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91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向富春生汇报,只怕老富立刻就会翻脸,说不定连头上的那个代字都能被他立刻拿下来当作了擦脚步,摸摸就丢到了一边。
  富春生之所以用她,还不是因为她能办事。现在事情没有办好,落了一身的臊,富春生自然不会给给她擦屁股,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帮她擦的干净。
  向陈九江投诚,更想都不要想。不说陈九江怎么对待她,单说让富春生知道了,第一时间还不是要扒她的皮。再者说了,也许陈九江只是猜测,如果她主动低下了头,那么陈九江的猜测就变成了事实。
  和所以意志不坚定的人一样,到了选择最艰难的时候,胡丽丽人性里的侥幸就站了出来,它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胡丽丽,放心吧,陈九江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是随意一问。
  幸运是个宝,人人都需要。侥幸害死人,人人逃不了。胡丽丽上了侥幸的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的了。

  陈九江一支烟没有抽完,白天明就走了进来。他刚想去收拾茶杯,陈九江就叫住了他。
  陈九江对白天明道:“小白啊,歇一会吧。”
  听见陈九江叫他,白天明笑着说:“陈县长,我不累。”
  “你来了也有些日子了,咱们还没有好好聊一聊。正好今天有空,就说说话吧。”
  看来今天领导心情好,是想传道授业解惑了。白天明这才放下手中的抹布,恭敬的站在了陈九江的对面。
  陈九江说“小白啊,不要紧张,咱们不聊你,就聊聊胡丽丽主任今天来和我谈的话题吧。胡主任说了,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换了,你知道吗?”
  白天明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听说了,新任局长听说是市里的领导。”

  “叫什么,从哪个单位来?”
  “这个我不知道。”领导这个问题问的玄乎,我有不是十万个为什么,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印度阿三,开着外挂就猜出了答案。
  “是啊,你不知道,可是胡丽丽主任知道啊。胡丽丽说,这个牛局长是市局城南分局,牛街派出所的原所长。”陈九江面上的笑似有似无,他盯着白天明的眼睛道:“和你一样,胡丽丽主任之前也不认识牛津是哪一个,可是当他成了咱们县局的副局长的时候,人家什么都知道了。”
  到了这个时候白天明若还不知道陈九江的话是个什么意思,那他的四年大学就真的白上了。他一头的汗,似瀑布一样从头上涌了出来:“陈县长,请您放心,今后我一定会努力向胡主任学习,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

  陈九江点了点头,悠然的道:“秘书工作不是扫一扫房间,擦一擦玻璃。更多的时候是看领导看不见的东西,想领导不愿意去想的问题。”
  擦玻璃扫地是个保洁阿姨都能干的活,失恋了的大学生来做,确实有那么一点大材小用。领导能看到,能想到的问题,是不需要秘书来操心的。白天明需要做到的是陈九江一个绝好的传声筒,不但向外更要向内。
  不说白天明能否理解传声筒的重要性。单说当下最流行,最有效的传声筒还是报纸。胡丽丽的同学会编辑就是报纸行业中的佼佼者。她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在省报很快就站稳了脚跟,混到了编辑的位置上。
  会编辑有一句经典的台词,那就是付出永远等于回报。若想飞的高,只能不停的挥舞翅膀。
  不会打高尔夫的人,用高尔夫球挣了钱。不会做春卷的人,最终因为吃春卷的姿势而出了名。不是因为他们运气好,而是因为她们更懂得付出。
  付出了节操自然能得到芳华,所以人生需要的不只是运气,更重要的是努力。
  努力不是埋头苦干,不是擦擦玻璃洗洗碗。而是真抓实干找漏洞,缝缝补补送温暖。
  会编辑认识的第一位主编,是个喜欢溜须拍马的虚荣男。会编辑换着法的讨他喜欢,要么说他是志向高远的伟男子,要么夸他是满腹经纶的赛诗仙。总编被她夸的心痒痒,就将她调到了办公室。
  会编辑刚到办公室没几天,总编就换了人。新总编是个喜好喝酒的主,他人生最崇拜的人就是斗酒诗百篇的李白李诗仙。于是会编辑就苦练起了酒技。
  一天新总编带她去应酬,新总编说,小会啊,在座的可都是领导,你要好好的表现一下。敞开胸怀,大碗喝酒不怕辣。
  会编辑一咬银牙站了起来,她对领导们说:“诸位领导,用嘴喝酒算不了什么新意了。咱今天就用一个新方法来给大家展示一下,酒也可以这么喝。”
  至于当时候酒是怎么喝的,谁也不知道,谁也不肯说。可是毋庸置疑的是,会编辑喝出了新意,喝服了领导,也喝成了编辑大人。
  对于会编辑的火速升迁,下面的人很有想法,他们议论纷纷,说这特么典型的是黑幕啊。说不定编辑大人得了她什么好处。这才破格提拔的。
  这些议论最终传到了总编大人的耳中。总编大人很生气,他不屑的说:“人家有一只妙笔,能生出花儿来,你们呢吗?”
  搞文化宣传的人,谁没有笔呢。自然有不服的人,就提出了以文会友,大家试试笔上功夫。正当大家跃跃欲试的时候,总编大人又开口了,他说用笔写字你们行,用笔喝酒你们管吗?

  这下大家彻底蒙圈了,笔筒又不是吸管,插在酒瓶里就能吸出酒来。他们摇着头露出了不信:“总编大人,你就别忽悠我们了,哪有用笔喝酒的道理?莫不是你为了袒护她,给咱们编的故事?”
  总编道:“放你妈的屁,老子是总编,不是胡编。知道人家这叫什么吗?这叫创新,这叫掌握核心科技。滚一边好好琢磨去吧,你要能研究会,老子也让你们升官。”
  还真有一些人听了总编的话潜心研究的,他们研究出了吸水的钢笔,吸水的毛笔,吸水的圆珠笔,甚至还有两个人专门辞职去开了工厂。但是愣没有一个人搞的明白到底怎么用笔喝酒。
  当然这些都是传说——一切未经官方证实的事情都是传说,唯一的事实是,模样俏丽,笔功不俗的会编辑同志,如那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越升越高,越喝越好。

  富春生抽个空去了省里,亲切的约见了会编辑。富春生将他的计划和盘托了出来。
  “会编辑,您看咱们这么着对待一位老革命,能好吗?”
  可以说富春生的计划是非常完美的,但是唯一也绕不过去的疏漏就是于得水是位打江山的老革命。人家为革命事业流血又流汗,现在老了,搞个庄重的转证仪式你都来瞎搅和,只怕后果难以预料。
  “很好啊,没有什么问题啊。”会编辑习惯性的扶了一下脸上的金丝边眼睛,“既然老人是老革命,咱们就要全面的突出他的事迹,突出他的庄重。同时在突出一点人们对他的的尊敬。”
  “怎么算是尊敬?万里长街,黑衣白花,默默无语是尊重。欢天喜地,人头攒动,争相出礼也是尊重。”
  她可不管什么老不老革命的,她需要的是爆炸性的新闻,是吸引观众的眼球,是让别人读了她的报纸之后议论纷纷,而是不老生常谈的视若无睹。
  日期:2018-05-03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