路口,曹荆易接到一通电话。他注视来显,面孔隐隐掀起波动,稳了稳情绪才开口,“父亲。”
  短暂数秒平静,曹柏温在电话那头忽然厉声怒斥,“你给我收手。”
  烟蒂脱离指尖,飞出窗外,手握了拳。
  “不要以为你瞒得住我,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这样一盘大局,你说布就布,赢了当然好,一旦你稍有失手,为你陪葬的是整个曹家。”
  曹荆易冷冷眯眼,片刻后笑说,“我不懂父亲在斥责我什么。”
  “你少给我装聋作哑。”

  他扑哧一声轻笑,“父亲不想要盛文吗?那不是简单一所公司,而是一座金矿。如今整个广东,除了广州的李氏企业独大,操纵整个南省的经济命脉,深圳的乔氏紧随其后,再无人能匹敌。父亲当政还能有多久,一年,三年?再不会持续了。趁着曹家如今在政界的风光,何不把势力利用到极致。夺取盛文,您退休后,依然可以用金钱,保曹家屹立不倒。”
  那头忽然静默下来。
  许久后,他问,“你这样肆无忌惮,疯狂押注,你有把握吗。”
  曹荆易指尖在玻璃布满的白雾上涂抹勾画,“我前不久试探过周容深,他不肯与我合作,他和乔苍隔着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更不会站在他那一头。只要他不参与,我就有把握,这一次让乔苍坠入深渊。”
  曹柏温大约在饮茶,清澈的水流潺潺响起,他有些苍老而沧桑的声音说,“荆易,你是非常有智谋和胆识的人,我相信你不会做错。这么多年,我从未干预过你任何事,你的确在商场给我的成绩很出色,正因为如此,我才把官场的事也托付给你。”

  他接连喝了几口茶,“不过这一件,你过于莽撞。乔苍并没有那么好斗。他目前节节败退,难保不会最后一刻绝地反击,他一向擅长做戏。
  “父亲。”曹荆易打断他,“反击要有筹码,必须是更胜过我的筹码,您认为他如今有吗?您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永远都浮不出水面了。”
  那边斟茶的动作一顿,半杯晃荡的水在他掌心再次干涸后,才有些疑惑问,“你就这么喜欢吗。”
  曹柏温何其通透,他有所察觉,更亲口问过这个儿子,那时周容深从金三角凯旋而归,带着何笙拜会曹府,一向波澜不惊喜怒无色的曹荆易,竟欢喜了整整一晚。

  耐着性子酿制桃花酒,不许任何佣人碰,喝了几口却摔碎坛子,站在庭院内失神。
  他试探问,是不是对周容深的夫人动了心思。
  曹荆易没有否认。
  这世上的女子,千姿百态,纯真妖娆,显贵如曹家,要什么没有,何苦去痴迷一个二度嫁作人妇,过往放荡肮脏的娼妓。
  那一刻曹荆易双眼通红,踩在酒水流淌、破碎狼藉的瓷片上,月色洗不净他的戾气,和他欲望绝望渴望交缠的疯狂。
  曹柏温早该料到,他这纨绔风流的儿子,不会一生放荡不羁,在风月中糊里糊涂逍遥到老,只是他万万失算,降服他的会是最不能碰的女人。

  乔苍在周容深的办公室吃了一肚子陈年老醋,看哪里都不顺眼,回家洗了澡仍是酸味,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何笙。她伏在他的书桌上,托腮画了一幅又一幅,到最后她几乎画得吐了,丢掉毛笔扑进坐在沙发看书的乔苍怀里,两腿骑在他胯间,死命缠着他撒娇,“我手都酸了嘛,痛死了,你也不心疼我。”
  这土匪头子身体挪了挪,试图把她甩下去,饶是掌心托住她臀部,防止她坠落,只是逗一逗,还是惹怒了何笙,她一圈砸他胸口,“你一张都不满意啊?”
  乔苍连眼皮都未抬起,不咸不淡问了句,“你画的是我吗。”
  她打着哈欠,揉着手指,“我看着你脸画的,还能是谁。”
  他这才合上书本,拿起一旁架子上摆设的玉如意,挑住铺陈的宣纸一角,将画勾到了手里。
  他饶有兴味观赏,何笙伸出三根手指发誓,水汪汪的桃花眼瞪大了好几圈,“这是我画得最用心一幅了,都可以拿去拍卖!”
  乔苍戏谑扬眉,态度倒是诚恳端正,不过画作实在不怎样,他指了指画中长身玉立的男子,“我长这样?”

  她一脸机灵无比的讨好和谄媚,“乔先生英俊潇洒,天下无双!别说我了,国画大师也画不出你的仪表堂堂。”
  明知是这小妖津为了免罪信口开河,他还是很受用,眼睛里的温柔笑意藏也藏不住,虽然脸上一团黑墨,终究勉强放了她一马,只是移目到旁边,却怎么都说不服自己高抬贵手。
  他指尖点住一个大盆,“这是。”
  她大言不惭,“鱼池。”
  他恍然哦了声,“里面的毛虫。”
  她急了,“里面的鱼!”
  他眉毛挑得更高,仔细瞧了瞧,彻底闷笑出来,“乔太太好天赋。”

  她咯咯笑着,“乔先生过奖了。”
  话音未落,乔苍脸孔倏而一沉,似乎恼怒,他捏起她下巴,往自己怀里扯得更近,“故意的,毁我是不是。”
  何笙娇俏的脸蛋儿在他两枚手指揉捏下,腮帮子鼓鼓的,可爱极了,乔苍刚轮下来的心,又使劲狠了很,这小东西,最近盯得紧了,不能去外面闯祸,便在家中变着法的气他,简直是惯坏了。
  “你画周容深,也画得不像人吗。”
  她摇头,又觉得不对,立刻点头,可惜迟了,乔苍当真以为她是故意画他丑,荫着脸狂性大作,捧住她后脑在唇上撕咬下来。
  她莹白如玉的身子眨眼一丝不挂,贴在他赤裸炙热的胸膛,被他嘬出一块块红痕,乔苍疼她,**时做得最温柔,等她湿透才肯发力,勇猛到她承受不住也是最后那一会儿,今晚兽欲膨胀,抚摸和深吻格外狂野,反而情趣飙升,她被他弄得浑身发麻,酥酥痒痒,身体内放荡的恶魔越来越难以自控,她饥渴难耐扭动着身体推拒他,趁着还没有轮成一滩水,恍恍惚惚说着不要了。
  日期:2018-01-02 07: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