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63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时侯,韩铜已经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当下正在对着吴勉大喊:“不是……我也是无奈才动的手,那个妇人看我弄了她闺女,就要拿刀剁我……我也是为了保命,不就是弄了一下吗?多大点事……”
  “那老子也弄你一下!”百无求狞笑了一声,抓起来手里的长枪对着韩铜的心口扎了下去。也是这个矮老头前后左右都是避无可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口刺进了长枪的枪尖。随后枪尖被外面的黑大个拔了出来,随后马上第二次扎进了自己的肚子上,然后是第三次……
  百无求到底是妖物,手脚就是麻利。转瞬之间七八枪捅进了韩铜的身体,最后一枪直挺挺的刺穿了矮老头的嘴巴。二愣子将枪杆别在了大牢头的裤裆上,随后笑嘻嘻的跟在吴勉的身后,向着大牢外面走去。随着吴勉解除了术法,百无求能听到身后牢头、狱卒和死囚的尖叫声:“韩铜死了!大人好手段……这活干的漂亮……”
  “漂亮你大姨!你看看顶我哪了……过来扶我一把……”
  “大人神武,这样也能刺死死囚……”
  “神武你大姨父!叫大夫去…….顶到根了”
  “大人受伤,你们这些死囚竟敢耻笑!大家动手,一个不留……”
  听着身后死囚不断的惨叫声,吴勉面无表情的带着百无求走出了大牢。走出来之后,百无求对着白发男人说道:“小爷叔,不是我们当晚辈的说你。这个叫韩铜的就算是个王八蛋,不过就这么死了,是不是有点可惜了得?怎么说咱们也还没有问清楚水洞是怎么回事……老子不是说你莽撞。只是弄死这个韩铜有点早了。一旦他胡说八道,根本没有什么水洞怎么办?就算有水洞咱们不知道怎么下去又怎么办……”

  听着百无求说的头头是道,吴勉有些诧异的回头看了叫了无数声二愣子的妖物一眼,说道:“如果不是你一直跟着,我真以为有什么东西上了你的身。”
  “那是以前守着我们家老家伙,老子懒得动脑子。”百无求哈哈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这不是被派出来侍候小爷叔你吗?老子就琢磨了,老子不爱动脑子,小爷叔你又是有什么事情直接就翻脸了,能不动脑子也就不动脑子了。这样也不行,咱们两个要有一个动脑子的。想想来去还是老子最合适……”
  开始听着百无求讲的头头是道,吴勉越听心里越差异。不过听到最后的时侯,他心里叹了口气,对着自己在重复百无求刚刚说的那句话:两个要有一个动脑子的,想来想去还是老子最合适……想着,白发男人已然哭笑不得。
  从刑部大牢里面出来之后,吴勉带着百无求走在长安城的大街上。原本得到了韩铜的消息之后,这一人一妖应该是马上回到太原城的。不过从大牢出来,吴勉脸上的表情便有些怪异。虽然二愣子心里担心自己的‘亲生父亲’,一个劲的催促。不过白发男人始终没有离开长安的意思。
  吴勉带着百无求转了一大圈之后,最后走进了一条没有人的小巷当中。眼看着白发男人就要带着妖物走出小巷的时侯,吴勉突然猛的一转身,手里凭空出现了那柄非刀非剑的法器——贪狼。
  贪狼在手之后,吴勉顺手向后一劈。随着一声闷响。一个人影倒在了地上。这人一头红发,除了方士一门最后一个大方师火山之外,几乎再也找不到另外一个同样发色的人了。
  吴勉斜眼看着倒在地上满身是血的火山,冷冷一笑,说道:“从刑部大牢里,你便一直跟着。现在也可以休息一下了。”
  白发男人没想要火山的命,虽然看着一地的鲜血,不过片刻之后最后一任大方师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看着已经收起来贪狼的吴勉,冷冷的说道:“你怎么知道韩铜的?还有玉牌、海眼……你还知道什么?”
  “我不记得什么时侯拜在你门下的,别用那种口气和我说话。”说话的时侯,吴勉抬手对着火山的方向挥了挥,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红发男人没有提防之下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现在是我问你,为什么你会在大牢里?是在等广孝……”看着再次爬起来满脸怒容的火山,吴勉用着他一贯的语气继续说道:“韩铜是你们故意放的风。等的也不是我,是广孝对吧?”
  现在的吴勉已经今非昔比,再也不是当年火山逼着归流的那个无名小方士了。火山几次想过去和他拼命。想起来自己和他实力的差距。还是忍下来这口气,狠狠的盯了白发男人一眼之后,也不说话转头向着身后走去。
  吴勉也不阻拦。任由火山转身走去。不过一边的百无求不干了,当下对着最后一任大方师的背影喊道:“什么意思?那个红头发的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吗?跟着爷爷们一道了,想要谋财还是害命?你还当自己是什么狗屁大方师吗?你出去打听打听,谁还知道什么方士一门?大街上那些给人算命骗钱的都管自己叫做方士,他们挣的钱你是不是还要抽一份……”
  这还是百无求忌惮火山的本事,搂着说的。不过这样已经让最后一任大方师火冒三丈,吴勉他也就忍了,现在这个二愣子一般的妖物也敢这么戏弄自己,当下红发男人实在是忍不了。火山猛的一转身,口中喷出来那柄古色古香的铜剑。长剑喷出之后瞬间自燃,迎着正在叫骂的百无求飞了过去。
  二愣子只图痛快,没有防备着火山说翻脸就翻脸。见到浑身冒火的长剑对着自己射过来,已经来不及做反应躲避了。
  就在这个时侯,吴勉上前一步挡在了百无求的身前。眼见着铜剑就要刺破白发男人身体的时侯,空气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定……”一个字刚刚喊出来,只差几寸便要刺中吴勉身体的长剑突然熄火定在了半空当中。随后白发男人和火山中间凭空出现了一个白发男人,正是另外一位大方师——广仁。

  “好久不见了。听说你们最近和瓦岗山走的很近。原想着去河南看你们几位的,想不到会在长安见到吴勉先生。”广仁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火山再和百无求玩闹,别看他也是大方师,可还是逃不脱孩……”
  广仁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脸色微变闭上了嘴巴,他说话的当口,吴勉竟然怪异的一笑,随后上前一步,任由定在半空中的铜剑刺破了自己的胸膛。看着殷红的鲜血慢慢顺着伤口流淌了下来。吴勉冲着广仁的方向冷冷一笑,说道:“现在可不是火山和百无求玩闹了,刺伤了我——怎么算?”
  大方师的脸色沉了下来。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再次露出来自己招牌一样的笑容。对着刺在吴勉胸膛前的铜剑招了招手,随后就见铜剑从白发男人的身上分离了出来。瞬间射向广仁自己的方向。百无求只觉得眼前一花,铜剑已经刺穿了这位大方师的身体,鲜血瞬间从露出背后的剑尖滴滴答答的流淌了下来。
  日期:2018-01-01 06: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