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哪些时尚漂亮的留守村妇》
第194节

作者: 山居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陈建军就载着父母亲返回家里,等父母亲把他们的礼物提下来后,陈建军才一个人开着面包车去谢雨兰家。
  因为只是隔着一个小组,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谢雨兰一家人看到陈建军的面包车到了,就立刻出来迎接。
  陈建军打开后面的货仓门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微笑着招呼着走向谢雨兰的家人,谢雨兰和她的父母一边微笑着一边接过礼物。
  在谢雨兰家里吃了中午饭后,因为谢雨兰今天下午要去酒店上班,因为这段时间赶车不好赶,陈建军就专门开车送她去酒店。然后他就去喷水池广场很快就招呼上了六七个乘客返回镇上车站,等乘客们下来,他就直接开车回家了。
  这个时候大概是三点钟左右,等父母亲提着礼物上了车,陈建军就开车去外公外婆家里。
  外公外婆家也在本村,不过是在临江河上游的一组,距离陈建军他们的这个组大概有五公里多一些。
  这个付河村有十三个生产队,顺着临江河下去从一组到最下面的十三组起码有七八公里长,是一个拥有三千多人的比较大的大乡村,不过也算不上临江镇最大的村子,临江镇最大的村子是阳光村,阳光村十二个生产队起码有四千人,不过靠近镇郊比较集中,方圆大概三四公里远,而付河村主要是长。
  越沿着往上游走越偏辟,上游的两个组也就是一组和二组竟然分布临江河沿河两岸,靠这边是平原大坝,而在河那边却是山区了,陈建军的外公外婆就住在河那边的小山村里,不过现在经济发达了,国家和个人共同凑钱修了一座四米多宽的石拱桥把两岸连成一片,而且水泥路也修到了各家各户的坝子外面。因此陈建军才能直接把面包车开到外公外婆家门口的坝子里,这坝子也是用混凝土打好了的坝子呢。

  房子是那种旧样式的外面带敞开式走廊的二层小楼,不过好像贴了新的瓷砖看上去还是比较好看。
  而此时此刻,客厅里有一桌人在打麻将,是四个女人,而陈建军的外公外婆姑妈姑父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这四个打麻将的女人,有两个是陈建军的表嫂,另外两个是邻居女人。
  两个表嫂的年纪大概都是二十几岁,那个瓜子脸的女人是陈建军亲表哥的老婆,也就是他的表嫂,名字叫徐春茵;另一个却是陈建军的远房表嫂沈秀玲。陈建军的母亲和徐春茵的公公是亲的两兄妹,而沈秀玲的公公只不过是陈建军母亲的远房哥哥而已。
  远房表嫂沈秀玲长得比较漂亮,椭圆脸白里透红看上去十分清秀!
  两个表嫂都熟悉陈建军,不过远房表嫂沈秀玲是去年才认识陈建军的,因为陈建军去当兵的时候,她还没有嫁过来,是陈建军前年复员回来在过年的时候跟着父母亲来给外公外婆拜年才和她见过一面的。
  因为客人来了,麻将就暂时停了下来,大家一番寒暄之后,才分别落座。
  表嫂徐春茵是很会招待客人的女人,她看着陈建军问:“军娃,你过来陪她们打麻将嘛?”
  陈建军连连摆手说:“算了算了,嫂子你打嘛,本来你们四个人就打得好好地,我怎么好意思来打扰你们呢?”

  徐春茵坚持道:“哎呀,军娃,你来就是客,应该让你才是,何况等一下我要帮着做饭啊,还是你来打嘛。”
  远房表嫂沈秀玲招呼陈建军说:“来嘛,军娃,你们一家人来拜年,春茵当然要去帮忙弄饭招待你们啦,你来接替她打正合适。”
  陈建军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个理,等一下徐春茵确实应该去厨房帮忙做饭呢,而且他好久没有打过麻将了,心里也是痒痒的跃跃欲试呢,就不客气地过去坐在徐春茵让出来的位置上。
  随着一阵哗哗哗的麻将声响过之后,大家就纷纷开始砌长城。
  正好沈秀玲和陈建军面对面的坐着,她看了看陈建军那张年轻的帅气的脸,一边砌着麻将一边微笑着说:“耶,军娃,我看你是越来越帅了呢!”

  陈建军没想到她会如此直截了当地夸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嗨,嫂子,我还有原来的样子嘛,哪里会越来越帅……嘿嘿嘿……嫂子真会说趣话!”
  “你就是越来越帅了嘛。”沈秀玲嫣然一笑道:“我的意思是想问问你,耍对象没有?如果没有嫂子好给你介绍一个嘛,我娘家村里现在有好几个刚刚中学毕业的女孩子呢,想给你说一个。”
  陈建军笑了笑道:“哦,那真是太谢谢嫂子了,不过我现在已经有一个对象了。”
  沈秀玲愣了愣,笑道::“哦,是真的呀,漂不漂亮呢?你今天咋个不把她一起带过来耍呢?”
  陈建军解释道:“还可以吧,她也是我们村的,是我们邻组六组的人,她在酒店上班,因为酒店过年的生意更好,她才休息了一天就去上班了。”
  沈秀玲道:“原来是这样啊,那哪一天你带她来和大家见见面嘛!”
  陈建军道:“当然,当然,哪一天合适了,肯定要带她一起来耍的。”
  大家聊到这里就开始认真道打麻将起来。
  第二天是初三,陈建军出去跑出租了。
  面包车平时跑城里一个人是四块钱的车费,但过年都涨成五块钱了,这是每年春节的惯例,因为车不好赶,过年过节的大家都不在乎多出一块钱的车费。而且超载一两个人也没关系,过年丨警丨察叔叔也要放假的,主要是半路上不会有丨警丨察叔叔检查,所以跑一趟城里载上七八个乘客就会有四十块钱的深入,而且会接着跑,再加上经常碰上跑车的,因此一天下来,陈建军竟然找了四五百块钱,如果晚上再跑跑夜车也可能找个一两百块钱,那么这一天他的收入就相当可观了。

  可就在陈建军跑车赚钱不亦乐乎的时候,却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要他晚上回去吃饭,是吃团圆饭。他这才想起是他们陈家的一大家人都要去张晓红家一起吃团圆饭,去年就是这样的。
  原来陈建军的父亲和张晓红的公公是亲兄弟,这亲兄弟两家人每年初三的晚上都要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一顿团圆饭的,去年是在陈建军家里吃的团圆饭,而今年轮流到了张晓红家里。而忙着跑车赚钱的陈建军倒是把这个事情搞忘记了,父亲打电话来说,他才想起来。
  大概五点半的时候,陈建军就开车回家,然后整理一番就和父母亲一起去张晓红的家里吃饭。
  陈建军一边走一边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几个月前自己曾经拯救陷入丨毒丨品深渊的张晓红的那一幕幕不为人知的如烟往事。他心里想,现在三哥从内蒙古回来过年了,不晓得他知不知道红红嫂的那些事,还有嫂子吸丨毒丨都把他打工挣的钱都花了个精光,要是他知道了不晓得会怎么样?哎,特别是嫂子和李绍峰之间发生的那些秘密之事幸好除了我就没有其他人晓得,要不然,真不知道红红嫂会怎样面对三哥呢?

  日期:2017-12-31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