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4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战笑了起来,他现在是真正的高兴和轻松。“说起我妈,好像你昨天晚上还指着她的鼻子骂她不配为人母来着。”
  “造谣!这是赤果果的造谣!”萧晋大义凛然道,“像我这种明礼诚信、尊老爱幼的社会主义四有好青年,怎么可能会对兄弟的母亲那么不敬?那肯定是污蔑我,你告诉我是谁跟你说的,我去找他算账!”
  “我妈说的,昨天晚上在警局教训我的时候就说了。”
  “呃……那什么,我昨天晚上对伯母是有、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太尊敬,但怎么着也算不上‘指着鼻子骂’吧?!伯母一看就是有内涵的文化人,说话喜欢修饰和夸张,呵呵呵呵……”
  “当着我的面你都敢暗含讽刺,我现在相信你昨晚真的骂过我妈了。”李战无语摇头,“不过算了,我了解我母亲,能想象得到当时她会对你和小雪说出什么样的话,你的脾气那么恶劣,能忍住不怼她才是怪事。”
  萧晋干笑两声:“被你一个大男人这么了解,我咋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李战又摇了摇头,然后正色道:“不管怎样,萧晋,谢谢你!”
  “行了,咱俩之间就别这么客气了,到了英国替我照顾好瑶瑶就行。”
  “不,我谢你不是因为你保住了我的职业,而是因为你实现了我的梦想。”李战说,“我生长在军人家庭,自小就向往军旅生活,枪林弹雨,马革裹尸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但很可惜,我父母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只能待在后方,当一个在训练时幻想有敌人的所谓军人。
  这么大年纪的人说这种话可能会显得很幼稚,可我的初衷从未改变过,什么军衔、级别、功劳,我通通不在乎,我的人生也不应该只为了这些活着。”
  这话让萧晋内心由衷的钦佩,但说出口的话却非常难听:“嗯,确实很幼稚!这个时代,英雄向来都是没什么好下场的,还记得咱俩第一次认识的那次摩天轮事故吗?我戴着口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就是因为这个。”
  “你做事虽然大气,但骨子里依然是个器量狭小之辈!”李战也很不客气的讽刺道,“英雄从来都不是做给别人看的,真正的英雄也不会在乎世人的赞颂或者诽谤,我只尊崇我的本心,只做我应做之事,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与我何干?”
  “好好好,我器量狭小,你慷慨伟大,行不行?”萧晋气急败坏的站起身,恼羞成怒道,“你这么牛B,倒是别被人给关在这儿呀?老子特么就多余帮你!”

  说完,他转身就走,李战哈哈大笑道:“兄弟,待我出去,咱们再打一架,然后大醉一场,可好?”
  “不好!小爷儿器量狭小,不跟你玩儿了!”
  萧晋摔门而去,李战耸耸肩,指着他特意留在桌上的两包烟问身后的宪兵道:“哥们儿,我可以拿走这个么?”
  门外,房代雪被萧晋摔门的动静吓了一跳,赶紧上前紧张道:“萧哥哥,怎么了?你们……”

  “没事,”萧晋笑着捏捏她的小脸儿,说,“别瞎担心什么,乖乖回家等着,用不了多久,你家战哥哥就能全须全影儿的出来,而且,到时候估计也用不着你煞费苦心的非要看午夜场电影了。”
  被戳破了昨晚的小心思,房代雪却顾不上羞涩,只是用力的抓住他的手,惊喜至极的问:“你、你说什么?战哥哥他……他真的没事?”
  萧晋翻个白眼:“我骗你干什么?要是回头他真的有事,萧哥哥就把自己赔给你,好不好?”
  “讨厌!”房代雪打了他一下,紧接着却捂着脸痛哭起来。

  女孩儿这是喜极而泣,也是愧疚稍有解脱的表现,所以萧晋并没有阻止,走到一旁点燃支烟等着,房文哲却又贼溜溜的凑了过来。
  “叔,朋友妻不可戏,小学表姐可是你兄弟的女朋友啊!那么说话,合适么?”
  萧晋鼻孔里喷着烟,极其无良的说:“李战年纪比我大,算是我哥,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好吃不过饺子?”
  萧晋喜欢闺女,由他教育出来的女孩子,长大了百分百会出落得自信强大又不失温柔,但是,作为一个本身就不是啥好鸟的男人,男孩子交给他,就注定会跟温良恭谦让彻底无缘,不变成大奸大恶,都算他还有良知没有误人子弟。
  巫雁行就不说了,反正房韦茹在许多年后看着无法无天的儿子时,心里是既骄傲又后悔,恨不得把姓萧那货的命根子给一口咬下来。
  当然,毁人不倦的萧晋是不会在乎这些的。
  走出警备队大院,看着房代雪和房文哲上车离去,他犹豫良久,还是驱车来到了揽山公寓。
  敲了半天门,门才开了一条缝,露出秋韵儿那张苹果一样却睡眼惺忪的憔悴小脸来。
  萧晋眉头一蹙,不由分说的推开了门。秋韵儿一声轻叫,慌忙掩住睡袍的衣襟,低着头,一副犯了错被家长抓现行的心虚模样。
  “大……大哥哥……”

  房间里的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浓浓的酒气,萧晋眉头皱得更紧了,低声呵斥一句:“去换上厚一点的衣服。”
  秋韵儿半个字都不敢多说,转身就蹬蹬蹬的跑上了楼。
  萧晋走进客厅,看见桌上和地上堆了十几个空啤酒罐,就叹了口气,到窗前将窗户打开,然后又找到垃圾袋,开始收拾客厅里的一片狼藉。
  秋韵儿很快就下来了,见到他在打扫,慌忙跑过去说:“大哥哥,还、还是我来吧。”
  萧晋也不勉强,将手里东西交给她,问:“翠翠呢?”
  “她、她还没有醒。”
  秋韵儿就是个不会撒谎的,不但什么都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口气还弱的一塌糊涂,萧晋会信才怪。

  “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他又声音严厉的问道。
  秋韵儿看都不敢看他,小声说:“昨……昨晚是第一次。”
  萧晋脸色缓和了一些:“为什么喝酒?”
  秋韵儿咬咬下唇,说:“没、没有为什么,就是好奇,想尝尝。”
  还知道替朋友打掩护,萧晋心中好笑,又问:“你们几个人喝的?”
  “就我、我和翠翠两个。”
  “两个女孩子第一次喝酒就能喝掉十几罐,你们酒量不错嘛!”
  秋韵儿不吭声了,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你再训下去我就要哭了”的委屈气息。
  萧晋摇摇头,声音放软道:“先收拾一下,然后去洗漱,待会儿哥哥带你们出去吃饭。”
  秋韵儿如蒙大赦,悄悄抬头瞄了一眼,见他的表情依然很臭,慌忙又垂下去乖乖的收拾起来。
  萧晋抬头望望楼上,又默叹一声,抬步走上了楼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