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5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忽然在这时门被人推开,一阵风卷起刮过,周容深的秘书慌慌张张走入,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被抓现形,又像是屁股后着火,难得如此惊乱失态,他看了眼门口作示意,“周部长,我实在拦不住。”
  何笙疑惑抬眸,乔苍从回廊外稳步闯了进来,他独身一人,穿着她中午离开时,那件浅蓝色剌绣衬衣,阳光一照英俊极了,她打趣说他显年轻,他还有点恼。
  他身上煞气腾腾,倒是下意识克制着,不过当他看到何笙为周容深作画,笑容明媚,眉眼如此专注,脸上那丝为面子强撑的笑意荡然无存。
  这小妖津,她还没给自己画过,倒出来画别人了。
  周容深端正姿势,转过椅子,面朝他站起身,“乔总,许久不见,你还是老样子。”

  乔苍象征性握了握他伸来的手,两人一同放开,“周部长也没有变。”
  他没有邀请他坐下,只是淡淡问,“过来一起用餐?”
  乔苍瞥了一眼推到旁的残羹冷炙,胃口倒不错,心里的醋劲儿更大了,在家里都不见她吃得这样多。
  “用餐不必,家里吃过,何况我清楚,周部长并不是真心邀请我。我来接夫人回去。”
  周容深看向何笙,笑着问,“还要画完吗。”
  她打了个喷嚏,觉得莫名荫森森,“要不…”她偷偷观察乔苍,那脸色,比磨盘里的墨汁还黑,分明在警告她,她笑嘻嘻放下笔,有些舍不得自己的墨宝,中途弃了太可惜,可画的是周容深,若带回去,乔苍还不吃了这张纸。
  秘书为周容深穿上西装,整理着裤腿,告知他会议推迟了半个时辰,股东们等急了。
  何笙拖着乔苍离开办公室,死命扯他袖子,“你怎么还进来了。”
  乔苍皮笑肉不笑,“我不进来,乔太太忘乎所以,不知自己姓什么,是哪一家的夫人,还舍得出来吗?”
  她瞪眼捶打他,“我当然知道了。”

  他说我没看出来。
  每个字都泡在醋里好久,何笙扑哧一声,又慌忙捂住唇,把笑纹硬生生憋了回去。
  秘书沏了一杯茶,给周容深提神,他站在桌前,抚摸着那幅墨迹未干的画,她画了一多半,只差填上嘴和耳朵,描一描头发便成了,速度不慢,天赋差了些,将他画得奇丑无比,几乎没有一处相似,活脱脱四不像。
  他轻声发笑,她就是这样,自以为很厉害,其实她那小儿科的东西,从来都是他不深究罢了。
  他指尖在画上流连许久,回忆着她方才站在这一处,浅笑轻颦的模样,微微失神。

  秘书再度提醒他,他才收回目光,去往会议厅。
  乔苍步子走得极快,何笙跟他非常吃力,她嘟囔着你慢点,他不理会,她急了,跺脚耍泼,“不走了!脚疼。”
  乔苍这才停下,他侧过身,淡淡睥睨她,语气荫沉,“不走,回去就不疼了吗。”
  她伸出手,似笑非笑撒娇,“抱着走。”
  四名保镖面面相觑,同时低下头,天下有两可怕,其一是先生发怒,地动山摇,数不清的人遭殃;其二是夫人撒娇,天崩地裂,牙齿酸倒,哪个更胜一筹,世人都说是其二,因为夫人降得住先生,先生治不了夫人。
  乔苍冷哼,“自己走,来的时候不还活蹦乱跳。”
  他虽是这样说,到底不忍心,故意等了她片刻,步伐放得极缓,抵达车门这段十几米的路,他用了两分钟才走完。何笙趁他上车的功夫,冲过去想跳上他后背,可还没来得及蹦,忽然听到身后树下的角落,传来一声非常轻微细弱的何小姐。
  她止住动作回头,是一个纤瘦干净的女子,与她年岁相仿,容色格外清秀温婉,她直起身子站稳,笑得端庄,“小姐认识我。”

  女子点头,越过何笙肩膀看了眼车内挺拔凛冽的乔苍,他也恰好眯眼望向这边,她顿时被他强硬的气场震慑住,仓皇收回了视线,久闻周容深的妻子,跟一个黑帮头目跑了,如今黑得洗白,倒成了首屈一指的贵胄。
  她立在原处踌躇片刻,“何小姐,冒昧打扰,能移步和您说两句吗。”
  何笙并不认识她,可对方手无缚鸡之力,不可能伤到自己,她让司机等等,跟着女人避到树后。
  女子像是一只长长的望远镜,平静凝视面前尊贵的乔太太良久,她曾千方百计托了许多人,找到过一张何笙十一年前的相片,侧影很模糊,她被穿着警服的周容深拥在怀中,头上撑了一把伞,一袭水绿色的短旗袍,摇曳生姿,经过南城的冗巷,提着一份老字号糕点,笑着与他耳语。
  他没有多么欢喜的神情,却也是她这么久来,从未见过的神采奕奕,温柔呵护。
  那张相片出自一个官员助理,拍摄目的是以包养情妇的罪名扳倒周容深,并递给深圳的法治时报,她的朋友就在那家做编辑,之所以没有刊登,是周容深自己捅破了这事,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将他与何笙的关系公布于众。
  她这才知道,他们有那么多千丝万缕的纠缠,风月情浓的往事,以及那段不纯粹,不清白却耽搁他一生的旧情。

  她颤抖了许久,也沉默了许久。
  何笙是真的美。
  灵动的眼睛,婀娜的背影,顾盼神飞的风情。
  这世上美人千百种,唯有她的美,是骨子里的美,而不止于肤浅的皮囊。

  任岁月如何流逝,她皮相苍老,骨里依然清傲,妩媚。
  何笙等了一会儿,不见她说话,她笑问,“我们是不是见过,但我忘记了你?”
  她摇头,“我…刚来蒂尔工作,听说了一些事。”
  她顿了顿,眼底波光闪烁,“很美好的事。”
  “主角是我吗。”
  女子在身后不断搅动手指,“是。”
  何笙笑出来,没有讲话。
  她长呼一口气,“所有人都说周先生很苦,过着清淡寂寞的日子,没有相伴的爱人。他拒绝了很多向他示好的女子,放弃了可以生活更快乐,更温暖的可能。他很长情。”
  她眉眼略有几分黯然,“或许何小姐有自己的评断,才会选择现在的婚姻。”
  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与何笙见这一面,她算什么。她什么都不是。

  可她控制不住。
  她在这里徘徊了一天。
  周容深进去后,她坐在花坛上,她质问自己,还要继续吗。
  这辈子所有的难堪,所有的碰壁,他都已经给过了。
  就算他妥协了,默认了,她一定能得到她渴望的感情吗。

  这条路走得会何其艰难。
  可她不甘心放弃这样好的他。
  这样令人心疼的他。
  那大雨滂沱的一面,她在他伞下伫立了五秒钟。
  她回头看到的那张脸,从欢喜到落寞。
  他的胸膛一定是这世上最温暖宽厚的胸膛。

  时间能让何笙的笑靥转对另一个男人。为什么不能让周容深的感情,分出十分之一,转给另一个女人。
  日期:2018-01-01 18: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