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242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好,没吓着。”莫辰说:“那你觉得他们的手段能见得了光吗?那次来的人能强到把我们宗门铲除了吗?”
  晓冬赶紧摇头。
  那当然不能够,要是他们有那么大本事,还用着费劲巴拉的派人潜进回流山,偷偷摸摸的干那些勾当?更不要说后来逃得飞快,不就是因为怕了师父和大师兄他们吗?
  虽然后来又遇着过几次魔道的人找事,包括北府城宋城主的死,翟师兄的受伤,玲珑师姐出走,都是魔道作祟,想起来就让人恨得牙根痒痒。但是这些人从来没有敢露面的,全是在夜里,在背后,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做手脚。手段是很恶毒,可是除了这些呢?他们还能做什么?活象一群躲在地洞里不敢见光的老鼠。
  晓冬点点头。
  他有点明白了。
  邪不胜正,魔道其实已经很对不起魔道这两个字了。这几十年来,正道虽然也是人才凋零,但魔道几乎就是冰销瓦解,一个象样的人物也没有,一个能撑起来的势力也没有,不过就还有那么几个跳梁小丑在苦苦强撑。
  所以大师兄让他不用怕。
  确实,想明白这一点,晓冬也觉得不用怕。
  不怕不代表就要避而不战。回流山与魔道的仇一层一层累积到现在,早就不可能化解了。玲珑师姐到现在还下落不明,只能断定她现在还活着,翟师兄……也活着,但再多消息就没了。
  只能安慰自己,知道活着就好。大家都活着,只是活在不同地方,将来总还能见面的,一定能把玲珑师姐和翟师兄找回来。
  段平在院门外问了一声:“大师兄可在?”
  莫辰应了一声,一面过去开了门。
  “大师兄,有客拜山。”
  “什么人?”
  “好几拨呢,不是一起来的,我们不好做主,大师兄去看看吧。”
  莫辰微一沉吟:“好,我马上过来。”
  莫辰理过衣裳,换过一双鞋出去。
  没见着人时他猜着会有什么人来。

  可能是离回流山还算近的两个道观见他们回来了,差了人来,可能是离得近的宗门过来下贴子,说不定还有天机山差来的人。
  毕竟胡真人的去向不是秘密,天机山的人未必会对他们的离去无动于衷。
  莫辰猜中了一半。
  确实附近道观的观主差了人来送贴子,来人话说得很客气,那两处道观中的人只能算是摸着了一点修道的门径,跟回流山不能比,以前也有几回遇着难关,多亏回流山援手才能平平顺顺到今天,平时过年过节都有送礼过来,还打听着李复林的生辰,每回也不落下。送的礼薄厚倒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份儿心意。
  回流山忽然封山,他们也跟着担惊受怕的。现在听说回流山的人回来了,也忙不迭的派了人来。
  对他们来说,回流山是大靠山,是令他们仰望的庞然大物。他们大概终其一生也不知道,回流山只是一个创立年岁不多,更谈不上什么势力的小宗门。在修道者的世界里,比这大的、比它来历久远的宗门多的是。普通人大多一生中都不会离开他们居住的地方,即使有人远游,也很难到达那些人迹难至的险峰峻崖,修道之人又不入世,不与普通人往来,回流山作风如此亲民,可不代表其他宗门也是这样。

  另外一拨人也是来送贴子的,他们人停在山下镇上没有贸然上山。来送贴子的是长河派。从葬剑谷覆灭之后,离回流山最近的两个宗门就剩下了长河派和万石山庄。除去了葬剑谷,这两个宗门就怼上了,争斗再所难免。长河派眼见着落了下风,怕步葬剑谷后尘,就想寻找外援。
  来的这些人里,没有莫辰事先猜测的天机山的人。
  看来天机山的同门之间,情分已经淡薄到连陌生人都不如了。胡真人主动离开退出了宗门倾轧,对他们来说正是求之不得,怎么还会惦记他?即使惦记,多半也是担心他会借回流山之力再回去争权。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胡真人对那些人他已经不抱期望,可是以他的性情又不出操起刀同这些人自相残杀的事,怪不得他最后选择一走了之。
  莫辰接了贴子,与来送贴的人约定了三日后请他们上山。

  等到客人上山的时候,当然不是空手来的。这年头寻常人出门拜客,也总不会空着手,总得寻摸点儿什么带着,对主人家表示表示心意。富有富的送法,穷也有穷的送法。
  那道观的观主送的就是观中道士抄的道经,以及一对玉石灯台。礼绝对不厚,但肯定用心了。
  而长河派的人送来的倒是厚礼,两大箱子沉甸甸的。送这么厚的礼,想必人家想索求的回报更高。比起来还不如那手抄的道经让人看着舒心。
  晓冬对长河派没一点儿好印象,在他看来,葬剑谷当时覆灭固然是很多人自己作死,可是长河派和万石山庄在里面也少干坏事。这些人只怕睁着两只眼都只看得见一个利字,现在突然来回流山也一定是另有图谋,跟这样的人打交道让人心里不舒坦,且得时刻提防着,谁也说不清他们什么时候就会转过头来狠狠反咬你一口。

  “不必如此。”莫辰一眼就看出来晓冬在想什么。他的心事总写脸上,不止莫辰,稍微相熟一些的人都能看出来:“人活在世上,不能太较真了,水至清则无鱼。人与人相交,固然有师父和胡真人这样真正性情相投的,但也有不少往来是人情应酬。人这辈子不可能只跟投缘的人往来,不投缘的人就拒之门外。”
  “道理我是明白的……”
  就是心里一时转不过来弯来。
  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世上的人又不是生下来就个个圆滑世故,市侩庸俗都是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打磨成这样的。
  修道的人说是超脱尘俗,可毕竟还是人,是人就免不了七情六欲,凡心杂念不会比普通人少多少。
  长河派看来对回流山之行相当重视,正式上山拜会的时候,来的是两位真人。一位是长河派现任掌门的师弟,姓贾。一位是长河派掌管外门事务的的吴真人。这俩人形貌相差很大。贾真人一派道骨仙风模样,吴真人却肚大腰圆,手上戴着硕大的嵌宝戒指,看上去不象个修道之人,倒象是个买卖人。

  寒喧过坐下说话,侍立在侧的姜樊就更能体会得到这二人的差别。贾真人不擅言辞,坐下之后统共说了不到十句话,而吴真人却能言善道,没费多大工夫就把话转上了正题。
  他还提起了葬剑谷:“葬剑谷是遭了天谴了,都说他们心太黑,做得太过分,将地下矿脉灵石一掘而空,何至于有举派覆灭的大祸?现在那里方圆百里山崩他地陷,成了一片荒泽,这还不算,据说经过那附近的普通人,都会觉得气虚力竭,我门派有弟子去过,说在那附近也觉得很不妥当,看来那附近已经成了一片凶地了。”
  接着他又不着痕迹的把话题转到万石山庄的身上:“万石山庄当时为了谋算葬剑谷做了不少事,听说还往葬剑谷安插了不少门人弟子。葬剑谷落得这么个下场,只怕他们也没少在其间动手脚,居心委实难测。”
  日期:2017-12-30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