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420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家友跟“老领导”打电话的时候,一直是听的多,说的少,嘴里不时“嗯”的应一声,脑袋不一会就轻轻点一下头,对打电话的人一副言听计从的模样。
  这通电话足足打了十多分钟,朱家友终于冲着电话说了声,“让老领导费心了!”,脸色不太好的挂断了电话。
  早已在一旁等的心急如焚的贾思杰赶紧问:“朱书记,现在怎么说?”
  贾思杰是近视眼,而且还是高度近视,一激动起来鼻梁上架着的金丝眼镜也跟着晃动似的,让他不由自主想要伸手推一把。

  刚才坐在沙发上两眼一动不动盯着朱书记打电话,因为心里紧张的缘故,他几乎每隔一两秒就忍不住伸手推一下眼镜架,这会见朱书记放下电话,几乎一只手就要粘在镜架上,一边推一边问道。
  朱家友深邃眼神看了一眼坐在面前的贾思杰,刚才接电话时脸上伪装的笑容渐渐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苍凉。
  足足过了一分钟,朱家友才像是逼于无奈口气对贾思杰说:“贾副市长,祝天尧的事情你心里要做好最坏准备!”
  贾思杰等了半天听到这么一句烧心的话,当即差点条件反射从沙发上跳起来,他以为朱家友话里的意思是提醒自己,这件事很可能无法挽回,祝天尧的案子调查到最后必定无疑要牵涉到自己身上。
  清官如虎,贪官如鼠。
  贾思杰一下子浑身冷汗直冒,尽管心里急的火烧一般,却也只能可怜巴巴两眼盯着朱家友,替祝天尧拼命求情道:

  “老领导,祝天尧的事情您可不能不管哪,您要是不管的话,那,那......”
  “祝天尧跟在我手下干了这些年,很多事情都是他一手包办,他要是在里面把所有事情一五一十交代出来,恐怕牵连甚广,到时候必定会引起定城市官场一次大地震啊!”
  “现在事情刚刚发生,只要处理得当一切应该还来得及,我了解祝天尧的脾气,他可不是轻易就范的人,只要咱们暗地里使劲,他在里面撑十天半个月肯定没问题。”
  “朱书记,我求求你了!看在祝天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您就搭把手帮帮他吧......”
  贾思杰说到最后,眼泪流下来,那副兔死狐悲的模样看的朱家友也有些心寒,他冲着贾思杰摆摆手,低沉声音说:
  “刚才我打电话问过了,祝天尧的案子已经有人汇报到省纪委,咱们定城市的纪委书记新上任时间不长,暂时还不是咱们自己人,这案子操控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贾思杰听朱家友倒也并没有把话说死,像是黑暗中总算看到一丁点亮光,赶紧当着朱家友的面自告奋勇:
  “朱书记,您看有哪些关节需要打通的,我亲自出马,不就是钱嘛,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就不信祝天尧的案子回不了头。”
  朱家友却轻轻摇头,冲着贾思杰长长叹了口气道:
  “晚了!”
  “怎么会晚了呢?祝天尧昨晚被抓,按照他的个熊现在肯定什么都没说呢,只要什么都不说,那就有希望。”
  “这个祝天尧肯定是在背地里得罪了什么狠角色,对方在去市纪委举报他的同时,举报材料也到了省纪委,因为举报证据充分,省纪委领导已经把这个案子当成重要的典型大案要案来抓,所以市纪委也不过是按照上面要求做事。”
  贾思杰没想到此事背后还有这么一层?他大惊失色,无助眼神看向朱家友:“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坐等纪委的人把祝天尧攻下,到时候牵连甚广,那我.......”
  贾思杰这句话没说完,朱家友却对他此刻内心的无比恐惧心知肚明。如果用食物链的方式来表达祝天尧和贾思杰的关系,祝天尧往上一个链条就是身为副市长的贾思杰,而贾思杰再往上可就排到他朱家友本人了。

  一股从未有过的冰寒至极感觉从朱家友心底深处荡漾开来,很快弥漫全身血脉,让他双手不自觉颤抖,看向贾思杰的眼神透出从未有过的冷酷。
  贾思杰没说话,朱家友也没开口,可是两人心里却几乎同时想到一个目前能确保自身平安的最佳处理办法:想办法让祝天尧闭嘴!
  这世上,只有死人才能真正闭嘴。
  朱家友和贾思杰的心里都清楚,只要祝天尧活着,就会像定时丨炸丨弹随时可能爆炸,导致身边系列利益相关官员个个被炸的粉身碎骨,为他陪葬,目前没有办法把他从里面捞出来,那么唯一的办法也就是最好的办法。
  贾思杰从领导的眼神里领悟出什么,他神色略显呆滞轻声说了句:“老领导,眼下恐怕也只有最后一招了,只要祝天尧闭嘴,查不出什么东西来,事情就算是结了,其余的人也就会平安无事的。”
  朱家友不置可否冲他点点头,交代道:“这事你看着办吧,记住,要快!”

  贾思杰像是得了保命的秘诀,迟疑片刻,赶紧从市委书记办公室里退出来,胳膊肘底下紧紧夹着公文包急匆匆去办事。
  对于有些下属来说,领导的旨意比天大,这种观念几乎成了诸多官员头脑中惯性思维,领导是比爹妈还亲的衣食父母、是仕途前进的指南针、是大好前途的领路人。
  很多下属对于职业生涯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领导,几乎百分之九十都会选择对其言听计从,很多时候甚至宁可为了服从领导丧最基本的做人原则。
  《法制晚报》曾经刊登一天消息,正阳县县委书记赵兴华被纪委调查,牵出了案中案,丨警丨察会为了忠心护主,包庇官员,居然会篡改笔录,您信吗?县委书记赵兴华家中被盗后,他在听完办案民警的汇报之后表示,“我这里是被盗了,但没像你说的那么多,就几千元钱而已”。
  随后,刑警队办案民警迅速修改了笔录—原本100多万元的盗窃金额,变成了6040元。

  祝天尧低头思忖了片刻,可能是脑子里想通了此事避无可避,冲着来人提条件道:“你们想要我的命也行,临走之前,我必须跟我老婆见一面。”
  来人脸上露出为难神情,掏出手机当着祝天尧的面请示上级,等到打完电话,问他:“最多的也就是让你老婆跟你通个电话。”
  祝天尧心里也清楚,恐怕这也是此人能做到的极致了,他微微点头,伸手从对方手里接过手机,拨通了那个他平常最熟悉,不知道拨打过多少回的手机号码,但是这次拔打了很长时间才把号码拨出去。
  年年花相似,岁岁人不同。
  又是一年五月人忙时,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只可惜,曾经为定城市港口开发区创建发展立下汗马功劳的副主任祝天尧再也无缘看见那一年五月老家乡野地头一片繁忙景象。
  祝天尧被抓后的第三天清晨,定城市纪委书记一上班接到下属汇报噩耗:
  “祝天尧跳楼自杀了!”
  市纪委书记听闻消息,当场气的暴跳如雷,指着负责审讯的一干下属骂了个狗血喷头,吓的一帮人两腿发抖根本不敢抬眼看领导一眼。

  事情已经发生,哪怕是扯破了嗓子骂多长时间也是于事无补,纪委书记在纪检系统工作多年,对此类事情倒也熟谙其中猫腻。
  日期:2018-11-14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