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3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随之晃动,保镖低垂头,关上了门,数秒后拂尘而去。
  周容深凝着遗留下的飞舞黄沙黯淡绞痛。
  她还有这样小女儿的模样。
  真是百般伶俐,千般动人。
  他记得,何笙从前不信佛。
  她理智,生性凉薄,佛在她眼中,要么是泥疙瘩,要么是玩偶。
  她如今也会小心翼翼捧一尊,是为了那个男人,从此平安无恙吗。
  那一场中午的应酬,喝到黄昏,日薄西山,曲终人散,周容深伏在桌上酩酊大醉。
  他来者不拒,一杯又一杯。
  司机在一旁无法阻拦,只得干着急。
  同僚笑说,“周部长的酒量,与您做官一样,都是步步高升啊。”
  歌女侍候在旁边添酒,他一把按住她的手,从她掌心夺走酒瓶,仰脖灌了下去。

  满堂喝彩,满桌欢笑。
  他笑而不语,他知杯中酒苦辣,杯中酒可知他心里的滋味吗。
  司机架着他离开酒楼,送回别墅时,已经凌晨。
  他挥手让司机走,跌跌撞撞打开酒柜,将里面所有酒都搬出,唯独手指一遍遍掠过那一坛桃花酿,舍不得喝。

  她也酿制过杏花酒,她看他在书房写字,写了一首杏花坡,她采了那一季枝头全部的杏花,只可惜酒水酸苦,一滴没有喝,便匆匆倒了。
  就像她还在身边的时光,覆水难收。
  司机走后不久,心里有些发慌,他不负责周容深生活上的事务,故而联络了秘书,告知他今天应酬的情况。秘书大惊,周容深不是不知分寸的人,他绝不会放任自己喝这么多,除非他心里难受,他一遍遍拨打电话无人接听,慌慌张张从市局赶来,推门进入客厅时,被滔天的酒气熏得后退两步,他撞向墙壁,看着不远处一片狼藉。
  周容深颓废扯开了衬衫,手肘撑在膝上,浑浑噩噩失了理智。
  他伸手还要去拿桌上的酒,被秘书冲过去一把夺过,“周部长!”他大吼,“您的心脏什么样您不清楚吗?从夫人离开后,您拼命加班,昼夜颠倒,一晚晚坐在椅子上发呆,您快把自己折磨垮了!难道非要把罂粟丸的毒性逼得发作才肯罢休吗。”

  周容深扑了个空,他看着停在半空的手,那只手颤栗,抖动,青筋暴起,良久忽而握成拳,狠狠砸向了桌角,他双手抱头痛哭出来,秘书跪在地上,一遍遍呼喊他,试图唤醒,用力扯住他手臂,将他的手从头上拿开,周容深不肯,他死死维持这个动作,掌心缓慢滑落到脸庞,遮掩眉眼,无数眼泪从指缝流淌出,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秘书惊愕,一时不知所措。
  他的脸。
  濡湿涟涟,面如死灰,了无生气。
  只有无边无际的青白,寂寞,绝望,压抑。
  世间极致之苦。

  生老病死,怨憎苦,爱别离,求不得。
  他饱尝每一种,甚至连死亡,都和他擦肩而过。
  “我为什么…”他一双眼猩红,狰狞,看向面前呆滞的秘书,“为什么当初要离开?”
  他哽咽自语,“没有官位的周容深,还剩下什么?我拼命往上爬,不过想抗衡他,想让何笙,这辈子没有忧愁,不用向任何人低头,我永远记得,她为了我,去跳舞,背负骂名的那些日子。”
  他张开痛哭出来,“我这里好疼。”他重重拍打胸口,“我撑不下去了。”
  他哭倒在沙发上,一米八几的汉子,蜷缩成一团,闷沉嘶哑的哭声从他交叠的手臂后传出,他崩溃到秘书根本不敢靠近。
  世人都说,周容深毁了。
  他一生清名,一世英武。
  他的婚姻,他的岁月,他的欢笑喜乐,都毁在何笙的手里。
  若她自始至终没有出现,他或许这辈子都尝不到什么是情爱,可好过苦守相思。
  他没有乔苍干脆,没有乔苍狂野,没有乔苍不顾一切,肆意妄为。
  可他也是这样深爱。
  他隐忍的时光,他为她谋划的未来,为什么没有人看得到。
  秘书红了眼眶,他艰难爬起来,避到阳台,从联系薄中找到何笙。

