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73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哭笑不得,也照着做了。
  果然那几日,他胃口一点不痛,比杏花满坡的三月之春,还要温柔暖和。
  他失神之际,沈姿坐下他身旁,握住他的手,“周恪上周做一份四年级的数学卷,竟考了一百分,老师说他天赋很高,让我们培养他奥数。”
  周容深拿杯盖拂了拂水面,将茶叶末驱散到边缘,“是不是太早些,他还小。”
  “不小了,他两岁多就能识字背诗,现在可以一跃三级,受得住。”
  周容深淡淡嗯,“你做主。”
  她又和他说了许多琐碎的事,从周恪,到她自己近来的身体,到往后几日的天气,津津有味滔滔不绝,熬过漫长年头的妻子,永远不知丈夫多么厌恶生活的七零八碎,抗拒围城中一成不变的平淡,她们一味以为的亲密,早是男人食之无味的鸡肋,被婚姻的无趣磨掉了激情绚丽的棱角。
  周容深沉默从头听到尾,毫无波澜,毫无兴致,眼前挥之不去的,是何笙千娇百媚的脸孔。
  他很清楚,这一年多,她心中最深沉最贪图的渴望。
  他更清楚,自己对她一再堕落,一再贪迷,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他从不对她讲,她偶尔委屈,泪眼朦胧问他,除了情妇,她还算什么。

  他注视她许久,直到她失了耐性等,松开缠住他衣领的手,他都没有吐出一个字。
  他爱了不该爱上的女人,也动了不该动的情肠。
  天下权贵谁都可以忘乎所以,唯独他不能。
  可天下谁都克制住了自己,唯独他没有。

  他将茶杯放下,盯着沈姿扣在他手背的五指,“我们结婚多久了。”
  她一愣,从他冷淡的眼睛里,沈姿看到了一丝崩塌的东西。
  这崩塌令她无措。
  她强颜欢笑,嗔怪抱怨,“周恪都七岁了,瞧你这记性。”
  她重新为他蓄满一杯热茶,惋惜念叨,“我始终想为你生个女儿,可惜我身子调养不好,这成了我心底的遗憾。”

  她偏头看向面无表情的他,“你是不是很喜欢女儿。”
  他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沈姿莫名的开始发抖,生怕他讲出什么,急忙说,“你再等等,我就算赔上性命,也会让你高兴。”
  周容深隐隐蹙眉,皱在一起的纹路越来越多,交叠越来越深,他这样的挣扎,这样的矛盾,他懊悔于当年,他爱她很少,却仓促娶了她,他倘若再坚决一些,固执一些,便不是如今的模样。

  他打开公文包,从外面夹层抽出两张纸,密密麻麻的黑体字,沈姿根本不敢看,她躲避着,抹了抹脸,“我去给你放洗澡水,要不要再吃点宵夜?”
  她仓皇起身,被他一把拉住。
  粗糙的茧子,他磨得她有些疼。
  她紧咬嘴唇,知道自己错了。
  那两张纸终究,还是无声无息推到她面前。
  “你看看,哪里不够,你怎样添注,我尽量满足。”
  她单手颤抖,拿起那冰冷的协议书,角落处烙印周容深的签名,他的字迹始终这样好看,孔武有力,仿佛笔尖穿破了纸张,她涂抹许久,依然清晰剌目。

  还是逃不过。
  他是多霸道的男人,他决定的事,她怎么更改得了。
  她凝视笑了一会儿,笑中带泪问,“当年,如果不是我百般主动,你根本不会娶我,对吗。”
  周容深不语。
  她目光朝着一盏灯,“我嫁你时,你仅仅是一名副处长,对于平民百姓而言,你依然显赫,可远不够我舍下脸,穷追不舍,被你的同事指指点点,嘲笑挖苦。可我就是喜欢,那个穿着警服,意气风发,满身正气的你。为了你,我做了负心的人,这么多年,报应竟是你亲手给我。”
  灯火太明亮,灼得眼睛模糊,她收回目光,落在纸上。
  “你不爱说话,不爱笑,不喜欢人间烟火,他总是冷冷淡淡,生人勿进。你到天南地北执行公务,在大雨天的巷子口,潜伏了三天三夜,我跟你到天南地北,最坏时想,假如你牺牲了,还有个人第一时间为你哭一场。你沉着脸让我走,我还是跟着,跟到你开不了口拒绝我,跟到你答应娶我。
  那年的沈姿,断定周容深势必会高升,也知道他比宋维止更优秀,比她身边所有男人,都光彩夺目。
  她何尝看不透,他望着她的目光太平寂。
  她爱他的荣耀,爱他的英武,爱他的前途无量,前程似锦。

  所以一切都没有关系。
  这世上最可怕的一个字,无非是等。
  等到青春变华发,谁还能无动于衷。
  周容深两手交握,搁置在鼻下,他良久后嘶哑说,“是我对不住你。”
  一句对不住,触动情肠。

  沈姿忽然狠狠撕碎了协议书,那剌耳的声响,在寂静的深夜炸开。
  她颤抖,啜泣,隐忍,爆发,一连串的情绪更迭,在几秒钟内完成。
  她双眼血红,雾气滔滔,天翻地覆,“我跟你吃过那么多苦,你怎么狠得下心。周恪才七岁,你舍得让他成长在支离破碎的家庭吗?他的父亲,为了他的情人,抛弃妻儿,你如何让我们抬起头。”
  她一边笑一边哭,绝望至极,“你真要是这样残忍凉薄的男人,何苦不早点让我知道?”
  周容深闭上眼,静默喘息,他贴在唇鼻间的手,缓缓握出青筋,当胸口剧烈的颤动平复,他一字一顿说,“你与宋维止,我一早清楚。”
  沈姿脸色突变,何笙果然还是告诉他了。
  她以为何笙不敢说,以为她不会招惹这个麻烦,对与错真与假,一旦和周太太沾边,都是目的不纯,何笙津明至此,怎会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沈姿千算万算,料不到何笙不惜被周容深怀疑,也要扳倒她。
  她步子接连踉跄,一步步退后,最终跌坐在另一端沙发上,捂着心口一言不发。

  她不可置信抬起头,望着一脸平静的周容深,他不曾吵闹,不曾摔打,仿佛出轨的根本不是他妻子,而是无关紧要的陌路。她不见天日,不堪回首的旧情,她宁可被亲口揭露时,他揪着她头发,狠抽她一巴掌,而不是当作逼她离婚的筹码。
  这证明他从未爱过她,一点也没有。
  所以他不痛恨,不愤怒,他的冷静仿佛一支利剑,捅破她最后的镇定。
  他说,“是我逼你到这份上,我不怪你。我们婚姻的前六年,都忠诚了对方,现在各自背叛,再强行捆绑,对彼此,对自己,都是折磨。”
  周容深每说一个字,连自己都惊讶无比,他竟这样凉薄,这样寡情,他为了何笙,他想他是糊涂了,发疯了,深陷了。
  他目光落在碎成粉末的协议书上,“过几日,我再安排助手送来。”
  他留下这话,起身要走,沈姿对他背影大喊,“周容深!你要身败名裂吗?你是公丨安丨局长,你娶了情妇,你还要你的官场前途吗?”
  他脚下一顿,脊背抖了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