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5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满面愁容,撒娇耍赖,“你别问了嘛,就当宠宠我了。”
  她根本不敢看他,一脸的心虚,他似笑非笑,语气荫恻恻,“还不够宠你吗。”
  她将小指甲盖在他眼前晃了晃,“再多宠一点点嘛。”
  “可以。”

  她捧着他的脸,用力吻了一口,正要欢呼雀跃,忽然他又说,“我的底线是周容深。”
  她笑颜顿时垮掉,当真一击即中,这世上再没有谁比乔苍更看得透何笙。
  她挂在他怀里,肚兜歪歪扭扭,衣不蔽体,春色无限好,可惜再好的春色,也敌不过乔先生吃醋的猛烈。
  只要不去见他,怎样都依她。
  乔苍随手拿起库头一本书,打开翻看,脸上没有怒意,也不十分好看,平静得有些荫沉。
  她固执嘟囔,“我都答应他了,又不去家里,只是在办公室收拾收拾,他身体不好,秘书又是男的,没个照顾他的人,我能做就做点嘛。”
  乔苍一言不发,又翻了一页,她捅了捅他,他不搭理,她又捅,手脚并用,专拣他痒痒的地方,他终于在她百般轮磨硬泡下,从书内抬起头,肯施舍她一眼,她讨好谄媚伏在他肩上,冰肌玉骨绯红如雾,乔苍知道,她就是蹬鼻子上脸,算计准了他舍不得她。
  “就这么不放心?”
  她小声说我欠他的,我这一辈子,最对不住的人就是他。
  乔苍合上书本,沉默片刻,“一个时辰,只能这么多。我会准点派司机去接,一秒钟不许多留。”
  何笙眉开眼笑,一个劲儿往他脖子里拱,像猪崽儿一样哼唧,“哥哥最好了。”
  他原本生气的面孔,忍不住闷笑出来,“知道分寸吗。”
  她说他不是那样的人,他是君子。
  “哦?”他捏住她下巴,将她从自己怀里揪出来,“我是小人?”

  他逆着光束,实在俊美得不像话,何笙贴上他胸膛,“你是坏蛋,天下第一坏。”
  眼见着他脸色愈发荫沉,她手指抚摸他眉心,喜滋滋说,“可我偏偏被坏蛋迷住了。”
  他神色冷冷,“乔太太今晚大献殷勤,原来是有求于我,等改日见了他,我要好好谢他,要不是托了他的洪福,我这辈子都讨不到乔太太这样主动。”
  她小鼻子抽了抽,在他唇边嗅,“乔先生闻到了吗,你这醋,比哪次都酸得厉害。”
  往后的日子,曲笙忽然消失了。
  深圳的雨,淅淅沥沥大大小小好几场,接连下了三五天。雨过天晴,她依然没有出现。
  她时常等候的亭子,拆得乱七八糟,第二重金门外,再没有她拎着暖壶眼巴巴盼着的身影。
  周容深经过时,偶尔会下意识望一眼,只见那里空空荡荡,连落下的叶子,都显得无比寂寥。
  他面容平静,仓促收回目光。
  也好。
  他的红豆,相思情浓,都尽数给了何笙。

  他从此的岁月,都将活在相思中。
  这苦,这闷,这涩,他尝了才知多疼。
  他何苦耽搁别人。
  周容深万万没想到,第十日,曲笙到底还是来了。
  她穿着很久之前,她站在蒂尔楼下,他为她撑伞时的裙衫,许多地方已经洗得发白,她伸开双臂挡住他去路,司机吓了一跳,脸色骤变,匆忙踩下刹车停稳,回头请示周容深,他闭着眼休息,问司机怎么了。

  “周部长,那位姑娘又来了。”
  他心口一滞,抬眸望过去,果然是她,他若没记错,她消瘦许多,眼睛里飞扬的神采少了一些,执着与坚定却多了一重。
  他和她隔着玻璃对视片刻,再度阖上眼眸,“绕过去。”
  司机答应了声,可不论他如何绕,曲笙偏偏挡着,以身躯挡着,不肯他经过。
  来来往往的下属都目睹了这一幕,虽然脚步匆匆,可走出好远还在回头张望议论,周容深眉头皱得更紧,他推门下车,站在相距她数米远的位置,她看清他的那一刻,忽然便哭了。
  哭得格外可怜,格外崩溃,他沉默几秒,觉得好笑,是他老了吗,竟受不住这轰轰烈烈缠绵悱恻的风月。
  她哭了许久,奔跑着朝他冲过来,她不敢拥抱他,手颤抖着落在他臂弯,用力抓紧,她积蓄了十天的勇气,她抛掉了矜持,抛掉了被他拒绝后的绝望,她从来没有这样心疼过谁,强烈的想要和谁一起生活,在他身上,她找到了自己遗失三十年的东西。
  那是一颗侵蚀人心智的虫子。
  密密麻麻的在她体内繁衍,生长,她忘不掉,她抽离不了,她终于明白这世上有些人,只需要一眼,就可以把一切都改变。
  她抽泣着最终说了句,“求你不要再赶我了,让我照顾你吧。”
  周容深惊愕看着她,又将目光落在她紧握自己的手上,他确定她不是玩笑,他更觉得有趣,“你为什么要照顾我。”
  她溢出的眼泪像一朵盛开的白花,轻飘飘坠在他衣袖,氤氲而开。
  “我喜欢你。”

  她咬破舌尖,艰难吐出一句埋藏心中的真话。
  周容深叹了口气,“你了解我吗。”
  她低下头不语。
  周容深有一个挚爱的妻子,她出轨背叛他,他为她蹉跎了这么多年,蹉跎出白发,蹉跎出皱纹,蹉跎出一颗冷却的,了无生气的心。

  他从未有一刻,停止过爱她。
  他从未有一刻,允许别人替代她。
  他守着空了的家,等待永远不归的她。
  曲笙不管他是谁,也不管自己是否配得上,她甚至可以什么都不要,她只是想陪着他,让他有热饭可以吃,热汤可以喝,他累了,有人为他捏一捏肩膀,他真的老了,有人搀扶他出去走一走,看夕阳。

  她听了他的故事,愣了许久。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女人不要他。
  他将她手指一根根掰开,“这世上值得你喜欢的好男人许多,我不会是其中一个。”
  她脱离了他衣袖,顿时惊慌失措,再一次拉住他,“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他长久伫立,也长久静默,在她以为有希望时,他忽然开口,“我活不太久。”
  曲笙一愣,她问什么。
  周容深找秘书要了一张纸,递给她让她擦眼泪,她迟迟没有接过,呆滞凝视着他。
  他同样看着手里的纸,“我得了病。这种病,最是折磨人,没有药可救。”
  他眉目温润,一面宁和,他笑说,“谢谢你,可惜你给错人。”
  周容深转过身,准备拉车门,他听到她在背后说,“我不在乎。”他动作一顿,玻璃上倒映出她的脸,她那双清秀的眼睛里,闪烁着从前的光彩,“你试着接受我。不论怎样我都不后悔。我什么都不要,你不用担心我的企图。我只是做一件我喜欢的事,陪一个我喜欢的男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