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4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荆易好笑扬眉,以为她会置若罔闻,息事宁人,万没想到这小女人真是寸步不让,她竟停下了。
  转身捏着嗓子哟,仿佛时光轮回,卷轴倒退,他是寻花问柳的公子,她是八大胡同倚门卖笑的艺伎,他就躲在暗处瞧着,她腔调那般娇弱,那般尖细。丨
  “您说我呢?”
  贵妇正愣神,这年头较真什么的都有,还有较真骂的。

  她眼疾手快,反手泼了一杯酒在那贵妇的脸上。
  一众女眷瞠目结舌,一时哑然。
  她媚笑甩了甩手腕,“嘴巴放干净些,你指桑骂槐,是瞧不惯我还是瞧不惯周局长?不就是没给你男人批地吗,一大把年纪了还这样小家子气。下一次再口无遮拦,我泼的就不是酒了。”
  贵妇被当众羞辱,不依不饶,她抹了一把脸上的酒水,伸手扯住何笙不允许她走,“不是酒,你还要泼尿吗?”
  “那有什么趣。”她笑得又嚣张,又艳丽,真是水光潋滟,风情万种,“泼点毁了你这张烂皮的东西,让你变成癞皮狗,这辈子不能见人。”
  周容深从远处寻她来,她怕他瞧见自己惹祸,一把挡住那女人,往他胸前靠,手还故意遮他眼睛,嘴里咕哝一堆有的没的,糊弄他走。
  那纤弱的身子,好像一株夜来香,那么幽艳芬芳,又那么机灵活泼。
  曹荆易眼底玩味的津光闪了闪,流淌出连他自己都浑然无觉的笑意。
  曹荆易见过何笙豪气冲天,像一个女战士,周旋在金三角几国毒枭、刀光剑影之中,清冷倨傲,固执坚硬,比男人还勇猛刚毅。

  他见过她风华绝代,衣襟半敞,姿容放荡,侧卧在常府后园湖泊的一叶扁舟上,杯中盛着桃花酿,千娇百媚,她不开口,便令他怦然心动,她若开口,又美得活色生香。
  她的纯情,胜过池水中盛开的芙蓉,她的妖冶,抵得过红梅海棠。
  他见过她嫣然一笑,利剑歌喉,温柔一刀。
  他见过她梨花带雨,柔情似水,春色一场。

  她用美艳和风情,杀了多少人。
  她是那么恶毒,活该千刀万剐,可谁又舍得开枪。
  周容深为她耽误这么多年,自苦,自虐,自痴,像一个病入膏肓的疯魔,宁可守着孤寂的日子煎熬,也不愿将她遗忘,将她释怀。
  而他呢。

  曹荆易穿梭过人群,将万丈灯火留在身后。
  他从未得到过她。
  他是一场风月的旁观者,他分食的,不过她那一点点感激。
  每当馋了,找女人解闷儿,才捏住下巴要吻,他脑海便莫名其妙回映他在车上吻何笙唇角的一幕。
  他放荡风流一辈子,深知那根本算不得吻。
  可除了那个吻,他吻过的那么多女人,连味道都记不起。
  他只是偶尔,在月满高楼时,晃过何笙捧着满身是血的自己,痛哭流涕,求他醒来的好笑样子。
  他当时没有来得及告诉她,他之所以睁开眼时,蹙眉那么深,并不是伤口多痛,他早已失血麻木,而是因为她屁股坐住了他的手。
  宴会将要结束时,一名侍者抵达周容深身旁,告知他门口车满为患,他的司机在街口等候。
  周容深并没有与任何人打招呼,他撂下酒杯,独自绕过长长的回廊,在众人毫无察觉下,离开了筵席。
  回廊的一角,是缭绕的烟雾,轻微起伏的呼吸,常年办案的津准嗅觉令他即将迈入电梯内的步伐一顿,他侧过头,看向那扇黄昏中摇曳的木窗。
  许久不见的曹荆易背对灯火,右手夹着一支快燃尽的香烟,他眺望远处耸立云端的盛文大楼,脸上含着浅淡的笑。
  周容深不愿和他接触,这人的城府之深,手段之毒,心思之狠,比他父亲曹柏温有过之无不及,他藏得太重,藏得太久,连他也蒙骗过。
  周容深和乔苍的鹬蚌相争,若真有渔翁,一定是曹荆易。
  他之所以失手,并没有从这盘大局内捞到盛文和蒂尔,也没有得到何笙,是他父亲的疏忽,而不是他。

  周容深一言不发按下按钮,电梯门再度缓缓打开,这时曹荆易忽然说,“盛文上一季度,偷税一千三百万。”
  他眼睛一眯。
  “我手中有账本,真正的账本。”
  周容深眼睁睁看着电梯离开这一层,他静默不语,良久后才笑了一声,“然后。”

  曹荆易丢掉烟蒂,任由它从十二层坠落,尸骨无存。
  “不合作吗。”
  他垂眸抚弄着袖扣,漫不经心问,“合作什么。”
  曹荆易平静转身,掩去了窗口一丝摄入的霞光,“你我之间,连这点默契都没有了吗。”
  “自然有。”周容深打断他,“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战争,不是一路人,也可以因为相同的诱饵,而变成一路人。你我曾经那么多年的友谊,不也走过来了吗。”
  曹荆易两条手臂抵住窗台,像是看风景的过客,目光从密密麻麻如蝼蚁般的车流人海中掠过,“乔苍手里,握着你我都想要的筹码。”

  周容深目光倏而变得凌厉,“你想怎样。”
  他闷笑出来,“容深,你怎么年纪越大,越活得世故虚伪。我敢直面自己的图谋,你克制隐忍一辈子,结果好吗。”
  他重新摸出一支烟,叼在唇角点燃,雾气使他模糊不清,可他的狠毒却昭然若揭。
  “他独占这么多年,难道你不想索取吗。”

  电梯二度经过,咣咣闷响,周容深掌心扣住灯牌,蓦地抓紧,“你如果敢肆意妄为,我这关你绝对过不了。”
  曹荆易眯眼打量他,一口接一口抽,抽到两张面孔之间,散开一团浓稠的雾,他才停止。
  “这么说你不想要。”
  周容深冷面不语,电梯从十九层逐渐降落,他按下,停泊在十三层时,曹荆易语气含笑,“那我全部收为己有了。”
  两扇铁门,空无一人,周容深凝视里面一堵透明墙壁,那上面倒映,是他煞气冲天的轮廓,“你已经布局了,对吗。”
  他走进去,反身,抬眸,和曹荆易四目相对,“虽然我抗衡不过曹首长,但也不是丝毫阵仗拿不起。”
  电梯门合拢,只剩下一道窄窄的缝隙,曹荆易终于不再沉默,“你要与我为敌。容深,你看不到你现在有多狼狈。”
  咣当一声,鸦雀无声。
  周容深陷入冗长而痛苦的静止。
  他并不狼狈,他只是忽然间,没了斗志。
  抢夺何笙,他不知有多想。
  可她心里全部是乔苍,他抢回来的皮囊,只会迅速凋零,他那么爱她,那么疼她,他怎么舍得。
  他走出酒楼,几分钟前还布满天际的霞光,遮盖在青灰色的滚滚云层后,雨水淅淅沥沥,起初只是几滴,而后一发不可收拾,小雨满城。
  侍者递上一柄黑伞,恭送他从一侧好走的路离开,他撑起伞,缓慢挤入街头,朝着等候的黑车而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