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7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浑浑噩噩的坐车回去,我将店里面翻箱倒柜,找出了不到一千块钱,又去村长家求着借了两千,其余的一些村子里面的叔叔一个两百,三百,五十的给,凑了大概五六千块钱,我连忙的给医院送了过去。
  慌忙的进去看了师傅一眼,他整个脸苍白无比,似乎正在沉睡,我看的眼眶红红的,不敢多呆的坐车回店里面。
  路过我妈那座山的时候,我跑上去大吼,“妈,你为什么连我师傅都下毒手?他是养我长大的师傅啊。”
  日期:2018-04-27 10:16:30
  我喊了很久,嗓子也哑了,但没有任何声音回应我,拖着无力的身体下山回店里面。
  将店里面收拾收拾,打开门营业,我知道如今每天一万多的医药费,我只能指望师傅的店了,如果说每天能凑够一两千的给医院送过去,总比每天都没钱好吧?那以现在的医院没钱会直接断药的。

  拖到师傅醒过来应该没问题的,到时候师傅醒了,他会告诉我怎么做!
  自己也好好的收拾了一下,穿上了干净的衣服,师傅说过,算命这行要讲究一个行头,这行头并不是穿多贵的衣服,吹多帅气的头发,而是一种气质,高深的气质。
  那种穿着长马褂,头发梳得铮亮的,还带着墨镜的,天桥底下一抓一大把,但那种人有生意吗?
  我年级不大,自然不可能有师傅那种气质,但没办法,我只能尽量的朝那边靠,穿得干净整洁一点,让进来算命的人相信我,才会给钱给我。
  早上开门之后,村里面的人过来买了一些祭拜用的东西,一上午,一共才一百多块钱,很多人进来一看,坐在椅子上的不是我师傅,很简单的询问了一句,就说了一句下次再来转身就走了,我有些沮丧,这样子下去,每天怎么凑一两千出来啊?
  就在我心中无力的时候,我看到门外停下了一辆黑色奔驰,我眼睛一亮,这不是前几天早上过来,要找我师傅算命的那个男人吗?
  一想到这里,我心中叹气,那天上山之前师傅或许就算到了他有一劫,而且避无可避,所以才会说他回不来,星期一的时候我给他算。
  日期:2018-04-27 10:36:30

  男人一手夹着他的皮包走了进来,他眼睛转了转,就开口问我,“李大师不在吗?”
  我不动声色的说,“我师傅住院了。”
  男人一愣,然后有些失望,“这么不巧啊?你师傅还让我今天过来呢。”
  “我师傅已经交待了,你今天过来算命,我可以帮你算。”
  我看着男人平静的说道,其实我心中忐忑着呢,平时我师傅在的时候,我基本上不会给别人算命的,这个男人算是我的第一个顾客。
  “你?那算了。”
  男人互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他嘀咕了几声,想转身就走。
  我心中一急,表面上却是微微一笑,“这位先生就这么走出去,难道不担心被黑锅吗?”

  男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声音还是有些不相信,“你真的会算命?”
  “坐。”我伸手示意他坐下来。
  男人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
  我心中松了口气问,“先生贵姓?”
  “张豪,今年三十九。”男人说道。
  我点头继续说道,“我师傅既然已经交待了,那么你放心,你我会好好的算,按照我师傅算命的规矩,算命分为四种,面算,手算,骨算,还有气算,请问你想算那一种?”
  男人犹豫了一下,说了一句,“面算吧,介绍我来的那位朋友说你师傅面算很准,我那朋友也是因为之前你师傅的指点而度过了难关的。”

  我哦了一声点头,然后再次的仔细打量他的面相来。
  日期:2018-04-27 10:56:30
  我上次就分析了他的面相,觉得这个名叫张豪的男人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人,所以他被牵连惹上命案也不是没有道理,坏事做多了,那自然会因为因果的关系而受到报应。
  但显然他的报应还没真正的开始,这一次,算是一个“预告片”吧,真正的好戏还没上场。
  他眉心靠右的红痘已经暗红了,说明他这次被牵扯的命案到了自行解决的时候,不需要做其他什么手段。
  不过坏就坏在,他自作聪明了。

  我从他的财帛宫,也就是鼻尖还有眉尾两边看出,色泽青暗,显然是破财了,说明他为了不被牵连,花钱打点了不少关系,所以才会有破财之相。
  这本来就是自己会过去的事,非要托关系去解决,自然适得其反了,这次破财,应该就是他之后“报应”的开始。
  还有,他嘴角两边有白点,房事方面过多啊,导致他有些方面不是太行,这方面等会要说,也要婉转一点了。
  张豪看我面色凝重的盯着他看,时间也有点久,不过他也没有催促我的意思。
  过来几分钟钟,我开始说了起来,“张先生,从你的面相上来看,你回去之后呆在家里三天,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做,事情自然会过去。”
  “就这么简单?”张豪一愣。
  “对,就这么简单。”

  我点头,“还有,有些暗处的事还是要少做,会让这件事适得其反。”
  日期:2018-04-27 11:16:30
  “暗处的事?”
  张豪有些惊讶了,“你的意思是我不需要自己去打点?”
  “对,你的面相上显示,秋霜已到,春风不远,也就是说这件事什么都不做,有人会处理,你不需要担心其他的问题。”
  我点头,这牵扯到命案真不是什么小事了,本来不关你什么事的,但你却着急的四处打点,自然会引起有些人的注意,有时候什么都不做,也是可以解决事情的。
  张豪沉吟了片刻,才有些恍然的喃喃自语,“难怪老张那边这次只收十万,原来如此啊。”
  他说完这话,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恭敬了,算是对我态度大变,“小师傅贵姓啊?”
  “免贵姓李,单名一个天字。”我微笑的说道。
  张豪似乎心情大好了,他开始张口闭口的叫我李大师,我急忙摆手,李大师可是别人对我师傅的称呼,我那敢,也没有资格叫我师傅的名号。
  “您太客气了,叫我李天就行了。”我急忙摆手说道。
  “那行,下次有什么事,我还会过来找你。”张豪笑了笑,从包里面拿出一叠红票子放在桌子上。
  我吓了一跳,我大致一看至少两千啊,我师傅的境界每次都只收三百,我哪敢收这么多?这不砸师傅的招牌吗?

  “张先生这太多了。”
  “不多,不多。”
  张豪笑着摇头,“我以后的事情还多着呢,到时候希望你多多给我指点指点啊。”
  日期:2018-04-27 11:36:30
  我听出了他话中的意思了,他也知道自己坏事做的多,想必也是想花钱买个安心,我犹豫了一下,说了一声谢谢后将钱收了起来,师傅现在还在病危呢,钱对我现在来说,太重要了。

  张豪说了一声告辞之后,转身离开,但我犹豫了一下叫住了他,张豪疑惑的转过身来,“李小师傅还有事吗?”
  我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个,张先生,你最近婚姻方面可能会有变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