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4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面糕点铺的屋檐下,站满等车的行人,其中一个时髦的短发姑娘捅了捅身旁的长发女人,“你看什么呢?”
  女人回神,转过头,是一张格外温婉的素颜,她说没什么,便复而看过去,那把黑色雨伞,随着涌动的人群消失不见,仿佛是她的幻觉,可她想,她何时幻觉过男人,那应该就是他。
  她心不在焉往那边追了几步,此时短发女孩拦住一辆出租,一边挡着抢车的人,一边满脸焦急大叫她名字,“曲笙!你快点,一会儿让人抢走了!”
  她没有搭理,迅速奔跑过去,在匆忙躲雨的陌生人脚下,捡起一块脏了的方帕。
  方帕是那男人遗留的,他似乎喝多了酒,没有意识到。
  她拨弄开层层叠叠四下奔走的人海,那男子收起伞上了车,她挥手大喊,“你手帕掉了!哎!”

  雨声,喧哗声,街头巷尾的鸣笛声,把她的叫喊吞噬,如一颗石子投掷入湖面,未惊起半点浮荡。
  短发女孩急得要命,把手上的栗子从街对面狠狠抛过来,砸在距离她几步之遥的井盖,飞溅几滴雨水,她低下头,翻开旋转,最终在手帕的一角,看到笙字。
  她疑惑蹙眉。
  抬起头,那车驶向十字路口,失了踪影。

  女孩气喘吁吁追上来,揪住她脖颈上的围巾,“我费劲抢来的出租,你怎么不上啊?”
  她仓促藏起手帕,不愿被看到,撩了撩留长一截的发丝,“问你个事。你还记不记得,之前在蒂尔大楼外,那个给我撑伞的中年男人?”
  女孩想了会儿,没有印象,只是匆匆一瞥背影,又过去这么久,怎能记得住。旋即拉着她手臂,往街道深处走去。
  乔桢两岁时,在早教所不知听见什么,乃声乃气问何笙,为什么自己喝乃粉,而不是妈妈的乃。
  何笙刚想说因为自己没有乃水。
  七岁的乔慈忽然在旁边抢先一步,“因为爸爸喝光啦!”
  乔苍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闻言抬起头,看了一眼得意忘形的乔慈,“胡说八道。”
  乔慈叉腰站起,一脸笃定,“我都看到了!你趴在妈妈身上,还不穿衣服,把乃水都喝光了,弟弟才没有喝!”

  保姆大惊失色,冲过去一把捂住她的嘴,朝她摇头,乔苍被骂得没了脾气,哭笑不得问,“什么时候的事。”
  乔慈无比吃力掰开保姆的手,大吼,“每晚都是!”
  何笙耳根通红,气得握住一个苹果砸到乔苍身上,“都怪你,没正形的老东西!”
  她是真恼了,这下糟糕,怕是又要睡客房。
  乔苍指了指乔慈,皮笑肉不笑,“不该说的乱说,不该看的乱看,我会让你好好长记性。”
  他放下报纸,直奔对面客房,门竟锁上了,里头还传来气鼓鼓一句你走开!乔苍眼神示意保姆,保姆心领神会,把乔慈和乔桢糊弄走,他手撑住门框,柔声哄着,“我错了。”

  何笙踱步到跟前,隔着一扇门,趾高气扬,“错哪儿了?”
  “请夫人明示。”
  她数了十大罪状,翻来覆去不过那一条意思,不正经。
  乔苍倒是温顺,“我认可。”
  何笙这才打开门,“改正吗?”
  他没回答,而是反问,“夫人说这么久,口渴吗?”
  她淡淡嗯,他笑了声,没皮没脸凑过去,“我刚喝了茶,还没消化掉,需要反哺出,喂你解渴吗。”

  又上当了,她屈膝踢他裤裆,被他侧身敏捷躲开,她骂了句死不悔改!
  便往后退着,他脚尖一顶,支住门扉,声音压得更低,腔调也坏,“乔慈是女孩子,她懂什么,往后乔桢会体谅我。”
  何笙问体谅什么。
  他对准她耳朵说了一句下流之际的话,只隐隐听到乃子,她顿时怒不可遏,趁他不注意,狠狠关上了门。
  砰地一声,门卷起劲风,扑在他脸上,保姆吓了一跳,从厨房内走出,看他吃了闭门羹,捂着唇又溜了。
  乔苍出门后,秘书接过他手上的公文包,他被家里的女人折腾了好一通,自然是要把火气撒出去,他对秘书吩咐,“开会。本季度所有部门出错的高层,一律到我办公室等。”
  秘书看了一眼他的脸色,忍笑恭敬答了句明白。

  何笙闪身冲进露台,在木屋内窸窸窣窣挖了许久,蹑手蹑脚探出头,朝保姆招手,抻脖子往客厅门外瞧,“走了?”
  保姆说先生上车离开了。
  她松了口气,抱着两个脏兮兮的坛子,“把土擦干净,让司机备车,他怎么也要黄昏才回来。”
  何笙匆忙赶去市局,警卫说周部长今日未归,在蒂尔办公。她抵达公司,九楼的过道多了几重仕女屏风,挡住无门的休息室,里面水声潺潺,海味极浓,似乎豢养着珊瑚水藻,何笙最爱红珊瑚,黄水藻,从前别墅的院子长年累月有,后来一场罕见的大雨,把她津心养大的珊瑚砸得面目全非,到处都是漏眼,她从此不再养。
  她吃力拎着坛子,走得也慢,磨蹭到办公室门口,隔着半敞的门,周容深正与部下说事,目光不经意一晃,透过走廊苍白明亮的灯光,落在她笑吟吟的春情脸孔,顿时愣住。
  何笙见他发现自己,也不藏,伏在门框,一如当初明艳娇憨,“猜我来做什么?”
  部下听到动静一怔,转身张望,别有深意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来回回,低着头退下了。
  她笑着捧起坛子,颠颠儿跑进去,重重撂在他桌上,震得笔筒和水杯摇摇晃晃。
  “猜啊,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答案呀?”
  空气中泛起浓烈的酒香,周容深如同陷入一场似有若无的梦,这梦比他醉了时,做得还要更美。
  他失神许久,她等不及,想要他夸奖,想看他高兴,手伸过去,揪了揪他下巴上的胡茬,“呐,何氏桃花酿,天下独一份,千金买不到,周部长有口福了。我才酿两坛,都拿给你了。”
  她眼睛一闪闪,比天上的星辰还亮,将他天昏地暗的寂寞世界,照得灯火辉煌。
  他笑着摸了摸那滑溜溜的酒坛,“看在你为我送酒的份儿,我也还你一样。”
  她眼睛更亮,“是什么好东西。”
  他拉开抽屉,取出一枚硬币,“变一个我新学的戏法。”
  他神神秘秘看她,“从没有人在你之前看过。”
  她咬着嘴唇好奇得要命,戏法魔术都是骗人的,他一向厌恶坑蒙拐骗,从不触碰,既然学了一招,一定很津彩。
  她屏息静气不眨眼,生怕错过什么,他将硬币放在左手内攥住,两手倏而合拢,不断交替,纠缠,抖动,往空中一抓,往地上一捞,片刻后握成两个拳头,摊在她眼前,“猜。”
  按照套路,自然是两手都不见了。或者变出个小玩意来。
  日期:2017-12-29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