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5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往阿福的擂台看了一眼,同台之前与我说的情况一样,他打得很辛苦。阿福在之前的斗力压各路阳神天师,即便是三皇井洞天的姬无恙也不是他的对手,但遇这个玉容剑君之后,却显得畏手畏脚,几乎没有一次主动出击,一直在保守的游走,而对面的玉容剑君,正是利用了他的谨慎,逼得阿福手忙脚乱。
  作为王屋洞天明面的最强战力,阿福不可谓不强,但阿福强,胡玉荣更强,面对这个十年前便只身挑战过整个洞天福地的存在,只怕陆振阳与他遇了,不使用蚩尤战斧,想获胜也不会太容易。
  阿福再一次挡住了胡玉荣的攻击,整个人已经被逼到了擂台边缘,最后还是凭借着天师的短时间飞行能力,才免于被胡玉荣剑气推下台来。我看了看他们那被剑气肆虐过的擂台,不难想象,在我与赵昊交手的时间里,阿福究竟面对过多少次这样的情况。
  在此时,阿福罕见的主动出击,他飘落到胡玉荣的背面,尚未落地之时手便法决连连,随着他的脚尖一触地,悬浮在他头顶的天师阳神便化作一道流光,直取胡玉荣的背心。
  阿福的这一击气势磅礴,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在这滂沱的一击之后,他显得有些气不足,很明显撑不了多久了。阿福发现了我的目光,我鬼使神差的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不用担心,赵昊的那一场,我已经拿下了。体会到了我的意思,阿福也点了点头,更加小心的控制自己的走位,在胡玉荣的剑气里来回游走,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
  王灿不明白阿福的意思,疑惑的问道,“阿福……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叹了口气,他是个聪明人,不可能不知道阿福的用意。阿福如此谨小慎微,不过是在等胖子的结果。虽然我这一场胜了,但要进入下一轮,只有我这一场胜利还不行,王屋洞天还需要再拿下一场,他不知道胖子的结果,所以不敢轻易的使出全力,他怕自己过早的败下阵来,到时候胖子也在李溯源的手下落败,那么王屋洞天便是真的败了。他如此谨慎小心,只要坚持下去,稍后胖子的赛分出结果之后,即便是胖子败了,他这边依旧还有反击之力……

  至于是以什么手段反击,看阿福那视死如归的表情,不用多想我也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手段。
  王灿与阿福相处多年,虽然碍于王屋冬天的规矩,他们不得不以主仆相称,但在他的心里,阿福的分量只怕他那两个闭关不出的叔祖还要重三分,知道阿福有如此想法之后,他的心里必定不会好受。我伸手按了按王灿的肩膀,宽慰道,“别紧张,福叔他不会有事的!”
  王灿捏紧了拳头,低头含糊的吐出一个音节,“嗯!”
  暂时没再看阿福,我转头往另一边胖子与李溯源的擂台看去,王灿的目光也随之跟了过来。

  本以为王灿不看阿福那边,心里会轻松一些,但没想到,王灿目光转过来之后,面色却更紧张了。
  我唯一皱眉,便想通了其关节。胖子这场斗的胜负,从某种意义来说,关系到了阿福的生死。
  同王灿相,我同阿福的接触不多,但阿福却多次帮助于我,在我心里,早把他当成了一个照顾我的前辈。所以,我心里的紧张一点都不王灿少,眼睛紧紧的盯着胖子这边的情况。
  李溯源不愧是洞天福地识耀境界第一人,实力极其不俗,再加有李元的仇恨在身,与胖子交手时,这个老头根本没有留手的意思,一招一招狠辣,好在胖子身的符箓够多,阵法够强,否则必定也坚持不到这个时候。
  以一道银符再次将李溯源逼退,胖子脸也露出几分狠戾,右手一招,从李元身得来的玉剑便被他招了出来。胖子看着李溯源,遥遥的说道,“老毒蛇,你要的是这个吧!”
  李溯源没有说话,只是望向胖子的目光变得愈发阴沉了,他同样右手一引,口喷吐出一柄火红的玉剑,双手掐决,将玉剑与自己道剑同时送了长空。
  玉剑同道剑在空相遇,一触即合,拖出一道长长的焰尾,随后在空制高点下坠,下坠的同时,焰尾向外扩张,仿若一只开屏的孔雀,带起阵阵高温……这是李元曾经使过的剑诀,名为燎原剑诀。只是与李元相,从他爷爷李溯源手使出来的这招,显得更加老辣浩大。
  李溯源作完这个动作之后,胖子手那小小道剑也随之抛到天空,刹那间,火焰狂喷,擂台之又多了一只鲜艳的孔雀。
  又是燎原剑诀!
  以李元的燎原剑诀对付李溯源自然不够看,胖子也深知这一点,于是他的双手并未停下,而是飞速抛出布阵之物,不多时,一阵黄烟升起,九曲黄河大阵再度祭出!
  看着此阵,我心里略略安定了下来。

  李溯源虽然是李元的爷爷,又有识耀境界第一人之称,但终究不过只有识耀修为,抵挡了胖子诸多符箓与阵法之后,再使出燎原剑诀这样的大招,即便再强,一身道炁又能有多少?如果他拼命强攻,压制着让胖子无法祭出九曲黄河大阵的话,他还有胜利的机会,但此时,胖子的九曲黄河大阵已经祭出,再加李元那玉剑,李溯源败局已定。
  事实也正如我推测那般,随着李溯源的身影消失,擂台那两字耀眼的孔雀也被黄烟一点一点的吞噬,十数息后,整个擂台便完全被黄烟填充。
  我看了看王灿,对他说道,“不用担心,这一场,我们胜了!”
  王灿此时却看着胖子的九曲黄河大阵,面露惊异。胖子虽然不是第一次使出这阵法,但当时王灿并不在场,没有亲眼见识过这阵法的神异之处。
  在王灿的震惊,黄烟变得越来越缥缈,最终全都重回地底,露出胖子和李溯源的身影。
  胖子如次一样,依旧盘坐在原地,至于李溯源,则同次的李元一样,倒在胖子的身边昏迷不醒。瞧模样,他的一身修为,恐怕也保不住了。不过刚好,方才在斗之时,胖子将李元的道炁使用一空,现在又得了李溯源的道炁填补空缺,这爷孙俩,倒成了胖子道炁供应所。

  随着擂台安静下来,公证人员很快台,检查了李溯源的情况,确认他失去再战之力后,这才面向整个会场,公布了斗的结果。直到这个时候,王灿这才回过神来,他先是看了看胖子,随后看了看我,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跑到公证席,叫停了阿福与胡玉荣之间的赛。
  胖子的胜利,帮我们拿到了晋级最后决赛的门票,阿福自然也没必要在擂台硬撑了。他每在擂台多呆一分钟,面对的危险便要多一分。我没有去接胖子,而是跟在王灿身后,从擂台把阿福搀扶了下来。
  阿福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正在朝这边赶过来的胖子,断断续续的说道,“圣人,林、林公子……”
  话音未落,他整个人便昏迷了过去。
  那胡玉荣号称阳神第一人,自然不是好相与的,阿福与他缠斗到此刻,早耗尽了体内道炁,此刻骤然昏迷,也算正常。

  我检查了一下阿福的情况,确定他无事之后,这才放心下来,准备叫王灿先带他回去休息,结果我一转头,却看见胡玉荣从不远处朝我们走了过来。
  日期:2017-11-24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