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4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你就是萧晋!”李战母亲的火气瞬间猛增,目呲欲裂道,“怪不得瑶瑶那么乖的孩子会变得不听话,你果然牙尖嘴利能说会道,我的战儿以往从不在深夜外出,自从认识了你和这个姓房的小妖精,就变得越来越不像个军人。
  你们……你们生生把他给害到如今这个地步,还有脸大言不惭的说是他的朋友?哼!你们都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等这件事一完,该你们付出的代价,一点都不会少!”
  “如果您认为一个冷冰冰像木头、完全不通人情世故、整天只知道训练和任务的李战才是个好儿子的话,那我无话可说!”
  萧晋毫不犹豫的针锋相对道,“但是,我希望您在冷静下来之后能够好好的想一想,一个完全服从命令的孩子虽然很符合家长的利益,但那样的孩子又跟机器有什么区别?还能被称之为人吗?
  那些什么戒网瘾学校和书院为什么不管怎么被曝光还依然屹立不倒?就是因为像您这样打着为孩子好的旗号、实则就是嫌孩子不听话的父母太多太多。
  你们为了自己轻松,不惜压制泯灭掉孩子的人性,只希望他们按照你们所规划的样子长大,丝毫不考虑他们未来的无限可能。虎毒尚且不食子,说句不敬的话,在我看来,您根本就不爱您的儿子,您爱的只有您自己,真正害了李战的,正是您!”
  李战母亲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家伙指着鼻子骂,一时间气的浑身发抖,好一会儿才咬牙道:“好!很好!姓萧的,你的胆子真的很大,我希望哪天你大祸临头的时候,依然还能维持这样的勇气!”

  言罢,她转身便走,不远处的严建明慌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董雅洁看看萧晋和房代雪,叹息一声,郁闷道:“你说你在这种时候跟一个心忧儿子的母亲吵什么?在当妈的眼里,孩子犯下的所有错误都是被狐朋狗友影响的,这个道理你又不是不明白。
  再说了,她是李战的母亲,也是你的长辈,被长辈骂两句又不能掉块肉,你怎么就不能忍一次呢?”
  “我是李战的朋友,仅此而已。”萧晋冷冷的回应道,“我会给予他母亲应有的尊重,但有资格在我面前摆长辈架子的人,只有我所认可的长辈才行,一个不分是非仗势欺人的妇人当面威胁我,我凭什么要忍?”

  经过小半年的相处,董雅洁已经算是很了解萧晋了,知道这货就是这样,往好听了说叫有不畏强权的傲骨,往难听了说就是不管不顾的二愣子,让人又爱又恨,爱的时候恨不得二十四小时拴在裤腰上,恨的时候又特别想一口咬死他。
  再次长叹口气,她又对房代雪说:“小雪,你也别太担心,阿姨她担心李战,正在气头上,说出的话不作数的,回头有机会我也会好好跟她谈谈,你和李战的事情,只要你们自己坚持下去,就一定没什么问题的。”
  房代雪摇摇头,满脸都是哀戚的说:“谢谢姐姐,这件事本来就是我害的战哥哥,伯母没有说错什么,无论怎么惩罚我,都是我罪有应得。”
  董雅洁眉头一蹙,转眼望向萧晋,萧晋冲她耸肩摊手做了个爱莫能助的姿势,表示房代雪这会儿钻进了牛角尖,说什么都没用。
  董雅洁抿抿唇,朝他使个眼色,走到一边。萧晋跟过去,就听她说:“小雪还是个孩子,乍逢大事无法接受也情有可原,但这种关键的时候没人有心思慢慢的哄她,你不是跟那个什么房韦茹很熟吗?打电话叫她来,她们是一家人,劝起来也方便一些。”
  萧晋想了想,觉得也只能这样,便点点头,问:“李战的父母知道事情的经过了吗?他们是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自然是全力以赴为李战脱罪了,只可惜长羽广场的监控今晚正好停运维护,没有有力证据证明他是在救人,好在那个张嘉茂家没什么势力,大不了回头多给点钱打发了。”
  “那部队那方面呢?李战还有留在一线队伍的希望吗?”
  董雅洁又叹息了一声,说:“虽然部队比官场要相对简单一些,但也是有争斗的,可以预料的是,李叔叔往日的对手一定会抓住这件事大做文章,不损失一点利益,李战很难全身而退。
  还能不能留在一线队伍,我不知道,但肯定要调往他处,而且,最最麻烦的是,这件事正好发生在让他去英国的调令下来的节骨眼上,不出意外的话,肯定是要泡汤了。”
  如果李战不能去英国,董初瑶的安危就得不到保障,全都寄托在柳白竹身上,萧晋根本不可能放心。
  蹙眉沉思片刻,他说:“好了,我知道了,你去陪着李战母亲吧,这件事暂时不要让瑶瑶知道,她一个人在外面,除了干着急什么都做不了,待会儿我找找朋友,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这件事的办法,无论如何,李战去英国这件事,必须成功!”
  董雅洁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因为这件事连她董家都不敢说一定能够办到,若是萧晋口中的这个“朋友”真能做到的话,那萧晋在她心目中的印象就要再提高几个层次了。
  只是,她很不解,如果萧晋的能量真有这么大,为什么要那么辛苦的从零开始发展自己的事业?又为什么一点都不肯表露出来呢?若是他能表现出哪怕一点迹象出来,父母也肯定不会再如此强硬的反对他和瑶瑶的事情,瑶瑶也就没必要远渡重洋去万里之外了呀!
  张嘴想问,但最终她却只是点头说:“好,有什么消息要及时通知我。”
  董雅洁走了,萧晋掏出手机给房韦茹打了个电话。结束通话没多久,警备队的宪兵就到了。
  在压着李战向外走的时候,房代雪想要冲过去,却被冷漠的宪兵拦住。

  李战手上戴着手铐,被四个宪兵围在中间,再加上哭喊着拼命想要过去的房代雪,颇有些古装剧里押赴刑场的味道。
  “小雪,不要哭了,”李战表情前所未有的柔和,“你知道我很不喜欢女孩子哭,而且也向你保证过决不让你哭的,对不起!我好像食言了,你别生我的气,好不好?”
  房代雪用力点头,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再发出哭声,只是眼泪却止不住。
  “别担心什么,我不会有事的,回去乖乖的等我消息,有什么麻烦事就找萧晋,只是有一点要记住,寂寞的时候就别找他了,虽然他是我的朋友,但我对他这方面的操守实在没办法放心。”

  萧晋满头黑线,贱兮兮的掏出一支烟递给一个宪兵,说:“哥们儿,你们那儿有杀威棒之类的规矩吗?要是有的话,麻烦多打两倍,事后兄弟定有重谢!”
  那宪兵没接烟,连眼珠子都没动,冷漠的脸犹如冰雕。
  李战极有风度的淡淡一笑,对萧晋说了句“拜托了”,又向特意停下来的宪兵道声谢,然后便被押走了。
  看这几人笔直的背影,萧晋摸摸鼻子,极不情愿的嘟囔道:“这混蛋……还真挺帅的。”
  “我的战哥哥本来就是这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日期:2017-11-26 0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