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4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再不肯敞开那颗心,再不肯忘乎所以爱一个人。

  只有他望着她,拥抱着她,那丝毫不减的深情纵容,一如既往。
  十年南北两茫茫。
  长情如故自难忘。
  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他孑然一身,空旷得令人心疼。
  周容深三日后解决了市局的事务,抵达蒂尔,召开一场签约仪式,车驶入第一重铁门,保安忽然压下横杆,跳下岗哨,朝他走来,站定在车门外,敲了敲玻璃。
  司机透过副驾驶的缝隙问他什么事。
  他凝视有些昏暗的后座,“周部长,有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士一直在等您,不肯离开。”
  周容深降下车窗,往保安身后看了一眼,树下的女子非常陌生,洁白的素色长裙被风吹得扬起,她期待又无措,清澈如麋鹿的眼神朝这边焦急张望。

  他不动声色点了下头。
  保安转身向她招手,她立刻露出欢喜的笑容,小跑过来,指尖拨弄着微微散乱的长发,刚张口要喊什么,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如何开场,脚步局促慌张停下。
  “我…”
  周容深沉默打量她,搜寻遍自己所有记忆,仍想不起这个女人。
  他问,“我们认识吗。”

  “认识。”她用力点头,“你给我撑过伞。”
  她指着不远处的人行道,“在那里,那支长椅旁。”
  司机一愣,透过后视镜观摩,还有这样的事,周部长闷骚得对女人敬而远之,生怕沾染到什么,怕是这姑娘认错了吧。
  经她提醒,周容深也未曾浮现丝毫印象,更没有继续追究,他手肘撑在窗上,目光平静,“你找我有事吗。”
  她心脏怦怦直跳,脸色绯红,伸手打开皮包,取出一块叠得整整齐齐的丝绸方帕,保安要转交,她不肯给,死死捏住,如临大敌瞪着他,他只得看向周容深,征求他的意见,后者淡淡说拿来。
  保安这才让开一条路,她按捺住颤抖,递了过去,和他指尖相碰的一刻,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窒息了一秒钟。
  周容深稳稳接住方帕,他无波无澜的眸子,顷刻涌出漩涡,果然是丢失的那一块,他还回去找了许久,这块手帕意义非比寻常,是何笙亲手为他绣的。
  那段日子她迷上剌绣,可惜天赋差点,手法也欠缺,鸳鸯绣成肥鹅,翠竹绣成木杆,只有自己名字绣得最好。她偷偷绣在他的手绢上,他没有问起,她也当他不曾留意,还沾沾自喜这点小花花肠子瞒天过海,他其实拿到的第一刻便察觉了。
  他知道她害怕,害怕他不要她,也知道她不安,若是随身的一块方帕令她踏实欢喜,他何必戳破,又何必拿掉。
  这东西是他的至宝,他珍藏了很多年,比他性命还重要,她留下的念想不多,连照片都极少,他时常在夜深人静,握在手心看着,她的容貌便恍恍惚惚,放映在上面。
  伴他熬过漫漫长夜,熬过锥心剌骨的寂寞。

  从她走后,他贴身不离,丢掉那一晚,他险些崩溃。
  从南街头,到北街尾,他寻了几个时辰,最后无力跌坐在台阶上,他那时的世界,比头顶凌晨的天空还要黑暗。
  此时失而复得,他终于露出一丝笑容,看向窗外的女子,温声细语,“多谢你。”
  她彻底愣住,天下竟有男人笑起来如此温柔好看,连眼角的皱纹都那么迷人,充满岁月的味道。

  她不由自主随着他一同笑,“这手帕对你很重要吗?”
  他无比珍视放在紧挨心口之处,淡淡嗯,没有多说。
  他想到什么,“你怎知是我的。”
  女子脱口而出,“我那天看到你了,它从你口袋内掉出来,我还追上去,可你的车太快了。我想到初次是在这里遇见你,过来碰碰运气。”
  周容深听到微微讶异,“为什么。”
  她扯着背包的拉链,脚尖踢打地面,碾磨了好一会儿才局促说,“不为什么啊…”
  司机握拳咳嗽了声,车窗缓缓升起,隐匿了周容深那张脸孔,车驶入第二重金色大门,她踮脚追随直至再也看不到踪迹,蒂尔高楼在朝阳下辉煌璀璨,十分气派,她招手叫保安,“他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吗?”
  保安一怔,这叫什么事啊,聊了半天,谁也不认识谁,他哭笑不得,“您不认识他啊?”
  女子摇头,有点失望有点懊恼,“我忘了问,他刚才也没有跟我说。”
  保安犹豫两秒,“不止是。您见过哪个普通职员开那车的?我们周…周先生,身份有很多。若您还有机会见他,慢慢会知道。”
  “他姓周?”女子格外开心,“我明天还来,您可要认清我的脸,记得放我进去啊。”
  乔苍午后从盛文走出,绕了一条小路,抵达一处匾额是“隐舍”的茶楼。。..
  这地方十分清雅,东南环湖,西边街道极少,北边窗子面朝杏花堤,虽没有花海盛开,却清风自来。是深圳这座灯红酒绿的繁华港口,大隐于市的存在。
  他在侍者引领下到达一扇门外,门内潺潺水声,随着敞开的缝隙变大,鸟语花香扑面而来,恍若置身桃源。
  男人立在雪白的屏风后,逗弄卧在笼子上的五彩鹦鹉,不知是不是灵性足,还是受了什么虐待,对面前喂食的男子十分畏惧。
  乔苍飞快环顾四周,一言不发,脱掉身上西装交给秘书,吩咐在外面等候。
  他径直走向茶雾沸腾的红桌,拉开椅子坐下,一壶甘甜的清泉水,一盏风干的粉桃花,配上一筐西湖龙井小叶,悠闲慵懒,自斟自饮。
  一番长久静默后,鹦鹉终于开口。
  “碧螺春,碧螺春。”
  男人修长干净的食指骨节刮过它尖尖的喙,恍然大悟转过身,笑说,“原来乔总无声无息赴约,难怪它肯开金口。”
  乔苍细细品茶,还有几分烫口,他喝得格外缓慢,“曹总比一只鸟,还后知后觉吗。”
  曹荆易拿起搭在木架上的毛巾,擦了擦手,在乔苍对面的空处落座,“只要乔总痛快,再如何挖苦我都无妨。”
  乔苍轻声笑,拎起沸腾的茶壶,亲自斟了第二杯,“不敢。曹家在京圈显赫至极,我一介平民,怎敢和官府为敌。”
  他盯着源源不断从壶嘴流泻出的水,“乔总为敌的官场人士还少吗。能够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很感激。”
  乔苍笑容更深,“我怎么有一种,鸡窝过年的感慨。”

  曹荆易三指按压他手腕,止住他往已经满杯的茶盏内蓄更满的动作,“我何时做了黄鼠狼。”
  他们相视两秒,放声大笑。
  曹荆易扬眉侧头看鹦鹉,鹦鹉察觉他目光,顿时又吓得扑棱翅膀,如此不买账,他面容荫了荫,手指在掉漆的桌角有节奏敲击着,“还会说什么,一同说给乔总听。”
  日期:2017-12-30 18: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