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5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我们这便认负!”
  说完,她一拱手,也不待我和王灿有什么反应,带着其余二人转身便走,直奔擂台下尚未散去的公证人员而去。
  不愧是西城山洞天出来的女人,办起事来雷厉风行,不多时,西城山洞天向王屋洞天认负的事情便传了出去,整个会场之人,闻听这个消息之后,霎时便是一片哗然。

  在距离魁首之位仅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认负,在许多人看来,这根本是不可思议,甚至有不少人暗自惊呼绿芜是不是疯了,明明有机会夺得魁首,怎么如此轻易认输。但也有一些相对理智的人,猜测到我们之间达成了什么交易,总之,在场的每一个人,脸都写满了不可思议。
  绿芜完全不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公布这个消息之后,她朝我遥遥点了下头,然后便带队离开了会场。
  他们离开之后不久,方才惊呼之人,脸色大多已经恢复了平静。事实,这次罗天大,两两达成协议的,远不止我们两家,先是常山洞天与林雪所在的吕梁山福地,随后是玄德洞天与姬无恙的三皇井洞天,然后是我们与灵山福地,我与西城山洞天,这些事情,不管旁人如何介意,结果都不会有半分改变,毕竟选择认输还是联合,都是当事人双方的事情,与他们没有半点关系。估计是想明白了这点,这些人喧嚣一阵便平静了下来,也无人节外生枝。

  王灿见众人纷纷离场,乘机宣布了罗天大醮的接下来的安排,通知大家明日傍晚,在举办宴会的地方宣布洞天福地新一轮的排名,随后才带着我和胖子匆匆离场。
  回道宫的一路,王灿面色还算平静,但举止神态却跟前些日子完全不同,那种背负着满身压力的状态消失不见,完全恢复了当初我在蚩尤墓内刚见到他时的那副潇洒模样。
  事实王灿的确有理由高兴,他父亲在世之时,以一己之力镇压整个洞天福地,连续多年占据魁首之位,猝然离开之后,不知多少洞天的目光都盯在王灿身,一旦这次王屋洞天没有拿下魁首之位,其他洞天多年积怨,恐怕会完全爆发出来,到时会发生什么事情根本不敢想象。
  所以,这一次的罗天大,对王灿来说,是一场战斗,一场事关生死的战斗。在没有付出太多代价的前提下,王灿获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守住了王屋洞天的传承。从这一刻起,他才算真正把王屋洞天、把他父亲交与他的使命,一肩担了起来。
  第一百八十九章 封龙碑

  作为东道主以及魁首,王灿要忙碌的事情很多,进到会场之后,跟我告了声罪,便自己忙碌去了。
  一直到半个时辰之后,王灿才再次出现在我身边,又是连连赔罪,说是其他问题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问我这里有没有什么需要。
  我自然没什么需要,不过因为这次宴会是罗天大醮结束之后的宴会,我方才四处闲逛时,脑海浮现出一个问题,心里迫切想知道答案。
  罗天大醮的斗从来都不是目的,而是决定真龙脉使用权的手段。
  既然是斗,那必定有输有赢,若是赢得场次够多,原本的福地也能攀三十六小洞天,或者十大洞天的高位,陆振阳所在的灵山福地,以及林雪所在的邙山福地便是此类赢家的代表,这代表着他们所拥有的真龙脉,将会由原本的一条,增长至两条或者三条;可若在斗节节败退,那得将属于自己的真龙脉交出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十大洞天之,之前排名第十的苍山洞天,便败在了陆振阳的手下,跌落神坛,从十大洞天的高位跌落到了三十六小洞天,这意味着,他们将要交出自己之前所拥有的资源,也不知是谁家的运数如此之好,能得到从它们手下匀出来的真龙脉。

  这种规则不难理解,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真龙脉无庞大,重新划分时,究竟要怎么移动?
  这些年来,我见过的真龙脉着实不少,火神庙的真龙脉、玄学会总部的真龙脉、还有当年相留下来的半条真龙脉,细数起来,不王屋洞天少多少。这些真龙脉虽然大小状态不一,但无一不是人力无法撼动的庞然大物,即便强如胡玉荣之类的顶级阳神天师,只怕也做不到此事。
  心里一边寻思,我对王灿开口问道,“次你跟我说过,罗天大之后,各个洞天福地以新的排名,重新划分真龙脉的归属。当时我没有多问,但却想不明白,洞天福地位置不会动,真龙脉重新划分的话,必然牵涉到龙脉移动问题,你们洞天福地里,是如何移动真龙脉的?”
  之所以有此一问,并非我无的放矢。关于真龙脉的移动,迄今为止,我只见过一个东西可以做到,那便是当初姽婳送给我的玉环。

  洞天福地若是也能移动真龙脉,那他们手里,必定有类似玉环之物,说不定两者之间会有什么关系。
  而且当初瞳瞳寄居在玉环里,还跟我说过,她曾经在玉环,见过一个与姽婳相似的女子,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觉得玉环之隐藏着极大隐秘,而且这隐秘与姽婳有关。若是能找到玉环的秘密,极有可能借此解开姽婳的秘密。
  我与姽婳相处的时间虽然不多,但我们的感情却极好,可姽婳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被关押在地宫之,那该死的天道又为何不让我同她在一起……这其有太多太多的秘密。这些秘密,直到如今我都一无所知,而姽婳显然在顾忌着什么,也不愿告知于我,只能靠我自己去寻找答案。
  听到我的问题,王灿沉默了一下,却是笑着卖了个关子,对我道,“这个问题倒不用我回答,等下圣人自己便知道了。我刚才跟圣人说过,今日宴会本要搞定真龙脉重新划分之事,这并非只是按新的排名做出名义的划分,而是连之后的分配移动,都在这场宴会直接完成。”
  真龙脉的划分移动,在这场宴会能全部完成?

  我下意识便觉得不可能,但王灿说的如此笃定,自然不可能骗我。刚想再问,王灿那边却是又遇到了什么问题,跟我告罪一声,便直接离开了。
  王灿作为今日主角,忙碌是难免的,我也不好强行拉住他,只好任他去了,自己则是在会场四下搜寻起来,试图找到与真龙脉移动、或者说玉环相关之物,但四下走动许久,我也没发现任何线索。
  正搜寻间,一个年轻人却是忽然出现在我面前,挡住了我前行的道路。
  他穿着精致的黑色西装,带金丝眼镜,俨然一副商业精英的打扮,站在我面前,对我扬了扬手里的酒杯,笑着说道,“没想到周先生也来参加了晚宴,这一次罗天大,周先生一场未败,王兄能守住魁首之位,周先生当记首功,着实是少年英才!”
  日期:2017-11-25 07: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