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73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姐姐你呢?有没有心动?”萧晋直截了当的问道。
  房韦茹一滞,摇摇头,说出口的话却是:“你又来了,再这样,姐姐可真就要走了。”
  萧晋呵呵一笑,说:“重要的事情已经说完了,韦茹姐居然还拿这样的理由来威胁我,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姐姐你很愿意与我呆在一起,哪怕只是闲聊?”
  房韦茹柳眉一挑,忽然拿起手包便站起了身。“你不说我倒忘了,上午还有一个重要的客户要去会所,我得亲自接待才行,今天这顿咖啡就算你请了,下次我再还你。”
  说完,她便转身离去,竟是都不等萧晋回应,仿佛真有什么急事似的。
  萧晋也不阻拦,微笑着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不一会儿,一个男人走到他的对面坐下,面色阴沉。
  “我没有骗你吧!”萧晋掏出手机,将处在拨通状态的一个电话给挂掉,淡笑说,“你这位十几年前就被你爷爷赶出家门的姑姑,可比你要精明的多,跟着她,你的东山再起肯定不会是什么多么遥不可及的事情。”
  那男人赫然正是房代云,而且很明显,他全程都通过手机听到了萧晋与房韦茹之间的谈话。
  “精明又如何?还不是一样要被男人骗?”他的表情很复杂,说不出是难堪还是不屑。
  “你果然很蠢。”萧晋冷笑,“一个十七岁就被赶出家门,带着襁褓中的孩子,独自一人在外闯荡,还能攒下那样一份家业的女人,心性之坚韧,远超你的想象。莫说我们之间只是一点暧昧,哪怕将来我真成了你的便宜姑父,她也肯定会将房家与我分的清清楚楚。”
  房代云神色一厉,咬牙道:“萧晋!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哦?”萧晋表情玩味,“你看上去很愤怒的样子,是在心疼你韦茹姑姑?还是单纯的不想见到我染指你的长辈、或者成为你的长辈?”
  房代云用力咬着牙,只是用充满怒火的眸子盯着他,一语不发。
  萧晋笑笑,起身走到他的旁边,拍拍他的肩膀说:“也怨不得我总像个长辈一样教训你,没办法,你的道行太差,还得继续修炼呀!”
  说完,他抬步要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又道:“对了,昨天晚上,你应该已经见过贺兰鲛了,他是我最忠诚的手下,我希望有一天你也能变得和他一样,有机会的话,你们可要好好亲近亲近。
  OK!话说完了,你想坐就再坐一会儿吧,走的时候别忘了结账。”
  萧晋走了,坐在原处的房代云却再没了恼火的心思,面色苍白,汗如雨下,表情只余浓浓的恐惧。
  昨天深夜,在酒店房间睡觉的房代云迷迷糊糊觉得床边好像有个人影,开灯一看,顿时就骇的险些魂飞天外——一个男人正拿着一把刀坐在他的床边削苹果。
  那个男人长得很英俊,但表情却毫无生气,像个雕工精湛的木偶,更像一具漂亮的死尸。
  雪亮的刀身在灯光下明晃晃的,房代云连动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只敢颤着声音说:“我……我的钱包在衣服外套里,所有银行卡的密码都是980429。”
  男人没有反应,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分毫改变,只是默默且缓慢的削着苹果。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也就一两分钟,男人终于将苹果皮完全削了下来。那一刻,房代云心里甚至都在发誓:以后再也不吃苹果了。
  “这……这位先、先……”
  他尝试着再次开口,那男人忽然站了起来,吓得他一个哆嗦,险些直接尿床。
  男人依然没有说话,只是将削好的苹果放在床头柜上,接着将刀子插在上面,最后还看了他一眼,仿佛是在请他吃一样。

  接下来,那男人就离开了,房门锁上的咔哒声瞬间就将房代云的脑袋给响成了浆糊。
  他一宿都没再睡着,开着灯坐在床上一直琢磨到天亮,也没弄明白那个男人是干嘛的。
  此时此刻,他终于知道了,那个男人名叫贺兰鲛,是萧晋的人!昨晚出现在他的床边,是要给他一个警告——既然上了船,那就乖乖的献出忠诚,今天的谈话仅限于他和房韦茹,一旦有第四个人知道,那把削苹果的刀,最后绝对不会再插在苹果上面。
  也是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真正的明白:他与萧晋之间,不仅仅是智慧上的差距,无论手段还是气魄,他都远远不如。

  萧晋,是真敢杀人的!
  萧晋敢杀人吗?答案是肯定的,但房代云不知道的是,他的心肠还不够硬,但凡有一点办法,他也不会选择让双手沾染血污,这是一名医者应该有的操守。
  比如现在,他刚刚走出咖啡馆就迎面碰到了一个眼眶红红满脸委屈的姑娘,如果他心肠够硬的话,直接无视便好,但他却在一声叹息之后,走向了自己的车。
  “李战就算再相信你,终究还是个有喜怒哀乐的爷们儿,有话咱们换个地方再说,别站在那里像是被我给那啥又那啥了一样。”
  今天萧晋似乎要跟房家人杠上了,那姑娘也姓房,正是房代云的妹妹,房代雪。
  女孩儿明显是已经从家里得知了房韦茹要代表房家跟萧晋谈判的事情,能出现在这里,自然是悄悄跟在房韦茹后面来的。
  上了萧晋的副驾驶,房代雪还是目光幽幽的盯着他,表情要多幽怨有多幽怨,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萧晋脸皮厚,不为所动,发动车子离开咖啡馆的停车场,一语不发的汇入车流向前驶去。

  约莫十几分钟后,他在一栋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停下,带着房代雪乘电梯上到八楼,来到一家专营法国菜的西餐厅。
  坐下后,他也不问女孩儿爱吃什么,自顾自的点了两个人的份,还要了一瓶红酒。
  “好了,”在等前菜上来的功夫,他终于开口,“有什么想说想问的,这会儿可以了。”
  房代雪抿了抿唇,很不客气的问道:“我们是不是朋友?”
  “当然是。”萧晋回答的迅速且直接,“我一直都是拿你当一个很亲近的小妹妹来看待的。”

  “所以这就是你对待妹妹的方式?”房代雪目光犀利而愤怒,“把她的亲姑姑和亲表哥弄进监狱,胁迫她的亲姑父敲诈她家,还毁掉她嫡亲哥哥的未来?”
  萧晋笑了:“首先,我跟你亲表哥的恩怨,你是一清二楚的;他不止一次的找我麻烦,你也知道;难道说,我把你当妹妹,就得对他逆来顺受忍气吞声?那我可就要反问你一句把我当成什么了。
  其次,你的亲姑姑会被警方抓起来的原因,你现在也应该已经知晓了,那可不是我害的,你要寻仇,去找那条无辜惨死于你亲表哥手中的冤魂吧!
  至于毁掉你亲哥哥的未来,有时间你可以去问问他为什么,一个已经出手企图染指我的女人并吞并我心血的家伙,我没理由不反击。
  小雪,我相信你是一个明事理的姑娘,这三件事清清楚楚,哪一件都不是我主动挑起的。站在你的角度,你可以生气,但你不能指责我,被迫自卫最后胜出的人,有资格享受他的胜利。”
  日期:2017-11-23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