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5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这样一颗为爱火热的心,她只要凿开那层冰,不就能触摸到了吗。
  “周先生真的非常好。我不知未来某一天,您会不会后悔。”
  她说完目光掠过那一辆等候不耐烦疯狂闪灯的车,“现在看来应该不会,您过得非常快乐。”
  何笙一头雾水,她走出几步,忍不住回头,曲笙立在原地目送她,维持着格外温顺的笑容,只是全身笼罩着一股说不出的凉意,凉意之余,愈演愈烈的是一腔红尘中茫茫的执着。
  车在前方鸣笛,她打消好奇与疑虑,在保镖侍奉下钻进去,还来不及前思后想,被乔苍荫沉沉的面容吓了一跳。
  她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无赖样,缠绕他脖子,“笑一笑嘛。我不喜欢你这么严肃。”
  他目不斜视,也不回应,车厢内还有司机,她觉得尴尬无趣,松开手也不理他。
  在抵达一趟十字路口,遇上红灯缓慢刹车的时候,司机回身给何笙递水,方向盘突然失控,撞上了前面一辆停稳的桑塔纳,对方司机怒气冲冲,从车上蹿下来,看了一眼宾利的车牌,有些含糊,不过碍着这边理亏,横眉冷目敲打着玻璃,司机正要放下车窗,乔苍先一步降落,他什么话都没说,从公文包内取出两沓钱递过去。
  男人捏了捏薄厚,气势和语调顿时弱了一些,“有钱了不起啊,就能满大街撞人玩儿?你没看我后车灯烂了吗,我新买的。”
  乔苍又递出一沓,男人撇了撇嘴,揣进兜里,得寸进尺扬下巴,“俩灯呢,后备箱那么大坑,你看不到?”
  乔苍眼眸微微一凛,空着手探出窗子,捻动手指,“找不痛快。”

  话音未落,男人的脖颈毫无征兆的被一把反揪住,整个人从地上脱离,悬浮在低空。
  他涨得脸通红,没想到碰上力气这么大的硬茬子,挥舞着手臂,乔苍一肚子火正愁没地方撒,他举到玻璃上方不能更高的位置,手倏而一松,男人轮着身子跌倒在地上,溅起飞扬的尘土,捂着喉咙咳嗽,灯早变了颜色,后方排成长龙,不断鸣笛催促,驾驶位司机朝后方瞧了一眼,“撞车是我的错,讹人就是你的错,盛文乔总许多年没遇到你这样不长眼睛的混账了。”
  车拂尘而去,乔苍冷着脸,拿出方帕擦拭刚才触摸了男人的手指,仍一言不发。
  何笙眼珠转了转,娇滴滴伏在他胸口,“还生气呀?”
  乔苍不理会,沉默看向窗外。
  “你不是答应我了吗,允许我来。补一补欠他的情。”
  他抬起手腕,让她自己看时间,“我答应什么。”

  她谢了气,“一个小时。”
  “迟了多久。”
  “十分钟。”
  乔苍冷笑,“我不去接你,你只会更迟。”
  何笙张开嘴在他下巴啃了啃,留下一行湿漉漉的口水,“你猜你现在有多酸。”
  他接得倒快,“不酸。”
  说完感觉到她往自己衣领内吹气,挑逗,厉声蹙眉,“给我老实坐好。”
  她愈发放肆,一点也不怕他,“我渴了嘛。”
  乔苍打开水瓶,递给她,她不喝,“我要你喂我嘛。”
  他耐着性子将瓶口挨上她红唇,她手指在他唇上点了点,屁股用力扭着,“用这个喂我。”
  他微微扬眉,脸上的冷意薄弱了几分。
  何笙就知道,他扛不住她这一套。
  司机十分知趣升上挡板,车速平稳而迟缓,乔苍含住一口水,捏起她下巴压了过来,何笙乖巧张开嘴,在他舌尖的推动下,那口水全部渡入她喉咙。
  他没有就此放过,缠住她舌头深深的吻进去,直到吻得她身体发热发轮,乔苍才停下。
  他喘着粗气,“小东西,看你下次还敢不敢。”
  她笑嘻嘻往他怀里钻,“敢,我就要欺负你。”
  他耿耿于怀那幅画,掐着她下巴不松手,“回去画一画我。”
  她玩弄他纽扣,懒懒说好。
  “以后不许看别的男人看那么久。”

  她嗤笑,“记住了。”
  这样乖。
  太阳从烟囱里出来的吗。
  乔苍倒发毛了,他低下头,唇吻了吻她眼皮,“怎么不和我吵了。”
  “反正我答应你又不会少块肉,我怎么做,我也不会改。”

  乔苍被她气得脸发青,车子剧烈晃了晃,司机脚尖一下子溜到油门上,嗖地便蹿了出去,何笙又痒又怕闹着,车从一座报亭疾驰而过,报亭一旁的榕树下,是一双含冷笑的眼睛。
  乔苍将嬉笑着不肯听话的何笙压在怀里,用力深吻教训她,他并无多少察觉,在他经过的那趟路口,逼慑一股危险的气息,黑色如猛兽的迈巴赫悄无声息蛰伏,而车上一双眼睛,半点不离追踪着他,直到拐入另一条街道,再也看不清为止。
  男人眼底有细碎的漩涡和妒意,修长白皙的手指压在唇上,翡翠扳指折射出缕缕寒光,晃过他冰凉的剑眉。
  不知触动了哪一处按钮,座椅间隐蔽的箱子旋转而出,夹着一份档案袋,他食指轻轻按压,里面东西坠出,是一颗暗红色u盘,和折叠整齐的黑色塑料袋。
  吧嗒一声,打火机燃起。
  后车座紧闭的窗户无声降落,露出一张格外儒雅英俊的中年男人的侧面,他夹着烟,闷声不语,只一味吞云吐雾,矜贵的西装革履难以掩去他骨子里狂野的气场和霸道,他弯曲手臂,看了一眼腕表问,“送去了吗。”

  司机恭敬回答是。
  烟气从鼻孔溢散,昏暗里他邪气而醇厚的五官,被浸染得更加模糊,平添一份神秘与朦胧,恍若津心雕琢过,连皱纹这样的瑕疵,都格外成熟性感,“有风声吗。”
  司机压低声音,“所有人心照不宣的秘密,便是官场对乔苍始终面和心不合,敌意与戒备很大,能够有军师筹谋指挥,果断扳倒他,何乐不为。何况,曹家的势力在京城尚且压倒一片,摆在这里,谁敢不从。”
  男人无比愉悦笑出来,吹散空中飘荡浓稠的白雾,车厢内亮起一盏温暖的橘灯,灯火幽暗的深处,是他缓缓明朗的脸孔。
  “他如此沉着冷静,我也提前支会过,想必狂风骤雨来临时,他不至于慌了手脚,还能好好应对我几回合。”他舌尖舔过唇角,神色倨傲,“也仅仅是几回合了。”

  司机打开排风,附和说,“曹先生这份筹码出手,盛文垮台,已成定局。”
  曹荆易若有所思将东西捏在掌心,握紧了几秒钟,重新放回袋中,扣在两座中间的箱子内,他盯着逐渐合拢的缺口,淡淡说,“不急,不到万不得已何必抛出底牌。乔苍如果料到我这将死他的一招棋,他大约会动摇。权贵博弈,本事碰本事,不是每一次失手,都有资本再翻身。金三角他已经打破王法,赢了一票大的,他难道还想复制吗。”
  秘书踌躇半响,“恐怕最终还是要逼您出手,乔苍不是识时务的人,交出爱妻,这样的奇耻大辱,他未必认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