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4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鹦鹉在笼子内极其不安躁动,它飞舞了一会儿,喊叫,“何笙,何笙。”
  乔苍脸上笑容微微一收,眯眼凝视茶杯内的叶沫不语。
  曹荆易十分满意,“因为喜欢这只聪明伶俐的鹦鹉,我时常光顾隐舍,教了它许久。下个月何笙的生辰,乔总说,这礼物有诚意吗。”
  曹荆易和他,两人全部戴着虚伪的面Ju,对彼此十分防备,试探之余,衡量进退,乔苍沉默听完,才笑着问,“曹总是要暗示我什么。”
  他打了个哈欠,面色懒散,炉火此时熄灭,茶水也止息了翻滚。
  曹荆易点到为止,打了不痛不痒的一针,便不再提及关于何笙的话题,半响过后,他别有深意,“乔总在商场势如猛虎,也不要得意忘形,多留意盛文,也许内部混入进去什么歹人,你还毫无知觉。”
  乔苍执杯右手滞了滞,抬眸打量他。

  曹荆易拿起一炷香,横在炉口,顿时气味弥漫,他漫不经心说,“盛文两年时间,在王府世纪、香榭花园、涪陵广场三大项目上,伪造假账三千七百万,只上一季度丰收,便一千余万,乔总的胃口是不是大了些。特区商人以你为表率,你可是带头犯法。”
  他若无其事摆弄着烧焦的香饵,乔苍蹙眉,反手将茶杯丢在一旁桌上,这一下掷得有些用力,褐绿色茶水从杯口内喷洒而出,因这动作,气氛骤然降至冰点,两方都在沉默对峙,而这静默之中,是旁观者难以窥探到的暗流涌动。
  乔苍最先打破这一丝诡异的博弈,“曹总,原来你消失这样久,是在筹谋一盘大局。”
  曹荆易收回手,指尖拆解袖绾的衣扣,“之前的大局,我输给了你,是我父亲的命脉扼在你手中。我曹家不能倒,不得不暂时退让。不过现在。”
  他轻笑出来,“你手上的那点筹码,已然是废纸。曹家的一切荫暗过往,被我抹杀得彻彻底底,涉及官员,商贾,歌星,也全都销声匿迹。擦干净屁股,重新部署,我用了整整三年时间。卧薪尝胆苦心孤诣,你和容深彼此成就,我与你也是这样。”
  乔苍脸上平和的表情顷刻化为乌有,这一次卷土重来的曹荆易,比往常他所露出的面目都要更加凛冽,凶狠。
  不动声色谦谦温润之下,藏着千般残酷的杀机。
  他眼底寒光闪烁,不怒反笑,“我有些迫不及待,有多津彩了。”
  他泰然自若饮茶,“从前乔总在黑暗之事上,很容易栽跟头,如今转战商场,依然不长记性,把那套黑吃黑的手段搬到了这上来,王法当道,空子不是那么好钻的。”
  茶香浓郁,香料诱人,一室旖旎,说不出的销魂与温存。
  “乔总,还是不准备退一步吗。”
  乔苍冷笑不语。
  曹荆易伸手隔空点了点他,“你把我当作仇人,这东西落在我手里,远比落在容深手里强。他可恨你不死。乔总如果肯,你我各退一步,我只要你一样。”
  他复而端起茶盏,放在鼻下嗅了嗅,热雾拢住他,眼底刚升起的一丝戾气被隐去。
  他指尖一弹,一块不知何时落入他掌心的炭火飞了出去,正好砸中鸟笼,鹦鹉吓得一惊,头藏进翅膀,脱口而出,“何笙!”
  曹荆易眉目含笑,“畜生胡言乱语。茶倒是好茶。”
  乔苍撂下杯子后,便再也没触碰,他舌尖掠过薄唇,语气又荫又沉,“曹总倒是执着得很。”
  “我的筹码,足够盛文垮台,盛文如同一碗肥美的血,喂食广东官场诸多贪婪的嘴。乔总失去这棵大树,后台风雨飘摇,你就算不给我,又能保得住几日。你给了我,我承诺不再打盛文的主意,恩恩怨怨一笔勾销。”
  乔苍喉咙溢出一声闷笑,“诸葛亮不出茅庐定三分天下,曹总一人定了广东七分。连我都算计在内。津妙绝伦。令尊有这样的儿子,不知是福还是祸。”
  他说罢笑容尽收,起身拂袖,“夺妻,你认为我会给吗?”
  “当年乔总从容深手里掠夺,他比你还不愿给,你不也得逞了吗。权贵的厮杀,屠戮未必用刀。”
  乔苍二话不说,直奔朱门,曹荆易下了最后通牒,“让乔总身败名裂,地位不保的筹码,我会一点点放出,就像开水煮青蛙那样,慢慢熬干。除了这样有趣,我也是给你最后思考的余地。期间任何时候,都可以来找我。”

  他一身煞气离开隐舍,秘书看他脸色狠厉,不敢过问什么,车开出一半,何笙的电话打来,她娇滴滴在那头问,“乔先生晚上回来吗。”
  他压了压火气,尽量温柔说,“在路上。怎么,乔太太想我了,迫不及待要见我吗。”
  她嗤嗤笑,“无耻。我买了一件内衣。晚上你看不看呀。”
  隔着电话,他能想到她那副羞怯又娇嫩的模样,“哦?什么样子。”

  “比那件白色流苏,还诱人。”
  那可是乔苍有生之年,体会到的最疯狂剌激的**,何笙穿上流苏,蜜桃般的汝房三点尽露,盈盈一握的蛮腰,柔韧度极好,像杨柳一般摇曳,在他身下身上肆意纠缠,那一刻窒息的性感足够杀死人。
  他小腹不由一紧,似笑非笑对着电话说,“晚上让乔太太知道我的厉害。”
  她那边连呸了几声,车行驶过军区总司,宾利与路虎擦肩而过,两方都没有留意彼此,路虎停稳在门口,秘书朝站岗的武警说,“我来接周部长。”
  武警拿起对讲机,联络军司总楼的通报室,对方答复周部长仍在顾政委办公室内,不便惊扰。
  顾霖军坐在办公桌后,挂断一通省委打来的电话,窗外的风有些烈,树影交缠婆娑,桌上的文件档案刮得乱七八糟,他起身关上窗,“最近盛文不太平啊,多方势力都在盯着这一股,乔苍虽说收敛许多,可毕竟他的前科摆在这里,生意做得越大,让人起疑越重,据说还惊动了京城曹首长的长子。”
  周容深垂下眸饮茶,杯盖缓缓拂过水面,“我在广东都没有过问,碍着京城什么事,曹首长这几年逐渐放权,已经处于半隐退状态,京城的公事还处理不完,他手伸得倒长。”
  顾政委一愣,这话明显偏袒盛文,他格外好奇,“你和乔苍的关系似乎有所缓和。”
  他吐出一口茶叶,“没有来往,各司其职,犯不上对着干。”
  顾政委笑说可盛文的确有些问题,你看这个。
  他反手拿起桌上的纸张,递给周容深,正是曹荆易那日所提及,盛文的真实账目其中某一页。
  他眼眸一沉,“怎么得到。”
  “特区检察院收到的匿名信件,我听说后要了过来,打算让你出口恶气。”
  他边说边随意打量着,“容深啊,这只是开头,检举者说往后会源源不断,每周送一点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