  帷幔在夜风中晃动,时而露出,时而挡住,周容深像犯了毒瘾,像被烈火焚烧,苦苦煎熬。
  他对着电话说,“夫人。”
  那边没有回应。
  秘书哽咽哀求她,“求求您,您能来一趟吗。周部长他…”
  他到底嚎了出来,“他心脏的事,我没有告诉过您。”

  那边沉寂了片刻,忽而挂断。
  秘书接连喊了好几声夫人!回应他的仅仅是黯淡下去的屏幕。
  与此同时何笙听到动静从浴室探出头,光溜溜的肩膀落满水珠,“是谁呀?”
  乔苍拇指摩挲着屏幕,沉吟两秒,利落删除掉那一串来电,随口回她,“陌生号。”
  何笙这么久从未接过陌生号,偏偏被他接着了,她好笑擦拭头发,“打错了吗?”
  他淡淡嗯。
  “莫不是别有用心的女人,玩了一出欲擒故纵。跑我这里来钓乔先生?”
  乔苍心不在焉,如果周容深真出了事,他这样隐瞒拦截,她会不会怪自己。
  他抬眸,望向不远处的浴室,墙壁与玻璃间,一簇温柔的橘光,何笙倚在其中,明艳婀娜。她毫无怀疑与猜忌,再不探究这通电话的来源。

  就当他自私,当他荫暗,当他无耻。
  他好不容易,才将周容深从她心上拔除掉,他不能允许何笙动摇。
  他拔掉的是藤蒂,是枝桠,是叶茎,根仍深埋,根不死,随时都会卷土重来。
  即使她不会,他也不要看她为另一个男人伤春悲秋,牵肠挂肚。
  他什么都不畏惧,他可以赌注一切,唯独他不敢赌何笙的心。

  她和周容深纠缠厮守,分分合合的五年旧情,如同一根尖厉的剌,如鲠在喉,随时取人性命。
  风月,人生,权势。
  周容深都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劲敌。
  乔苍闭了闭眼睛,终是选择沉默。
  秘书近乎发狂,痛骂咬牙,狠狠砸碎手机,无助看向倒在沙发上的周容深,他似乎有些不对劲,开始抽搐,痉挛,颤抖。

  他苍白的脸孔从掌心间若隐若现,嘴唇青紫。
  秘书大惊,仓皇失措冲过去,艰难拖拽起,手摸到茶几,刚拨通司机电话,吩咐他速速过来送医,周容深闭目按住他的手,“不必。”
  “周部长,您现在的情况…”
  “我说不必。”他一把夺过,塞进抱枕下,眉目间的皱纹层层叠叠,似乎非常痛苦。
  他平复许久才沙哑说,“你走吧。”
  “我怎能放心您一个人呢。”
  “我只是想静一静。”
  秘书不敢再忤逆,叮嘱他实在扛不住,千万不要死撑。

  秘书关门离去的声响传入,周容深强装平静的面容,顿时狰狞扭曲起来,心脏的剧痛如巢水般吞没他,他试图去抓住水杯,却失了平衡,整个人栽向地面。
  他趴在毯子上,面前坍塌的酒瓶流泻成河,一滴滴滑入他薄唇和衣领,昏暗的台灯被月色消融,惨淡苍白的光束下,是他倒映在那方水渍中的脸。
  这样的夜,还要煎熬多少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