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4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房代雪身体一僵,浓浓的悔意瞬间就充满了她的胸腔。
  战哥哥又没有做错什么事,他只是尊重我爱我、不想侵犯我罢了,我为什么要对他发脾气使性子呢?
  战哥哥现在在哪儿?他是不是生我的气了?他会来找我吗?
  一滴泪滑落到张嘉茂的手上,他感觉到了,内心立刻就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不就是家里有几个臭钱嘛!拽什么拽?落到老子的手里,还不是一样被吓得哭鼻子?
  嗯,果然跟我想的一样,这小妞儿的身材虽然不怎么明显,但抱起来的滋味儿确实**,只是可惜没喝到头啖汤。
  也罢,机会难得,赶紧速战速决,然后远走高飞,像她家这种有头有脸的人家,可能连报警都不会,没什么好担心的。
  心里这样想着,张嘉茂的眼珠子就越来越红,勒住房代雪脖子的手也开始一点点的向下滑去。
  就在这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人……不,在看到那张脸和脸上的那双眼睛之后,他心里的第一反应是猛兽,一头即将噬人的猛兽。
  “放开她,我不伤你!”
  猛兽自然就是李战。此时的他神色阴沉如墨,声音里像是带着冰碴子,光是听,就让张嘉茂忍不住想要打冷颤。
  看见心上人出现,房代雪的眼泪就决了堤,再次拼命的挣扎起来。

  “小雪,你不要怕,你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这句话,李战又说的无比温柔,瞬间便让房代雪的心安定下来。
  如果说萧晋能给女人留下无所不能的印象,那么,李战就是顶天立地,论起安全感,最适合女人去爱的,应该是李战这样的才对。
  张嘉茂本能的开始胆怯,手臂重新勒住房代雪的脖子,一点点后退道:“姓李的,我警告你,不想你女朋友受伤的话,就乖乖站在那儿别动!”
  李战踏前一步,口气依然冰冷:“放开她,我让你活着!”
  从“我不伤你”到“我让你活着”,很明确的显示出李战此时心中的愤怒等级,之所以还没有动手,只是身为军人的纪律在约束着他罢了。
  可惜,张嘉茂实在太蠢,根本就听不出区别来。
  “站住!”他大叫一声,忽然就从兜里掏出了一枚改锥抵住了房代雪的脖子,那本来是他准备用来划车和敲车窗的。“再敢上前一步,老子就宰了这个贱货!”
  最后这两个字,成功让李战的怒火达到了顶峰,只见他双眼一眯,口中轻吐道:“你可以去死了。”

  话音未落,他的身体便划出了一道残影,眨眼之间来到房代雪身前,双臂犹如蛟龙出海一般,精准无比的分别抓住了张嘉茂的双支手臂,向外一掰再用力一扭。
  只听齐齐的“咔吧”两声,张嘉茂便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改锥掉在了地上,房代雪进了李战的怀里,但他显然并不满足,右腿又仿佛绷紧的弹簧一样猛地向前一弹,张嘉茂便倒飞了出去。
  “战哥哥……”房代雪紧紧抱着他放声大哭,“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跟你耍性子了,对不起……”
  李战轻抚她的头发,目光却望着前方倒地的张嘉茂,神情凝重。

  张嘉茂就歪倒在墙边,在他的身旁,有一个红色的长方体灭火箱。此时此刻,铁箱上方尖尖的一角上正反射着微微的光芒,似乎上面沾染上了什么液体,而在张嘉茂的脑袋下面,则很快就有一滩暗红色的液体流了出来,并不断的慢慢扩大。
  老天似乎真的有眼,这个自卑懦弱肮脏的灵魂,轻易且诡异的去了地狱。
  接到房代雪哭着打来的电话的时候,萧晋刚刚才从苏巧沁的身上下来,事后烟点上都还没抽两口,就被一句“战哥哥杀了人”给唬的差点儿跳起来。
  急匆匆赶到市局,女孩儿已经做完了笔录,见到他便开始哇哇大哭,语无伦次的,除了对不起,什么都说不出来。
  萧晋只能先好好的安抚她,然后才找到严建明问清楚了状况。
  “这么说,李战是在救人,就算不够见义勇为,也不能说是故意杀人吧?!”

  严建明点点头:“如果事实就是方小姐所说的那样,李队长最多算个防卫过当,具体的,还得等现场勘查的同事们得出结论再说。不过,李队长是军人,对他的审判是要交给军事法庭的,我们警方没有任何权限,这一点还请萧先生理解。”
  萧晋沉默片刻,说:“严队,以你的经验来看,是不是除非李战被判无罪,否则,他的军人生涯都要到头了?”
  严建明叹了口气,“他家人打点打点的话,或许能够留在部队,但肯定是要降级调职的,转后勤部队的可能性比较大。”
  萧晋面色阴沉下来,又问:“我现在能见见他吗?”
  严建明露出为难的表情:“实在抱歉,萧先生,在军方警备队的人来之前,我们什么权限都没有。”

  “好吧!谢谢你严队。”
  道了谢,萧晋走回到依然在抽泣的房代雪身边,轻声道:“别担心,你家战哥哥不是故意杀人,他老爹又是师长,不会有什么事的。”
  女孩儿伤心懊悔的扑进他的怀里:“萧哥哥,都怪我,我不该跟他闹脾气的,是我害了他……”
  叹息一声,他说:“别胡思乱想,女孩子虽然总闹脾气不好,但一点脾气都没有的也不会有人喜欢,你一向都很懂事可爱,比起那些作天作地的女生来,好了何止百倍?这件事你没错,李战也没错,错的是那个张嘉茂,那杂种连死都死的不是时候。”
  “可不管怎样,事情都是因我而起啊!”
  房代雪根本听不进去,越哭越伤心,萧晋头都大了,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他循声望去,就看见董雅洁陪着一个中年妇人急匆匆的向这边走来,后面还跟着两名无论身板还是步伐都军人气十足的年轻人。
  不用想,那中年妇人肯定就是李战的母亲了。
  严建明早早的迎了上去,没说几句话,李战母亲的眼睛便看向了他们这边,目光跟刀子似的。
  房代雪还没有见过李战的父母,但她不傻,一感受到那样的眼神,身体便是一僵,然后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低头吧嗒吧嗒的掉眼泪。

  不一会儿,李战的母亲便走了过来,先是阴冷的上下打量了一番房代雪,然后开口问道:“阿战就是为了救你?”
  房代雪咬着嘴唇点头,低声道:“伯母,对、对不……”
  “谁稀罕你的对不起?”李战母亲一声厉喝,抬手便打。
  可是,她的手掌并没能落在房代雪的脸上,因为萧晋抓住了她的手腕。
  “伯母,”萧晋松开手,沉声道,“李战身为男人和军人,在弱者遇到危难时挺身而出本就是他的责任,您有一个好儿子,应该为他感到骄傲才对,就算心中气愤,也不能将气撒在被他保护的人身上。您可曾想过,您这一巴掌下去,让马上就要付出代价的他情何以堪?”
  李战母亲眉头一挑,深深的看他一眼,问:“你又是谁?”

  “我是李战的朋友,我叫萧晋!”
  日期:2017-11-25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