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742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当说着这话的时候,苗正东走了过来,回头一看是他,县政府办主任连忙过来报告:“保洁人员说看到有人从这里跳楼了,但是楼下却没有人,奇怪。”
  苗正东伸出头也朝下看了看,下面是一个楼层伸出来的阳台,如果从这里跳下去的话,是掉不到一楼的,但是说有人跳楼,人跳哪里去了?
  “马上
  让人进到阳台里看一看。”苗正东吩咐道。
  县政府办主任立刻安排几个民工,身上绑着绳子从三楼往下跳,二楼已经被封死了。
  几个民工跳到下面后,便是大声道:“有人,有人。”
  一听果然有人,苗正东立刻吩咐道:“通知消防和医院的人员马上过来。”
  此时,躺在阳台上呻吟的不是别人,正是接完电话走出去,一直没回来的马波仁。
  他从三楼跳到了二楼的阳台,腿被摔断了,人却没死,摔下去后,就朝墙跟一靠,没敢露面,等到民工下去后,才看见他躺在墙跟前,呻吟着,脸色苍白。

  民工又不认得他,所以不知道他是谁,直到消防队通过云梯,把他从阳台上抬出来,大家才看清楚原来是他。
  马波仁跳楼了!
  一时间,这个消息如同会飞的翅膀一般传遍了整个石宁县,至于马波仁跳楼后死没死,大家都不是太关心,但是一般来说,大家都会认为,一定是跳楼死了,不然跳什么楼啊,难道要练轻功吗?
  苗正东得知这个消息,一脸凝重,回到办公室,给曹准打了电话,此时曹准已经知道了,有人告诉他了,现在一接到他的电话,便连忙问道:“有没有生命危险?”
  苗正东道:“腿摔断了,现在看来应当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从三楼往二楼阳台跳,他这是想看自己身子骨结实不结实呢,摔下去后,还躲了起来,这个马波仁,也算是酿下天大的笑话了。”
  曹准道:“现在恐怕是大家都在看我们石宁县的笑话了,这个事情,我们没办法捂着掖着,还是要向市委市政府汇报,老苗,你和我一块去吧,你在现场,你能讲的清楚。”
  苗正东听了,心里想了想,说道:“那好,我与你一起去,我们是向哪位市领导报告?”
  “先向刘昌栋书记报告一下吧,然后看具体情况,是不是要向陈书记报告。”曹准道。
  第二千二十八章 政府形象
  马波仁跳下阳台摔断了腿,被送往县医院救治,事后,众人纷纷议论是怎么回事,要知道一般人是不会跳楼的,既然跳楼必然有原因。
  可是在这个时候,曹准突然想起了一个主意,觉得如果是其他原因导致马波仁跳楼,会影响到石宁县的形象,他就在去市里的路上,打电话给县委办主任,告诉他,就对外宣称马波仁是由于失足掉入楼下阳台的,并非是跳楼,以免引起大家的议论。
  县委办主任得了他的这一指令,便是打电话给宣传部,如果有记者来采访此事,就说是失足掉入阳台,反正马波仁没有摔死,说成失足掉下阳台,也符合逻辑。
  这么一来,刚刚传言马波仁跳楼的事情,就转化为马波仁在县政府会议室开会时,出来接打电话,不小心失足掉下了二楼阳台,导致身体骨折,但是对于马波仁是怎么失足的,却是语焉不祥。

  等到曹准与苗正东一起到市区时,网上的舆论就已经发生变化了,曹准得知后,心里非常高兴,感觉这是他的神来之笔,无形中化解了石宁县的一场危机。
  到了市区之后,曹准与苗正东两人就去了市委副书记刘昌栋那里,向刘昌栋报告了这个事情,并把对外发布消息的事情也讲了出来。
  刘昌栋听罢,一边微微点着头,一边说道:“马波仁具体是怎么掉入阳台的,你们弄清楚了没有?”
  曹准道:“还没有,马波仁正在医院呢,我们也不好去问他。”
  刘昌栋想想也是,马波仁是副县长,谁好去问他是怎么掉下去的?
  “马波仁在掉入楼之前,是一个什么状况?”刘昌栋问了问。

  苗正东道:“当时我们在召开教育座谈会,他是主持人,开到半途,他出去接了一个电话,便是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搞不清他是失足,还是故意跳的,按说他跳的可能性大些,他不可能爬上窗户上后失足吧?”
  刘昌栋又点点头,道:“这个事情就按你们刚才对外宣传的口径来解释,等到马波仁身体复原的时候,再问一问他,现在网上的舆论汹汹,不明真相的群众总会认为,官员只要跳楼了,就一定会有问题,所以我们要及时回应网上关切,统一口径,把这个问题处理好。”
  曹准道:“要不要将这个事情向陈书记报告一下?”
  刘昌栋沉思了一下,道:“我给他打个电话,问一问吧,这也不是个小事,不向他报告一下不大好。”
  说着刘昌栋就给陈功去了一个电话,陈功接到电话后,听说曹准和苗正东来了,就让他们来他办公室一趟,发生了这个事情,早就有人传到他耳朵里了。
  二人就来到了陈功的办公室,曹准进去后,就向他汇报了马波仁摔伤的情况。

  曹准此时尽力避免用跳楼二字,因为如果是跳楼的话,怎么会掉到阳台上呢,分明马波仁并不想死嘛。
  听了他的话,陈功看向他们二人道:“你们有没有安排人员在医院看护马波仁?”
  曹准怔了一下,忙道:“被送往医院了,我给医院院长打了招呼,让他们全力救治。”
  陈功道:“你们可弄清他是因为什么跳楼的吗?”
  曹准道:“现在不好说他是跳楼,我们对外宣传的口径是失足掉下阳台导致腿部摔伤。”
  说这话时,曹准心里头还有些得意,刘昌栋站在旁边听了,便是看着陈功的表情。
  陈功听到他这样讲,脸色突然动了动,说道:“在没有弄清楚情况之前,你们怎么能对外宣称是失足掉下?如果将来调查查明的情况不是这样,你们这不是失信于民了吗?谁让你们擅自作主,这样对外作出解释的?”
  陈功的语气重了起来,曹准听了,一时低下了头,与苗正东有些面面相觑,刘昌栋的脸色也变了,刚才他还认可曹准的这种做法呢。

  “我是怕网上传播一些谣言
  ,影响到社会的稳定,所以就让办公室发布了这个消息。”曹准想了想,解释道。
  陈功道:“谣言?你知道群众现在是怎么解释谣言两个字吗?群众说所谓的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你们焉知马波仁不是主动跳楼,企图畏罪自杀?”
  陈功一这样讲,曹准的脸色很不好看了,如果马波仁真是如此,他那样对外宣称,就是打自己脸了,在这个问题上,他有些自作聪明了。

  “现在也没有证据证明他是畏罪自杀啊。”曹准道。
  陈功道:“现在是没有证据,但是你们也不能就否认这种情况的存在,未经核实就乱发布消息,网上有议论,那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只要我们去认真面对真相,谣言不攻自破,怕的就是我们顾忌这顾忌那,不愿意公布真相,这才会导致谣言四起,损害政府形象,现在你们这么讲了,那就是被动了,严重损害到政府的公信力,你这个书记,一把手,考虑问题不周,你看看你怎么善后吧。”
  陈功把这话一讲,曹准心里后悔死了,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真是弄巧成拙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