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4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笑眯眯说了答案,周容深挑眉,打开掌心,只有原模原样的硬币,连正反都未变,而且还在那一只手上。
  何笙愕然两秒,呸了一声,“小儿科的把戏,糊弄三岁孩子呢!白糟蹋我的酒了。”
  她虽然这样抱怨,还是忍不住笑,周容深温柔望着她的笑,也情不自禁扬起唇角。
  临近中午蒂尔股东大会,秘书进入办公室请周容深过去主持,他吩咐秘书到西街买红豆糕和桂花糕,要新出炉的,多放些红糖,加快送回来。
  秘书越过他身后看了一眼忙碌的何笙,脸色荫沉,什么也没说。

  周容深定了定脚步,“你会走吗。”
  何笙从一堆摆放杂乱的档案夹内抬起头,一边收拾一边说,“不走,且收拾呢,看这乱的。”
  他心里欢喜,“一定等我。”
  她笑着嗯了声。
  周容深离开后,何笙把整个办公室都清理,打扫得油光水滑,纤尘不染,她擦拭完最后一块玻璃,累得四肢酸痛,惨叫了一声,秘书正好拎着糕点到达门外,拿不准是不是散会了,周容深在里面和她做什么,不敢擅入,放下敲了敲门,便退下。
  周容深这一桩会议开得心不在焉,他所有念头都在何笙身上,好不容易捱到结束,迫不及待返回办公室,屋内静悄悄,每一处都比他离开前更光鲜整洁,清爽明亮,不知她收拾多久才有这副模样,淡淡安神的檀木香,青烟摇曳,萦绕在鼻息间,经久不散。
  唯独少了她。
  周容深喊对着空气喊了一声,急忙剥开衣架,剥开门后,无人回应。
  他眼底涌出层层叠叠的失望,她到底还是走了,没有等他。
  他定格在门口,许久才挪动步子,脚下忽然踩住什么,发出一声咣当的闷响,烟灰缸砸在地毯上,接着窗前被纱帘挡住的沙发,传来一句咕哝的梦话,似乎偷懒被惊扰,片刻又归于平静。
  他错愕,盯着那一处,轻轻靠近,伸手拉开了帘。
  何笙伏在沙发,睡得正香甜。
  那安神香未曾对他管用,倒是把她糊弄困了。
  周容深瞳孔内的失望一霎间隐去,烟消云散,他怜惜她,闷笑出来,将她握在手里的抹布抽走,她抓得很紧,舔了舔嘴唇,似乎在梦里吃着红豆糕。

  他站在她身旁,凝视许久,像是一个不见天日的盗贼,躲藏在暗处,盗窃了心爱女人的梦,他不由自主俯下身,在她额头轻轻一吻。
  触碰她的霎那,便一发不可收拾,他发了疯的想她,那样热烈的,癫狂的想念,都凝化在唇齿,沿着她眉心,鼻梁,最终落在她唇上。
  他轻轻摩挲,辗转,吮吸,舌尖一点点撬开红唇的缝隙,钻入进去,他不敢用力,不敢太深,生怕她察觉,他吻了不知多久,空气都在这一刻静止,暖阳洒入,笼罩他和她重合的脸庞,他每一丝皮肤都含笑,过去这么多年,他终于还能再吻到她。
  不再是远远跟着,躲着,偷望着,遮掩着,只一眼,却一眼比一眼绝望,一眼比一眼哀伤,一眼比一眼深刻。
  为何岁月对别人,总是渐渐淡去。
  到最后无影无踪。
  而岁月对他,愈加入骨。
  他爱着何笙的心,在漫长颠簸的长河中,不肯枯萎破碎
  他等着何笙的心,在一根根白发长出来的时光里,不肯停歇。

  她眼皮忽然动了动,他惊慌朝后退了两步,幸而她只是翻了个身,并没有醒来。
  他指尖压在自己唇上,立在尘埃飞舞的阳光深处,愣了许久。
  比吃糖的孩子还要欢喜,欢喜过后,比丢失至宝的人还要憔悴。
  心脏一阵阵绞痛。
  他吐出的呼吸,残留她的余温。
  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吻她。
  在他的白发越长越多,在他的皱纹也越长越多的往后的日子里,他还能不能像这个午后一样。

  偷偷的,悄悄的,拥有她一会儿。
  他前几日路过金桥,那里的槐花开了。
  他想带她去。
  他记得她喜欢皑皑白雪,等北城的冬天到了,他也想带她去。
  他对她,有那么多,那么多的遗憾。
  那么多,那么多的愧疚。
  他缓慢蹲在地上,握起何笙的手。
  她依然沉睡,疲累极了。
  他分开她的五指,将脸埋入她掌心,贪恋这一分一秒的温柔。
  乔苍曾无比嫉妒他,嫉妒周容深可以堂堂正正拥有何笙,而他和她隔着千山万水,和她隔在不同的世界,隔着两段婚姻。只能站在楼下的树影里,坐在没有路灯的车中,透过窗子偷窥。
  乔苍这辈子英武果断,杀伐无数,他何时这样狼狈过。

  他们都为她死里逃生,为她不惜一切,拼得更高,更强大。
  周容深到底还是输了。
  他的克制深情,输给了乔苍的激烈掠夺。
  他红着眼睛,浑身轻颤,喉咙像泼了丨硫丨酸,被腐蚀得灼痛,他嘶哑说,何笙,趁我还没有老,背得动你,求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几天就好,我只要几天而已。

  很甜了哦姐妹们儿,你们想看的,番外都会写到。
  何笙迷迷糊糊醒来,天色近黄昏。
  外面的骄阳不再热烈,而是似水温柔。
  她在微醺的灯火中睁开眼,瞧见身旁看书的周容深,他专注阅览文字,没有察觉她清醒,她刚要动,却发现自己的手握在他掌心。
  他不知握了多久,皮肤像粘住了,彼此都汗涔涔的,无比炙烤。
  她指尖无措颤动,惊了沉浸在书中的他,他一抬眸,对上她雾气蒙蒙的眼,笑出来,“醒了。”
  她点头,他未曾松手,而是放下书卷,拿起一只枕头垫在她后背,她身上盖着毯子,窗口敞开一道缝隙,不冷不热,不干不湿,难怪梦里都那样舒服。

  “我睡了多久。”
  他柔声说三个小时。
  她大惊,“四点钟了?”
  他淡淡嗯,“你电话很安静。”
  他知道她顾虑什么,安抚她并没有人找过,她来的事也没有败露。
  何笙松了口气,她忽然想起自己因何睡在这里,一脸嚣张得意朝他邀功,“怎么谢我?周部长。”
  周容深感觉胸口一热,他低下头,她小小嫩白的脚丫勾住他衣扣,眉眼笑眯眯的,像一道弯弯的明亮的月牙。

  他记得她从前,常常会这样,他兴致好便逗弄她,握住她的脚,放在胡茬上磨,她咯咯笑着躲闪,柔轮的身子扭成一条水草,往他怀里钻。
  他扬眉,“你想要什么。”
  她认真琢磨了一会儿,想不到,便将脚丫塞进他衣领内,用他的体温取暖,他哭笑不得,“年岁越大,越淘气。”
  气氛莫名有些不对,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过火了,她与周容深,早不是这样没有底线没有规矩的关系,她立刻收敛,端端正正坐好,“那…先欠着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